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意在震慑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88字
  • 2013-10-17 22:58:09

李蓰蓰掠水而过时,我与林昭天方出了楼阁。

纵然师门的弱水步法精妙无比,但我仍忍不住赞一句李蓰蓰的水上之姿如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

林昭天似乎有些烦躁,看着李蓰蓰踏波远去,极为罕见的叹了口气。

我越发觉得,吕家灭门似乎跟魔教并没有太大关系,魔教的罪名,顶多是个未遂。

我便有些犹豫,看了看林昭天:“咱们也跟上去吧?”

林昭天懒洋洋道:“她肯定是去吕府了。有什么好看的。”

我腹诽,你刚才明明也是很担心的样子立马跟了出来,现在这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是什么个情况?难道你禽兽的背后掩藏的是一颗对属下关怀备至的领导心?

啊,能不关怀吗……都关怀到床上去了……刚才还在穿衣服呢……

“你脸扭曲的真难看,又想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情?”林昭天哼了哼,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转身往楼阁走去。“没易容就跑去吕府,出了篓子她只能自己扛着。”

乌七八糟?你整个人就是乌七八糟的代名词好吧?

“哎,禽兽。”我期期艾艾的喊住林昭天。

林昭天停下脚步,十分不耐的转过身,妖娆的凤眼斜斜的刺过来:“不要以为仗着有教主的命令我就不敢动你。”他上下打量着我,忽然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小秋秋,莫非你发现你爱上我了?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我对你的注意力?”

啊呸。

“世界上就算只剩下你与一头猪,我也会毅然选择猪。最起码猪还能吃。”我镇定的表示了我关于林昭天跟猪之间的选择。然后忽视他变青的脸色,极快的说了一句,“早上还怀疑你们,对不起。”说完,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林昭天目瞪口呆的模样有些傻气。

继而他连连冷笑起来:“你傻吗?你不是行侠仗义的侠女么,与我们这邪魔歪道讲什么对不起?更何况,就算吕府如今未亡,今晚子时我普梵教仍是要灭他满门。你文大侠女,”他拖长了语调,语气十分嘲讽,“竟然向我说对不起?”

在林昭天十足十的讽刺语气下,我仍是有些不甘心的嘟囔:“这不一样。我觉得,我误会了你们就要道歉。”

林昭天妖媚的脸上逐渐变得僵硬,他冷冷道:“我生平,最厌恶你们这些装模作样的所谓正道人士了。”说罢,竟挥袖走了。

我愣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家伙怎么回事?昨天对他不假以辞色他反而一副妩媚妖娆腻歪歪的姿态缠过来,对他正儿八经道歉他反而甩脸色给我看?

莫名其妙啊。

果然禽兽的思维不能以正常人的心态去揣摩。

我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准备再去吕府。李蓰蓰她现在心神恍惚,又是魔教扬州的舵主,不知情绪剧变之下会做出什么事来……

既然官府都不想查吕府灭门惨案的真相,那便由我来查吧!

到了岸边,又跟那些在准备小船的护院好一番纠缠方才脱身,又是耽误了些许时辰。待到了吕府门口,似乎李蓰蓰已经闹上了,喧哗声纷纷杂杂,百姓把整个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翘首往里看着,似乎有什么热闹。

这横尸满府血流变低的灭门惨案,在不相干的人眼里,只是一场无关重要的喧闹甚至——盛筵。

我提了内力跃上墙头,直接翻墙而过。

穿过院落,远远一眼便望到了李蓰蓰,她仍是在青楼时的那身盛装,身着月华三十六裥裙,腰间每褶里并非像寻常月华裙那样只用一色,而是从浅至深恍如霓霞,似云开见月,光华流转;鬓间贴了朵以东珠为芯做的珠花,又斜插了支凤凰衔珠金钗,衬得乌鬓如夜颜如玉,姿态万千,妩媚动人。来之前听林昭天那禽兽的语气,仿佛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平日里示人的李蓰蓰那面,似乎是易容而成。

李蓰蓰看上去心神已经不再茫然,虽在官差团团围捕下做出一副有些惶惶然的姿态,眉间神色却甚是镇定。

虽然也不太明白为何会为这才见过几面的魔教舵主提心吊胆,但见她安然无恙,心里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袅袅真的是听说吕大爷暴毙,想起往日恩情,特来吊唁。”李蓰蓰怯怯道,一副我见犹怜的姿态。

李蓰蓰扮演的袅袅是天香阁的当家花魁,想必她也很是了解怎样的姿态最能引发人心底的怜惜。

那之前为难过我的当官模样的人显然对李蓰蓰起了什么龌龊的心思。他也不作声,只意味深长的笑着打量着李蓰蓰。

我见过这样的笑,就像我刚下山时那些企图强抢郁凉与我的魁梧大汉们的笑容,是一种绝对是发自内心的猥琐笑容,深深的暴露了他们的低级趣味,纵然眼光十分好,却也十分让人生厌。

“你在深阁之中,如何能这般迅速的听得吕府满门尽屠的消息?”那当官模样的人慢慢说道,眼里闪烁着不明的光,“分明是与那贼人有所勾结!本府身为扬州知府,定要对吕府泉下众人有所交代!”

若不是之前见过他胆小怕事的一面,这般大义凛然的说辞我还真会被他所蒙骗,认为他是在真心实意的为吕府找犯罪嫌疑人。

那扬州知府顿了顿,露出一副和蔼可亲的嘴脸:“当然,袅袅姑娘如果愿意与我深入交谈,我想,这个嫌疑我定会为姑娘洗脱!”

绝对的,今年的江湖最佳演技奖必须是他跟云修楠角逐啊!

“袅袅姑娘,”我出声叫道,“你来的真快啊!”

众人闻声都往我这方向看来。

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嘴脸,道:“我与袅袅姑娘是朋友。吕府遇难,我们心里都很悲痛,故我方才去通知了她。知府大人有什么意见么?”

我掷出星月绫,星月绫柔柔的将李蓰蓰缠住。微微用力一拉,李蓰蓰便从人群中落至我身旁。

星月绫松开李蓰蓰垂下,我收回袖中,对李蓰蓰露出一个歉意的笑:“你没事吧?”

李蓰蓰微微摇了摇头。

不管是李蓰蓰扮成袅袅,还是袅袅扮成李蓰蓰,她如今在众人面前选择以袅袅的身份露面,便说明她不希望被人发现李蓰蓰与袅袅之间的联系。我只能帮她圆了眼前这事。

方才那一手便意在震慑。小师兄说过,通过装X可以解决的事情,尽量通过装X解决。装X也是一种极为方便便捷快速有效的手段。

我深以为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