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袅袅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235字
  • 2013-10-14 10:18:03

临近坞口,水榭丛立。我扫了一眼,几乎每个亭子里都有人在寻欢作乐。流水和笙歌,娇嗔衬淫笑,颇为热闹。一眼望去,几个亭子里有舞女着了轻纱曼舞,手腕上系着铃铛,摇曳的腰身,摆动的长发,在夜晚的点点灯火里,分外魅惑。

虽然我很想驻足仔细赏看一番,但显然身后的追兵不允许我有这个闲情雅致。我在坞口四下望了一番,并没有去湖心小筑的船。这家青楼开门做生意,不可能不备下船只。

这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已经有人乘船去了湖心小筑。

我目测了下湖心小筑与这湖边的距离,默默的心算了一番。在身后的呼声越来越大、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的时候,我心下一横,运了心法提动所有内力,踏波而去。

虽然,月下一袭红衣飘然踏波行去,是一件听上去很牛X看上去也颇为赏心悦目的事——我听到不少人都在起哄了,口哨声尖叫声皆有,但实际上这样装X的时刻,真的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很累啊亲!要提动全身内力聚在足下,使自身身轻如燕,在与水波相接处的那一刻借水波的潮汐之力,飘然前行,这实在是一件听上去很美丽实际上很辛苦的事。

好不容易上了湖心小筑的岸,我方吁了一口气,身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这岛畔的坞口果然拴着个小船。那侧岸边没有小船,护院们想追上来恐怕也得有一段时间。我愉快的想着,便往小岛中心那栋垂廊画阁走去。

这岛极小,我蹑手蹑脚不一时便溜进了阁楼。只是有些奇怪,偌大的画阁,似乎并没有服侍的人。

我顺着楼梯慢慢上行,小心翼翼的不发生一丝声响。

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师父我的师兄经常把我喜欢的小食藏起来,甚至要感谢我的小师妹应蓉蓉时常的决斗骚扰,没有他们平日里的鞭策,我如何练出这样好的轻身本领。

在二楼装饰的最为富丽的一间房外,我驻足。

这大概便是袅袅姑娘的闺房了?

我反而有些迟疑起来,额,我是不是要敲门?万一,万一里面再有些什么事情我这样贸贸然进去打扰,似乎不是太好……

诚然听墙角是一件非常有悖侠女风范的事,但事急从宜,我这也是为了减少不合适的场面及尴尬……

我这般想着,偷偷附过耳去,贴在门上听动静。

门上用了淡色的绡纱糊着,仔细听来,里面除了器物轻微交碰的金玉之声,没有其它的声音。

似乎是在倒酒。

突然便听得破空之声袭来,我心中一警,侧身避过。

什么东西穿破了我方才站立那处的绡纱,余势不减的撞在对面的廊柱上,粉身碎骨。

我看了一眼,似乎是个玉酒杯,盛了些酒,地上一小滩水渍。

看来对方发现我了。若我这般便离去,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今晚这一番辛劳?

我索性大大方方的推门进去。

进去我便傻了。

侧卧在贵妃榻上似笑非笑正看着我的男人,不是林昭天这个直立行走的禽兽,又是谁!

“果然是你。”林昭天斜斜的抛了个媚眼过来,琉璃灯光下,眼波流转,要多魅惑便有多魅惑。“影子投在绡纱上了,笨死了。”

我有些惊恐的望着他:“没想到你除了禽兽些,还有业余时间客串花魁的变态爱好?”

林昭天的脸色一下子变青了。

只听内阁传来一声轻笑,我闻声望过去,有素手拂开珠帘,叮咚作响间,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颜从珠帘后显了出来。

我只觉眼前一亮,这女子生得这般妩媚,即使比之禽兽林昭天,也不遑多让。将挑未挑柳叶眉,似喜还嗔丹凤眼,她像山中林间迎风拜月而生得最娇艳怒放的牡丹,丝丝妩媚入骨,却又媚而不俗;她像江南最好的绣娘针下的刺绣,处处精致入画,却又端庄大气。种种看似矛盾的气场在她身上交织成诡异却又令人着迷的风华。

那女子婷婷袅袅的走来,行走间自是一派风姿。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她的身形有些眼熟。

那女子抿着嘴朝我笑笑:“不知姑娘漏夜来袅袅这里,所为何事?”

她便是袅袅!

果然好一副国色天香的模样!

在林昭天面前,原本准备下的借口也有些羞于提及。何况作为侠女,虽然为了入天香阁情急之下撒了个无伤大雅的小谎,但再拿出来诓骗眼前这位美人儿就有些不好了。

我郝然道:“听闻江湖上有十大美女,袅袅姑娘身在其中。我一直想见一面……”

“怎么,秋秋是想看看凭你的姿色是否也能入江湖十大美女?”林昭天在一旁讽道,话音一顿,却又变得深情款款,“秋秋,你在我心里,比十大美女还美。”

我只觉得浑身犯冷气,胃里翻江倒海的不舒服。

禽兽,这样的花言巧语,我信就有鬼了!你的真实目的其实是恶心我吧?对吧?

我也不想与林昭天争辩我来见袅袅的目地几何,我觉得与禽兽解释简直就是浪费生命。我转向袅袅,充满赞叹的打量她。

袅袅倒也落落大方,任由我看着,微微一笑温和道:“这位姑娘,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茶。”

我应声,寻了把椅子大大方方的坐下。林昭天斜了我一眼,懒洋洋的卧在贵妃榻上吩咐:“给我倒杯酒。”

我不理他,袅袅却应了声,十分柔顺。

有鸽子扑棱棱从临水大开的窗户处飞了进来,落在窗畔的小几上。袅袅“咦”了声,过去取了绑在鸽子脚上的小笺,也不避讳,大大方方的看了起来。

林昭天懒洋洋的问:“什么事?”

袅袅笑的妩媚而温柔:“上面说,有个女子借口寻夫闯了进来,要我小心些。”说完,眸中满含笑意的望了我一眼。

我脸有些发烧。

林昭天这禽兽毫不客气的耻笑我:“寻夫?亏你想得出来。”他顿了顿,又道,“莫非,你是特意寻为夫来了?”

为夫你妹啊。

我输人不输阵,反唇相讥:“谁会想到你也在此。你生得比姑娘还美,若想看美人何须出门,比镜自照不就可以了么。”

我以为,一个男人,说他生得比姑娘还美,是一种极大的侮辱。像我小师兄灯芯,有时来了劲头,便会含蓄的称自己“美貌非凡”,但如果你要夸他比最标致的姑娘还美,他会直接翻脸。

可是,我显然低估了林昭天这名非常合格的禽兽的脸皮。

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骚包一笑,媚态丛生:“原来秋秋也觉得我生得极美。很好,我也是这般认为。”

……我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