第47章 武林大会前夕(二)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259字
  • 2013-10-19 23:08:52

武林大会即将召开,于我来说最明显的变化是投宿客栈的人突然多了很多,而且大多都是江湖人士,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兴奋的讨论这次的武林大会。看到熟人或者交好的门派故交,还会热情无比的大声招呼。

一时间,客栈里纷纷扰扰,吵闹的很,气得挨着二楼走廊的那书生模样的公子抗议了好多次,说扰了他读书。众人见他只是文雅彬彬一书生,也不把他放在心上,只是一哂。有那促狭的,打趣说既然公子是读书人,不如退了这客栈的房,另租一独门小院,省得整日与他们这些耍刀舞剑的大老粗在一起,也有利于他安静的做学问。

这显然就是纯粹揶揄了,如今家家客栈爆满,一房难求,傻子才会退了房另外跑出去再寻租处。

那书生涨红了脸,气得直哆嗦,嘴唇翕动着上楼了。声音虽小,我站在楼梯扶手那听得倒是分明,那书生说得是“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反反复复嘴里只有这一句。

我见他正心神恍惚中,这楼梯又并不多么宽敞,便赶紧侧身在一旁让出了路,那书生便浑若无视的直直踩着楼梯往上。

走到一半,突然回过头来对我笑了笑:“姑娘倒是个识礼之人。”

我倒不好接话了,只得矜持的抿了抿嘴角。

那书生似乎有些失望,看了我一眼便转身走了。

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上午出门办了些事,午时回房刚休息了一刻钟,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与之同时响起的,还有掌柜的那略显为难的声音。

“文姑娘,您在吗?这个……”

我有些疲惫的拉开了门,客栈掌柜的很是为难的站在外面,给了我个求助的眼神。

他身后跟着三个穿着红色衣衫的姑娘,一名年龄在二十左右,另外两个年龄都不大,十六七上下的样子,正一脸肃穆的看着我。

这种表情一下子让我很好奇。

我便努力让疲乏的脸部肌肉和颜悦色起来:“掌柜的,有什么事吗?”

客栈掌柜作了个长长的揖:“文姑娘,这三位姑娘想跟您还有您包下的隔壁调换下房间。”

隔壁是郁凉曾经住过一晚的地方,他虽然走了,我却总感觉他会回来,固执的也包下了隔壁的房间。

“为什么?”我有些不理解。

那掌柜的擦了擦汗,看了看那神色肃穆的三位红衣女子,还是转过头来有些艰难的跟我道:“……这三位姑娘说,您这两间风景独好。她们喜欢这临街风景。”

啊?

我有些发愣。

如今扬州客栈爆满,一房难求,虽然我做好了把郁凉那房间让给实在没有地方下榻的人的准备,但从来没想过有人会来要求换房间啊。

我知道我这两间房临街,视野开阔,风景又好。可是,你想看好风景就让原房主跟你换房,考虑过房主的感受木有啊?房主也很爱看这临街风景啊!

喜欢就要不管不顾的去争吗?

那你有一天看中了别人的英俊郎君,难道你还要人家自求夫君休掉自己给你让出正妻之位么!

我不动声色道:“旁边不是还有两间么,我记得视野也是不错的。”

那掌柜的脸色像要哭出来一样,小心的看了眼身旁三位红衣女子,结巴道:“那两间……一间是、是青城派的掌、掌门,一间是青城派掌门的独子……”一边说着一边给我使眼色,“文姑娘,这,这三位姑娘可是昆仑派的高徒……”

我豁然明白过来,也知道客栈掌柜这最后一句是在提醒我,怕我跟这三个姑娘起冲突。

看着眼前三位红衣女子肃穆的神色中隐隐的倨傲,心里不禁冷笑,感情,这是欺软怕硬啊!大概是打听过我孤身一人,我素日里又只言自己出身于乡野小派,她们不敢得罪青城派掌门跟他儿子,就来得罪我这没有后台没有背景的小人物了。

我便露出个温柔的笑容道:“既然三位姑娘如此喜欢这两间房间,那我……”

掌柜大概以为我想通利害,有些喜不自胜的看着我。那三名红衣女子肃穆中又带上了几分轻蔑。

我敛了笑:“还是不换!”

“啊?!”掌柜有些失色,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那三名红衣女子显然明白过来是被我戏耍了,眼神霍然犀利起来。

看上去最为年长的一名女子越众而出,她头上簪着朵纯金雕成的蔷薇,那朵蔷薇竟然是由无数朵小蔷薇拼接而成,我估摸着且不论那纯金的底料值多少钱,单这份手艺,估计就价值不菲。

她站在我身前,有些傲然道:“我愿出五倍价格,你肯不肯让于我们!”

五倍?连客栈掌柜都有些咂舌。

我笑得益发温和:“早就听闻贵派深居宝山,经常派弟子贩卖山中之物,俱是市面上极难得品相又极佳的药材,几代下来不知进了多少收益。果然,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那女子神色一变,伸臂拦住身后年龄稍小的两名女子,低喝道:“稍安勿躁!咱们可不是那不知轻重的,不是什么人都配咱们跟她一般见识的,莫坠了咱们大派的脸面!”

听着这把我也给骂进去的话,我只觉好笑,你们要求换房间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们大派的脸面。

还有,拒绝与你们换房,怎么就成不知轻重了。

我有些无聊,欠了欠身便要关房门,那女子用剑别住,一副与我对峙的模样。

我看着那把挡住我门的剑,寻思着似乎没怎么与女子交过手,难道今天要开了先河?

隐隐有些兴奋。

结果那女子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只凌厉的看着那客栈掌柜,道:“掌柜的,我出十倍的价钱,你把这人给我赶出去。”

我跟客栈掌柜都目瞪口呆了。

除了用钱砸,你还有没有别的本事啊喂!

你不是名门弟子吗?亮兵器来打架啊喂!

莫非你不会打架?你不会打架你头上还簪着朵看上去低调实则有眼力的人都会发现它骚包无比的金蔷薇!这不等于是嚣张的对盗贼们挥着小手帕大喊,我有钱,我很有钱,我是低调奢华有内涵,快来打劫我吧打劫我吧!

掌柜的很是为难,似乎颇为那十倍的房钱心动,踌躇了会,还是咬牙道:“这样岂不是失了做生意的信用,不可不可……”

我十分开心,诚恳道:“掌柜的,回头我给您封个大红包,而且房钱按照二十倍结算。”

掌柜的乍闻惊喜:“这,这……文姑娘……真的?……”

我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掌柜的高风亮节,楚秋很是钦佩。”

难道只有你有钱不成?

我悠悠的想着,很是欣慰的看着对面那簪蔷薇的女子阴了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