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没有凭依的强大自信是种病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52字
  • 2013-10-09 23:41:04

我觉得我有必要质疑吕家教育如此失败的根本原因。

我轻声的问吕悠然:“这真的是你们吕家养起来的姑娘,不是什么犄角旮旯里随便捡的吧?”

吕悠然的脸涨成了秋天熟透的石榴,他既尴尬又羞愧道:“家中太过溺爱……”颇有几分手足无措。

我嘟嘟嘴:“昨晚见你家对我的那个架势,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宽以待己,严已律人?”

吕悠然一副羞愧难抑要找地缝钻进去的样子。

大概吕五姑娘见我不回她话,又拿话挤兑她四哥,勃然大怒,上前几步便想与我动手。我笑吟吟的从石桌上闲置的茶具中拿了个雨过天晴青花瓷茶盅,倒了杯茶水,端在手里,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她。

她似乎明白了我的意图,惊疑不定的止了脚步,咬唇望着我,一抹恶毒从眸中一闪而过。

我装作没看到,用茶盖撩了撩飘在水面上的嫩芽,微抿一口。

恩,比房间里的隔夜茶要香醇的多。

“你最好快点告诉我,不然我让我爷爷杀了你!”她色厉内荏的退了几步,出言威胁。

吕悠然的脸已经分不清被气的乌黑还是羞愧到通红了。

见状我倒也不好再作怪,只是撇撇嘴。

说起来,我蓦然一惊,我似乎今日里有些火气过大。平日里即便是小师妹再胡闹,我也没动过这般气性,出言刺耳。与我不相干的人,我向来有所收敛,尖牙利齿都藏得隐隐密密,从未向今日一般纤毫毕现。

一时有些恍惚。

吕舒雅便有了些得意:“谅你也怕我吕府名头。快说,说得好本姑娘可以免你无礼的死罪。”

我不禁有些失笑,却也敛了心神,当即也懒得再与这三观不正的五姑娘争那口齿之快,干脆利索道:“那男子名林昭天,魔教左使,江湖中恶名远扬的禽兽。你家大人不告诉你,是怕你再作出什么有辱门风之事。他们舍不得打骂你,我却是没这个顾虑的。”

吕舒雅踉跄倒退几步,几名丫鬟连连扶住,她却恶狠狠的甩开她们的手,凶狠的望着我:“我不信!定是你这山野村姑编出来唬我的!”

我端坐了身子,正色道:“你觉得我骗你有何好处?”我顿了顿,打量眼前少女的脸色,她的性格被宠溺得有些极端,也不知她能听进去多少,“那林昭天,江湖上什么名头,你应该比我这山野村姑知道得多。”

吕舒雅冷哼一声:“那些凡夫俗女,他怎么看得上。”

我笑了笑:“哦,那你有什么把握觉得他能看得上你?你是性格好还是长相好?”

我觉得我是留了口德的,我至少没说“哦,你是蛮横得挺别具一格的,说不定那禽兽偏偏口味也禽兽些就好这一口”。

对吧?

吕舒雅秀首一扬,傲然道:“你懂什么?我从他看我的眼神中能看得出来,他待我定是跟旁人不同的。他不知道我对他的心意,所以才走了。待我们吕府找到他,他明白了我的心意,定是愿意为我改邪归正的。”

姑娘,我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这种强大的自信……

毫无凭依的强大自信是种病啊!

每个怀春少女都觉得浪子会为了自己回头,会为了自己不再流连花丛。但根据戏本子上得出的经验,我断定,绝大部分都是她们的错觉。

改邪归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是那么简单,这江湖上哪里还会有这势如日中天的魔教。

不期然又想到郁凉,心像被什么细小而尖锐的东西扎了一下,在极隐蔽的地方微微的疼着。

我垂下眼眸,把情绪都收敛,只淡淡道:“实话告诉你,如今你吕府正在最艰难的坎。这最艰难的坎,万一过不去,便是血溅满门。这不是危言耸听吓唬你。吕家二老爷请我来劝你,自然是舍不得打骂你,又不想你在这紧要关头添乱。你可想好了,若因你私情,害了这吕氏满门,九泉之下,你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吕舒雅煞白了脸,却没说话反驳,只恨恨的咬了唇盯着我,许久,发泄似得摔了桌上所有的茶具、果盘。丫鬟们战战兢兢立在一旁噤若寒蝉。

我见她不欲再吵闹,便要走。一直长立一侧的吕悠然低声道:“……楚秋,你受委屈了。我送你吧。”

我笑笑,没有拒绝。

“……这个五妹,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差点没了。”吕悠然陪我穿花拂柳,一边小心翼翼的解释,“因此全家人都有些宠着她……结果没想到,会养成这种性格……”

她这样极端的性格,哪能这样一句“没想到“就说得清。但我此刻也没什么兴致再说些什么,而且他们吕家对吕舒雅十来年错误的教育我这个外人哪好置喙,只是礼貌的点点头,应一声。

“楚秋,你今天生气了?”吕悠然惴惴不安的看着我的神色道。

我一怔:“没有啊。”

有婢女捧着衣服从旁边的园子里经过,非常恭敬的对我们行了个礼,脆生生的唤了声“四爷好”。吕悠然摆摆手示意婢女退下,低声对我道:“在珂兰山庄时我见过你在庄内亭子里与你师妹玩闹,尽管你师妹有时会与你有口角之争,但你从未……从未如此今天这般……”他似乎又怕我误会,话出口自己也怔了下,连连补救,“楚秋,我知道你是为我们吕府好,你、你别多想,我很感激你对五妹说的那些,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与你往日行径不太一样,我有些担心……你、你别多想……”

看他如此紧张,莫名的心就有些柔软。我带了笑:“我哪有那样小气,你不必在意。”

吕悠然便长出了一口气,眼眸定定的看着我,熠熠发亮,光彩万千:“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楚秋你一直……很温柔……”

不知为何,我竟有些不敢直面这样的他。我躲了他的视线,快走几步,随口编了个借口:“……快走吧,我怕行李在客栈丢了。丢了可怎么办。”

身后有一声极轻的叹气,我如芒在背,不禁走得更快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