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知心姐姐文楚秋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27字
  • 2013-10-07 22:14:38

正当我要被眼前这只十分合格的禽兽惹得怒发冲冠想要掀桌之际,禽兽只一句轻飘飘的话,我便怔住了。

禽兽说:“他走了。”

我自然知道这个他指的是郁凉。

我突然想起师父曾跟我说过,山下的人,喜欢文艺的称去世为“走了”。我觉得我此刻脸色定是煞白,手脚冰凉,我不顾一切的用力抓住林昭天的胳膊,大声道:“他不会死的!!”

林昭天的脸色也是煞白,他挥开我的手,嫌弃似得皱了皱眉,十分不悦道:“你才死了!”

“啊?”我呆呆的看着他。

他一副怒极而笑的样子:“你盼着他死?”

我连连摇头,盼着你死也绝不会盼着他死啊。

最近不知为何,心思总是莫名其妙的紊乱。我心下一松的同时,又想到,这“走了”既然不是文艺版的,肯定是字面上的意思。

郁凉走了?

没有跟我打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原来我在他心里,也不过这样。

我心中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愤懑,颓然的坐在梨花木雕成的藤椅里。

林昭天似是极为愉悦看到我这副颓唐的样子,他施施然的带了几分得意的笑:“我与教主是同门,修习的是同一种内功心法。昨夜去客栈找他,替他冲开了毒性淤积的穴脉,教主已经回忆起过去的往事。”

真是惊人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我这才觉出几分欣悦,感觉话都有些不利索:“郁凉的毒都解啦?”

我也有想过运功替郁凉解毒,但一个是我练的功法都偏阴柔,另一个是与郁凉的功法不是一个套路,贸然施功,恐怕凶多吉少。而今这禽兽竟然是郁凉的同门师兄弟,那他来运功驱毒再好也不过。

我一高兴,禽兽似乎就不开心。他哼了哼,道:“我与教主说起教中事物,他又担心倾城,便急急回去了。”说完乜了我一眼,“你连倾城一根头发丝都比不过。”

我没说话,低下头整了整衣衫,突然之间感觉很是怅然若失。

“郁凉让你来,就是让你捎个口信,让我知道他走了?”我问道。

林昭天脸色变了变,阴晴不定,似乎想起什么事,阴气森森的上下打量我。

“算是吧。”他哼了哼。“他说了,你的救命之情,他会还的。”

走了……也好。

这样不用再面对他了……

我突然又有些生气,这样就走了?说一句“会还的”就走了?

诚然侠女行侠仗义不求回报,但是他就这样潇洒的走了?真是丝毫没有留恋啊。救命之情,救命之情……我才不稀罕他还!

我怏怏的提不起劲来了。

“这吕家不是什么好人。”林昭天突然冒出一句,他轻蔑的哼了声,“自诩为名门正派,实则没少干龌龊事。你少跟他们搀和,坏了教主的事。”

我闷闷道:“你们是魔教,自是看正道觉得不是好人。”

我自觉的忽略了最后面那句。如今我与郁凉自是没有了瓜葛,能坏他什么事?

林昭天眯着眼看着我笑,笑容勾魂夺魄般亮眼,凤眸中却满满的嘲讽:“比方说,都是迎来送往的妓女,青楼里的姑娘明码标价,只要你付得起代价就陪睡。那些养在宅门大户里的姑娘,分明做着与妓女相同的勾当,还要面上装端庄贤淑。你说这哪一种更可耻些?”

我被问的说不出话来。

林昭天真真不愧禽兽这个名头,即便举例也举的很禽兽……

见我哑口无言,林昭天更是得意的很,轻飘飘的留下句“好自为之”便从窗口跃走了。

我见他翻窗的动作十分娴熟,估计没少翻姑娘们的闺阁窗台,才练得如此轻车熟路。

我再次感慨,林昭天这禽兽,做得真真是称职极了!

去向吕二老爷辞行,吕悠然正站在一旁服侍茶水。见我要走,吕二老爷有些吃惊道:“……可是怠慢了姑娘?”

吕悠然不住的望着我,有些着急的样子。

我连忙道:“吕二老爷言重了。楚秋早已在客栈租下了房间,昨夜夜深,叨扰贵府已是心生不安。”

吕二老爷端着茶微抿一口,和蔼笑道:“文姑娘客气了,文姑娘乃我们吕府阖府的恩人。别说是住一夜,便是住一年,住一辈子,”说到这,吕二老爷满含深意的望了下吕悠然,吕悠然便露出大喜过望的神情,“吕府也会将文姑娘奉为上宾。”

……非亲非故,我为毛要在你吕府住一辈子,当我的土豪师父小土豪师兄们养不起我吗?

吐槽的话又着实不能对眼前这位笑眯眯的老人家说出口,我只得又福了福,坚持道:“楚秋这与吕二老爷辞过行,便要回客栈了。”

吕悠然脱口而出:“楚秋何必如此客气,我……我……”

“我”了半天,脸憋的通红,也没有说完一句话。

我方要说话,吕二老爷突然道:“既然文姑娘坚持要走,那吕某再挽留姑娘未免不美。只是羞愧的很,现下里还想请文姑娘帮我们吕家个忙。”

我连忙又道:“吕二老爷着实太客气了,只要楚秋能办到,定是全力以赴。”

吕二老爷深深地看着我,目光之远邃,仿佛深不见底。

他缓缓道:“还烦请文姑娘好好劝劝我家的小五。”

跟着吕悠然经过抄手游廊时,他小声的给我讲了下他家这位五妹妹的情况。

他家这位五妹妹,年方十七,名舒雅,正是娇嫩如花儿般的年龄。因吕家三老爷那一支只得了这一个女孩,宝贝得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吕悠然十分含蓄且委婉的作了评价:“……稍微被宠的娇惯了些,心并不坏。”

我觉得我得持保留态度。

因昨晚林昭天那禽兽在言语上狠狠羞辱了一番这位吕家五小姐,据说从半夜开始这位五小姐就各种闹腾,先是吵着闹着要投缳,被贴身丫鬟发现阻止了,然后又闹着要绝食,直到现在滴水未进,谁劝也不听。

我闻言只想叹息,吕二老爷这是把我当成了问题少女的知心姐姐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