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袅袅与李蓰蓰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17字
  • 2013-10-16 21:21:27

有一团火在胸口里闷闷的烧着。

我如今才发现,我心底,竟然是相信着魔教的。我相信他们是有信用的,相信他们……

甚至,就连他们曾放话的灭人满门,我也想着,若我全力阻拦,能保几个是几个,说不得还可以找到原因解决了这次祸事。

因为他们是郁凉的手下……

如今,望着这尸横满地,除了悲伤和愤懑,竟突然生出一丝丝被背叛的感觉来,烧得我五脏六腑都隐隐作痛。

我第一次直面江湖的残酷,却是血染全府,满地横尸,这是极为冷酷的当头一棒,打得我有些悔恨有些茫然。

我缓缓起身,有当官模样的人从另一个院子走过来呵斥我:“你是何人!如何进来的!”

我直勾勾的盯着他,不作声。他皱了皱眉,对着身边的衙差问:“这女子莫不是受了刺激,脑子出问题了?”

那衙差正是方才质问过我的那人,他有些惶恐的对那当官的道:“大人,这女子是死者的朋友,昨天还在府中做客……小人想,说不得她也有什么线索,就让她……”

那当官的显然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斥道:“能有什么线索。这不摆明了是那些江湖人士之间的恩怨仇杀!”声音低了下去,“有线报说是魔教干的,魔教那群大爷是咱们能惹得起的吗?赶紧验尸走人了,别节外生枝。有几条命够掉的!?想死别拖累扬州府!”

魔教的名头显然是如雷贯耳,那衙差苍白了脸,双股战栗,转头就往我这大喊:“你你你,赶紧出去,别给我们惹麻烦!”

一边喊着一边往我这走着,似乎是打算驱逐我。

我直勾勾的盯着那当官模样的人,他是从后院方向过来的。我问道:“女眷也都被杀了?”

那当官的犹豫了下,打量了我一番,似乎想起什么,有些忌惮道:“全被杀了…整个吕府一百零七人,全都死了…你究竟是何人?”

我没有回答,最后望了一眼死不瞑目的吕悠然,咬了咬牙,也顾不得什么女侠风范,直接翻墙而走。

我去了天香阁。

白天的青楼显然空空荡荡。看门的换了人,正懒懒散散的坐在门前的石阶上说着话。

我也不知会他们,直接便往天香阁园林里面走,他们跳起来大喝“什么人”的时候,我已然已经靠着弱水步法闯了进去。

我此刻没有什么闲情逸致欣赏什么景致,只想着当面问问林昭天和袅袅。我在赌一把。

依旧是踏水而行,晨雾中的湖心小筑,静谧而温馨,然而我却徒然生出一股阴寒之感。

我噔噔噔顺着楼梯跑上去,在二楼中央雕梁画柱的房口停下。我努力平复了下情绪,深呼吸又再深呼吸。

里面便传来懒洋洋的声音:“进来吧,喘的那么大声。”

是林昭天。他果然还在这儿。

我推门而入,林昭天正在内室里张着手臂悠悠然站着,袅袅在他身前为他系着衣带,一副刚服侍起床的模样。

袅袅对我露出一个歉意的笑:“文姑娘,请稍等。”

我直勾勾的盯着林昭天跟袅袅看,林昭天慵懒道:“大清早的跑来做什么?还是寻夫?”

我幽幽道:“吕府被灭门了。”

甚至可以感觉到空气都为之一滞。

“恩?被灭门了?”林昭天敛了懒散的表情,语气有些阴沉。

袅袅愣怔着,纤细修长的手僵持在空中,维持着系衣带的动作,一动不动。

看这架势,两个人似乎都像是不知情啊。心中有念头一闪而过,难道说……

我摇了摇头,把心底那一丝莫名其妙的情绪驱走,直白道:“不是你们魔教做的么,怎么反过来问我?林昭天,袅袅姑娘,”我顿了顿,“或者,该称呼你为魔教舵主李蓰蓰?”

袅袅眼底有些空荡荡的茫然,似乎并不在意被我识破了身份。她望着我:“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声音轻飘飘,无着无落,漂荡而无所依的感觉。

我道:“昨晚我走的时候,听到你毫无掩饰的笑声了。声音清脆如黄莺,听上去特别耳熟。我回去后仔细想了想,方想起来,那夜,魔教的舵主李蓰蓰的笑声与这笑声如出一辙。想来是你易容又用功法抑了声音,一时未曾察觉露了真音。”

林昭天皱着眉头一言不发,似是在思索什么事情。

袅袅,不,李蓰蓰笑了笑,笑容却带了几分茫然:“文姑娘果然心思敏锐……吕府真的被灭门了?什么时候的事?”后面两句转折的毫无道理,问的话却又快又急。

我见她与林昭天表现得都似是毫不知情的模样,尤其是李蓰蓰,竟一副过大打击后的失神兼茫然。

莫非,真的不是魔教所为?

那么,谁还如此凶残暴虐,连妇孺都未放过,全都杀光了?这是要怎样的血海深仇啊。

“……昨天夜里,吕府一百零七口,全被杀光了。”我皱着眉,倒吸了一口气,“难道不是你们魔教所为?除了你们还会有谁这般……”

“丧尽天良”四个字在喉咙眼过了一遍,仍是没有说出口。

林昭天放下手臂,自己整了整衣服,面露讽刺的剐了我一眼,冷冷道:“我们普梵教可比这江湖上许多自诩为名门正派的好很多,最起码我们不玩表面一套背地一套。若是做了,我们定会承认。”他皱了皱眉,问一旁一直发愣的李蓰蓰,“昨日你可曾派人去送战帖?”

李蓰蓰从失神中醒来,垂了眼:“派人送过了。战帖上写得日期却是今晚午夜。”

“被人捷足先登了?”林昭天蹙了蹙眉峰,阴柔妩媚的脸上满满都是阴霾,“胆子不小,敢抢在我们普梵教前下手。你去查查,我倒要看看是哪家吃了熊心豹子胆!”

“是。”李蓰蓰低低应了一声,眉眼之间却是一片茫然。

她顿了顿,似是还无法接受吕府被灭门这个事实,又向我询问了一遍:“真的被灭门了?”

我郑重其事道:“我怎么能拿这种开玩笑。”

李蓰蓰似是极难接受,那张倾城的容颜上满满都是惶惶然,她喃喃道:“怎么能先死了呢,我还没有报复……怎么能……”

她像突然回神,身形极快的往小筑外奔去。

我跟林昭天对视一眼,都跟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