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胸无大志与胸大无知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68字
  • 2013-10-06 22:57:25

这念头让我一阵天旋地转,着实是有些恐慌外加心虚。

额,我觉得吧,作为一名侠女,最起码感情生活不能太混乱,最好是从一而终。我既然之前已经心系李师兄了,喜欢郁凉可以,但是不可以那种喜欢,那种喜欢跟这种喜欢是不一样的喜欢……

……这么多个“喜欢”字眼,好吧,我又成功的把自己给绕晕了。

于是晕晕乎乎的我,架不住在吕二老爷支持下吕悠然的盛情邀请,答应夜宿吕府。

我已经有些破罐子破摔,不去想郁凉找不到我时是否会发脾气了。

况且,郁凉,他会担心我么?

我自动将郁凉代入魔教教主的身份,感觉这句“担心我”着实有些毛骨悚然。

一夜无梦。

早上醒来后,头昏昏沉沉,感觉不是特别清醒。上下眼皮直打架,然而多年习武养成的习惯还是强迫自己从被窝里爬出来了。习惯性的从床脚摸索到衣服,慢慢腾腾开始穿。大概碰到哪里发出了响声,便听得门外有侍女柔和谦卑的问:“文小姐,您醒了吗?需不需要奴婢端水进去服侍您洗漱?”

我尚有些迷糊,嘟囔了一句:“不用。”门外便没了声响。

我又坐了会儿略略醒了醒神,开始系衣服上的带子。系了半天手指都别别扭扭的不听话系不上,正纠结着,突然几根略热的修长手指挨了过来,麻利利的替我系上了。

我被吓了一大跳,翻手一掌便要拍过去,却被一把抓住了手腕。

林昭天抓着我的手腕,正眼角带煞的斜睨着我。

我强吞下喉咙里的大叫,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昭天。

脑子里闪过很多念头,比如林昭天这货怎么在这里?比如其实我还没清醒过来现在是在做梦?

口中脱口而出却是:“你个流氓,我刚才起床被你看光了!”

林昭天甩开我的手,站直了身子,微风从窗户穿过,吹起他衣袂飘飘不似凡人,一身做工繁细华丽至极的紫纱衣透露出浓浓的风骚气息。他不屑的上下扫视着我:“多少人脱光了求着爷看一眼,爷都懒得看!你家祖坟冒青烟了吧。”

我站起身,冷静还嘴:“那看来我上辈子肯定是无恶不作伤天害理不容于世,这辈子才会如此惩罚我。”

我们俩互相望着各自冷笑,我努力装出一副戏本子中说的高贵冷艳模样,企图在气势上压他一筹。然而我发现我错了,在装X这条道路上,我的修行远远还不够,很快就在林骚包妩媚妖娆的冷笑声中败下阵来,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悻悻的绕到一旁,在桌子旁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你怎么进来的?”我喝了口隔夜茶,又苦又涩,吐了吐舌头,吕家这待客之道着实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林昭天毫不客气的坐在桌子的另一旁,以手支腮懒洋洋道:“还没有我想去而进不去的地方。”

“好厉害。”我毫无诚意的拍了拍手。“听说皇宫内库中瑰宝颇多,你去过吗?”

“骗人的。我去过了,没什么好东西。那群朝廷走狗还想通缉我。”林昭天皱了皱鼻子,“你能不喝那个茶么,味道真难闻。吕家这真不上档次。”

……原来官府是因为这个通缉的他啊。

我继续喝了一口茶:“你犯了多大的事,逼得朝廷连你这穷凶极恶的魔教左使都敢通缉。”

“哦,他们不知道我是谁。”林昭天厌恶的看了眼我的茶杯,带着微微不屑的语气道,“睡了个公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

……这个直立行走的禽兽……

“小楚秋~不要提那些扫兴的事了,”他突然勾魂似地喊我,语气轻佻上挑,凤目斜睨,“你猜我现在想做什么?”

“对不起,我没有研究过变态的思维模式,恕我无法解答。”

我又喝了一口茶。

林昭天薄唇微斜,露出个很有深意的笑:“小楚秋这口舌上的功夫相当了得啊。”说完又低低的自言自语,“真不知道他是瞎眼了还是瞎眼了,如此护着你。”

我听着他这话有些怪,正想拍桌而起,突听外面敲门声。

“文小姐,二少爷让我问问您,您上午有没有时间,二少爷想请您在扬州最好的酒楼吃顿便饭。或者您若不想出门,直接传膳让下人们送进您房间也可。”侍女在门外温声道。

我估摸着这二少爷便是吕悠然。我想了想,道:“还是算了,我一会儿向吕二老爷辞行便回客栈了。不劳烦吕二少爷了。”

门外隔了会儿才传来回话,仍然是温柔的女声:“是,文小姐,那我这就回了二少爷去。”

转过头来便看着林昭天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笑:“那个吕家小子,对你倒是颇上心。”

这个话题上我不想与他多说。

“郁凉让你来干什么?”我不再跟他兜圈子,开门见山问道。

我想过了,与其躲避,不如面对。我现在只想见郁凉,仿佛见到郁凉,我便会有了答案。

“哦?倒是很聪明,能猜到是教主让我来的。”林昭天挑挑眉。

我道:“我知道你讨厌我,如果不是有郁凉的命令在,你就算不跟我动手也不会让我好过。”

虽然我没有研究过变态的思维模式,但是我知道变态的行为模式。能让变态的行为模式产生变化,目前看来,似乎只有郁凉一个答案。

林昭天凤眼眯起来,眼波潋滟如水,盈盈绰绰,仿佛能溺死人。他弯了薄唇道:“真真是人不可貌相。初次见你,你像胸无大志的。后来觉得你敢垂涎我们教主,虽然实在好高骛远,然勉强也算鸿鹄之志了;第二次见你,你傻里傻气竟然替那吕家出头,实在像胸大无知的。这次见你,是不是大胸无痣我没有兴趣看。不过眼下看来,你似乎并不无知啊。”

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他还没告诉我郁凉让他来做什么,千万不要冲动。

……我握紧了袖中的星月绫,努力抑制自己想用星月绫把他给五花大绑沉江的冲动。

他似乎很愉悦的看到我头上青筋都要冒出的样子,冲着我妖妖娆娆的笑。

……我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