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可否称姑娘为楚秋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13字
  • 2013-10-05 21:07:29

“这丫头是活腻歪了吧,敢与左使叫板?”

“就她那小身子骨,不知道挨不挨得住左使的一柄飞刀。”

“白瞎了这副好皮囊,可惜脑子却是个不清楚的。这是自寻死路啊。”

……

魔教众人哗然,私下交头接耳起来。连吕家众人看向我的目光也是复杂的很,惊讶、不安、怀疑、不解、讥讽五味陈杂。

林昭天眯着凤眼,阴霾从眼底一闪而过。他注目我半响,突然勾了勾嘴角:“你倒奸猾,明知教主不许我伤你性命,张狂的很啊。”

他懒散的挥了挥手:“看到她,倒胃口,什么兴致都没了。回分舵吧。”

李蓰蓰倒也干脆:“谨遵左使圣谕。”

又是一片山呼海应。

按理说吕氏一族作为白道大家族之一,这时候应该很有气势的喊一番类似“贼子,我吕家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再来大战三百回合!”之类,但明显他们听到以林昭天这恶贯满盈臭名昭著的左使为首的魔教众人撤退的消息,都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看来魔教动不动就灭人满门的恶习,给他们的印象太恐怖了。要说惧怕倒是未必,但能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还是很不错的。

林昭天搂着李蓰蓰走之前,对着我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好好照顾他,他一根寒毛都比你金贵。”

我自然知道林昭天口中的“他”是谁。我保持了沉默。

突然想起在珂兰山庄时,我说会好好照顾郁凉,云不凡嘴角那似笑非笑的嘲意,看来他那时已然知道郁凉的真实身份。可他们珂兰山庄也是白道巨擘之一,既然知道郁凉是魔教教主,断然没理由放虎归山啊。

真真不知云不凡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想起那双潋滟璀璨的双眸,我摇了摇头,算了,不去费劲猜了,猜来猜去费心又费神,实在没那个必要。

魔教大张旗鼓而来,却如此轻而易举就撤走了,白白兴师动众一场。相比吕氏众人互望时眼底的松了一口气,我却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眼下一桩祸事暂时消弭,可是对我而言迫在眉睫的事却从来不是这件。

我叹了口气,心思百转千回,绕来绕去绕的自己头晕脑胀。

好端端的我误会郁凉是谁不行,偏生误会他是武林正道领袖般的存在微燕宫宫主,如今真相揭开,斯人是武林公敌,魔教领袖,这落差太大,让我这小心脏怎么能承受这不能承受之吓啊!

这般想来又有些幽怨。最初救郁凉时,见他身中各种奇毒,又遭专业杀手追杀,这般下作手段以为只有邪魔歪道使得出,而邪魔歪道如此仇视的对象只有武林正道……一番番推论下来,得出了让我坚信不疑的答案。现下回想我真是太年轻太简单了。

“文姑娘……文姑娘……”

我回过神来,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一脸兴奋的吕悠然。

“文姑娘,你是听说我们吕家有难所以才深夜赶来吗?”吕悠然眸子闪着炽热的光,“文姑娘如此待吕某,吕某真是……”

真是太误会我了!

我举起右手连连声明:“纯属误会,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吕悠然一脸坚持:“文姑娘太谦虚了。以一己之力挺身而出,吕某很是佩服姑娘的侠义风范。”他竟然有些扭捏,脸上竟然露出了些许红晕,结巴道,“不知,可、可否称姑娘为、为楚秋……”

我“啊”了一声,其实我比较喜欢被称为文女侠……

大概是见我没有言语,吕悠然连连解释:“楚秋深夜来此,可见没有把吕某当外人。感觉这样再喊楚秋为文姑娘,实在有些见外……”

没事啊,我不觉得见外啊。而且我深夜来此的理由你真的是想多了……

不过我也没有那么拘泥,毕竟名字只是一个称呼方式,既然他想这样叫,便这么叫吧。

我突然想到,似乎郁凉,从未喊过我的名字。

我一时又有些惆怅。

便听到耳边吕悠然有些紧张的声音:“楚秋是觉得吕某太唐突了吗?吕某,吕某……”

眼前吕悠然颇手忙脚乱的样子,我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道:“无妨无妨,吕公子随便称呼就好,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吕悠然松了一口气很是高兴。旁边突然插进来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好一句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只是方才听姑娘的语气似乎与那林昭天相熟,是否也算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吕悠然有些惶恐的喊了一声:“三叔!”

吕三老爷向吕悠然喝道:“悠然你闭嘴!”双目炯然的望着我。

我道:“吕三老爷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与那林姓变态不过见过两次,毫无瓜葛,相熟一词实在不敢当。”

怎么,还怀疑我是卧底不成!

想到此,我也有些不耐这些正道人士你来我去的虚礼,便干脆行了个晚辈的礼:“夜深露重,楚秋先行回客栈了。”

“文姑娘且慢。”

我望去,是吕二老爷喊住了我。他责备似的瞪了一眼吕三老爷,对我抱了抱拳。

“今夜全蒙姑娘仗义出手,我代表吕家感激不尽。”

我只得又还了个礼:“吕二老爷言重了。”

着实有些不耐,然作为一名高素质侠女,尊老爱幼也是行为准则之一。我深呼吸,又深呼吸,今夜实在是烦躁胸闷,在心中默念了几遍《一名合格侠女的自我修养》,总算是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夜幕中的星辰璀璨万分,对面吕二老爷的眼神也熠熠生辉:“方才见姑娘一腾一起间颇有故人风采,不知吕姑娘师从何处啊?”

我遥想了下今夜是否有给师门蒙羞,又突得想起如今与郁凉那不明不白的关系,生怕给师门添麻烦,决定还是隐瞒。

“……家师避世已久,想来吕二老爷也没听过,不提也罢。”

我说服自己,并不是觉得救了郁凉这个魔教头子觉得蒙羞,也并非因为我喜欢上他……

我悚然一惊,我喜欢上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