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武林大会前夕(一)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262字
  • 2013-10-19 07:14:21

我露了手功夫,又有站得住脚的理由。那知府还想再负隅顽抗的时候我笑盈盈的一掌震断了身旁一棵碗口粗的花树。

我觉得能做到知府的位置上,定是深知识时务为俊杰这句古老语言中的智慧。果然,看到那棵折腰而断的花树,智慧的知府当机立断从善如流的撤掉了包围我们的衙差。

就这样,我一个立志匡扶正道的侠女,把江湖上臭名昭彰的魔教高层从官府手底下带走了。

事后,我坚信我一定是吃错了药。

回到天香阁,李蓰蓰长跪在搂着个姑娘听小曲的林昭天面前,伏地不起。

林昭天当即变了脸色,拿了一旁小几上的茶盅就往李蓰蓰身上扔。

李蓰蓰不躲不避,一杯热茶全泼在了她身上。

她身上沾着茶叶,月华裙被濡湿了一大片水渍,仍是低着肩膀伏跪在地。

那本来在服侍林昭天的姑娘都已经见势不妙偷偷溜了,我以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坐在距离战场极近的一把椅子上观战。

僵持了许久,林昭天青着脸,捂了额头呻吟道:“我造了什么孽,有你这样一个不省心的下属。算了,滚吧!”

我暗道,郁凉是造了什么孽,才有你们这群不省心的下属。

李蓰蓰闻言终于支起了身,明媚的双眸亮闪闪而又沉静的望着林昭天:“待属下查明吕府灭门的真相,再来向左使附近请罪。”声音虽轻,却铿锵有力。

林昭天冷哼着挥了挥手:“快滚,看到你心烦。让副舵主滚来见我。”

李蓰蓰起身向林昭天行了个礼,又转过身向我福了福,轻声道:“蓰蓰多谢姑娘解围之恩。”

声音曼妙,听起来格外舒服。鬼使神差的,我道:“这才是蓰蓰你本来的声音吧?”

光我知道使声音改变的功法、药物就不下五种,我拿不清李蓰蓰是用的什么法子,但却觉得,她原本的声音定也如她这人一样,令人舒服无比。

李蓰蓰露出个小小的苦笑:“确实是。母亲从小便教导我,女儿家生得太美,便成了红颜祸水。我从小便按照母亲教导的法子隐藏容貌转变声音……”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她急急又向我福了一礼:“蓰蓰先走了。”

我虽然热爱八卦,却无意窥探别人埋在心底的隐私。既然人家不愿意说,我也不能逼着人家讲对不对?

李蓰蓰走后,林昭天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般,懒洋洋的丢给我个小橘子。

我大吃一惊,这真的是禽兽林昭天?竟然会给我东西吃?额,虽然只是随手从小几上拿的橘子……

我不确定的问:“你不是什么人易容成的吧?转了性了,请我吃东西?”

林昭天慵懒的横了我一眼,媚态丛生:“谁说是给你吃的,让你替我剥。”

……我现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这是林昭天本尊。一般没人可以无耻到他这个地步。关于在禽兽的登峰造极这一方面,我感觉我对林昭天充满了信心。

我慢条斯理的剥完小橘子,当着林昭天的面,把橘子皮放到了林昭天的手旁,然后趁他皱眉的时候三下五除二的把橘子给吃完。

“好好吃啊。”我笑眯眯,看着木着一张脸的林昭天,突然感觉心情好了些。

突然,林昭天幽幽的说:“……你知道么,李蓰蓰她妈姓吕。”

咦,这关我什么事,我又没问人家李蓰蓰你妈贵姓,你突然天外飞仙般来这么一句……

姓吕?我突然醒悟过来,难道吕府是……

看着我惊愕的表情,林昭天非常满意的冷笑了一声:“吕府,便是李蓰蓰的外祖父家。”

“怪不得李蓰蓰听说吕府被灭门了这么异常……其实她心里还是念着血缘情分吧……”我喃喃道。

林昭天嘲讽味十足的打断我的话:“别用你们正道人士那些假惺惺的观念思考问题。李蓰蓰她不过是被人抢先报了仇,现在仇恨转移到了那灭吕府满门的人身上罢了。”

“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昭天,林昭天却端起了架子,死活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既然吕府是李蓰蓰的外祖家,那这得多大的仇啊,才能让李蓰蓰对吕府满门杀之欲快的仇恨?我百思不得其解。

林昭天这禽兽,开了个头又不打算继续说下去,摆明了是吊我胃口,我悻悻然走了。

吕府灭门惨案到今天已经过了十五天了。这十五天来,我一直在明里暗里的查吕府的事,查到的却是一些十分不利于魔教的证据。比如说魔教扬州分舵一直在与吕府互别苗头,多次骚扰吕府经营的生意,搞得吕府情况远不如从前;比如说之前魔教已然灭了与吕府交往甚密的曾家满门;甚至吕悠然去求取云娥柳,便是吕府布置的一招后棋。

我有些闷闷不乐,虽然查了这么多,但我却越来越坚信,魔教定不是幕后黑手。因为,既然已经做下了那么多的恶事,多这一件对魔教来说无关痛痒,只是更添凶名恶名罢了。然而这次魔教他们非但没有承认这次的惨案是他们所为,反而作出那样一番姿态,这着实不符魔教嚣张的行事风格。

我叹了口气。想凭着自己的一己之力为吕悠然找到真凶还真是不容易啊。

然而我没有再去找李蓰蓰询问她查到的情况,因为此时的扬州,已是风云诡谲,暗流涌动。大批大批的各门各派英雄豪杰不要钱似得跑来了扬州城,盛况远远超过前些日子珂兰山庄招亲。

因为,距今日起的三天后,由少林武当等名门大派为首发起的武林大会,将在扬州召开。

这次的武林大会如往常那般宗旨仍是维护武林和谐,创造和谐江湖。不同于往届的是,这次有了具体的针对目标。

一直以来,魔教都以嚣张的姿态活跃在江湖上,专门行那不和谐之事,对和谐武林和谐江湖的建设造成了不可磨灭的极坏的影响。

然而一直以来,各名门正派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似乎特别包容为非作歹的魔教,对他们干的一些混球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魔教不惹到自己身上,似乎便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近年来,魔教行事愈加霸道嚣张,江湖人士逐渐忍无可忍。吕府的灭门惨案,狠狠压断了武林中人最后一根对魔教容忍而脆弱万分的神经。

所以,他们终于痛定思痛联合起来,决定铲除在这大和谐环境下的不和谐因素——普梵教。

吕府灭门惨案发生之后,官府的人没有动静,江湖上的正道侠士们纷纷坐不住了。由少林派的智了大师与武当的闻松道长牵头,广发英雄帖,召集各路豪杰汇集扬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