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不如我们先行了那夫妻之实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32字
  • 2013-10-11 07:59:55

辞了欲言又止的吕悠然,回到昨日下榻的客栈,我上了二楼,站在郁凉门口好一阵踌躇。

抬手又垂下,挣扎许久,又抬手,好一番犹豫。

正咬咬牙准备敲门的时候,耳边一声嗤笑,妖冶又风情万种。

“真懦弱啊。这是不敢推门怕打破他没走的最后一丝幻想吗?”

我想也未想,袖中星月绫倏急射出,缠向声音的方向。

对待禽兽,手下留情都不行。这叫姑息养奸,是间接犯罪行为。

“哎呀,你这是恼羞成怒么?”禽兽身形拔然后退,一边躲着我的攻击一边耻笑道。我也不说话,地方太逼仄,星月绫有些施展不开,伤不了他,但能让他狼狈几分想来也是很解气。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意图,轻笑一声便从廊口处的窗户跃出去脱了身。

我追到窗口,这侧的楼下是客栈的后院,几名客栈里的大娘正在院子里埋头洗着衣服,我便有些踌躇。

林昭天立在伸出的一枝秋海棠上,轻轻荡荡,足下花团锦簇,紫衣飘逸浑然似流连凡尘的谪仙,手里拿了柄折扇,极为骚包的扇着。

有书生模样的人从走廊旁开着的窗户里探出头来,神色不悦道:“在客栈众人休息的地方喧闹,实在是失礼。”

我连连道歉,那书生神色稍霁,冲我微微点了下头,便关了窗户。

转过头来我对着林昭天便换上了一副凶恶的嘴脸:“你们家教主都走了,你怎么还在扬州!”

林昭天悠悠闲闲的对着我抛了个媚眼,要多骚包有多骚包。

“这不是舍不得你么?”

我觉得,作为一个侠女,虽然我努力跟一个禽兽进行了沟通,但禽兽就是禽兽,正常人类是无法与之进行沟通的。

我深呼一口气,暗暗告诉自己,不要跟禽兽一般见识,不要跟禽兽一般见识。

据二师兄说信轮回投胎转世的人中有个说法,有些人是头次托生为人,所以还留着前生做野兽时的一些习惯,比较禽兽。遇到这种人时,我们要以宽容的心态面对他们,心中反复告诫自己:“他是第一次做人…原谅他吧……他是第一次……”

原谅林昭天吧!他是第一次做人,第一次……第一次……

这样在心中默念几次以后,果然无比管用。心情舒坦了很多。我把星月绫收回袖间,转身便走。

林昭天如鬼魅般跟了过来,很是亲昵的搂了我的肩:“没想到秋秋带子舞的甚好。”

他是第一次做人……第一次……

于是我又成功的按捺下了冲动,揍人的冲动。

我不动声色的打掉肩上的爪子,快走几步走到郁凉的门口,直接推开了门。

房间内果然人已经走了。像从来没有住过人一样,干净整洁,丝毫未动。

我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

林昭天也跟了进来,施施然往房内凳子上一坐,仪态万千的斜睨着我:“你配不上我家教主的,死心吧。”语气轻飘飘,全然不在意一般。

我瞪大了眼睛瞪他。他却颇有兴致的打量我,啧啧道:“其实细细看来,你也算漂亮了。”

我惊愕起来,禽兽竟然夸我长得漂亮?

先不论他的目的,咳咳,我能诚实的道一句么,其实听了挺开心的……

我便有些欢喜的问:“果真?你觉得我哪里漂亮?”

他便颇为难般沉吟半响,扇子合拢起来在左手手心轻轻敲了一下,似乎很不容易才想到一样:“比昆仑奴漂亮多了。”

昆仑奴者,浑身漆黑面目狰狞的西域奴隶。

感情之前的夸奖就是为了挤兑我啊,偏生我还上当了。

我有些受挫,长叹了一声。林昭天见了,便很是愉悦的冲着我妖孽而妩媚的笑。

不知为何,自从我回到客栈起,林昭天便有些不正常,时时粘着我,动不动就眼波流转送媚眼、笑声悠宛醉流年的架势。

直到我上街乱逛时,他依然跟在我身旁,甩都甩不掉。我觉得带着一名禽兽着实压力略大,尤其是此禽兽还是正在被通缉的甲级要犯。我曾很含蓄委婉的暗示他该去执行他作为魔教左使的工作啥的了,甚至后来都快提议他作为一名禽兽,别整天跟着我了,他有义务去为个小非作个小歹。但不知他是吃错了什么药抑或是忘了吃药,只是含情脉脉的望着我,寸步不离。

我认为,这定是有什么阴谋。比如,让通缉他的官府误认为我跟他是一伙的,继而通缉我。

比如现在,我跟他正被一队官兵在街道上追着,踏着屋顶施展着轻功招摇过市……

这实在是一名耿直诚实且清白的侠女江湖史上的一笔难以忽视的污点啊!不,这是我整个人生都难以抹去的一个黑历史里程碑啊!

我悲愤的想着,却还得一边拉着林昭天逃命。

因为林昭天的提议是,停下来,宰了这一队官兵。

……我只能含恨的流泪满面拉着林昭天继续进行逃亡。

这样一直逃入城外山神庙附近的林子里,我觉得这距离够安全了——这里的安全指的是官兵们安全了。

“没想到秋秋如此热情,定要拉为夫私奔。”林昭天整了整略有些凌乱的衣衫,反而露出了些许锁骨,在白如玉的肌肤衬托下,显得性感无比。

我似乎低估了林昭天的脸皮,我觉得此禽兽的无耻似乎正在逐步升级中啊。

林昭天轻笑着,笑容虽未达眼底,偏又有几份让人不能直视的艳色,紫色的轻纱衣衫微敞,在风中微微摇曳着。带着不容人抗拒的压迫感和魅惑感,他一步一步离我渐近。

我从未见过这等架势,下意识的不断倒退退缩,直到背后抵触到粗糙的树干退无可退。

我咽了咽口水,结巴道:“你,你,你想干什么。”

他用手抵在我颈后的树干上,俯过身来,那张妩媚美艳的脸,慢慢逼近我的脸,甚至有微微的气息喷吐在我脸上。

我僵硬着,连跟手指都不敢动一动。

林昭天亲昵而促狭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如,我们先行了那夫妻之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