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郁凉的真正身份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33字
  • 2013-10-04 20:00:07

左左左左左使?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魔教的左使应该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林昭天啊!

好吧,这看上去很妖媚的货是传说中凶残无比、青面獠牙、能吓得夜哭小儿闭口不啼的魔教左使,我姑且勉强接受。

问题是,他是郁凉的手下啊!

他是魔教左使,那郁凉是什么?

……难道他是微燕宫派去的奸细,成功打入了魔教高层,成为史上最牛卧底?

恩,如果我再年轻个十岁,我就信这个说辞。

心下百转千回,有个结论露出水面,我却怔怔的看着墙头那被称为左使的妖媚男子长袖飘逸间如天人临世般飘飘落地,一时间手脚冰凉。

郁凉,是魔教教主。

郁凉,不是我一直猜测中的微燕宫宫主,这也没什么。但他竟是那传闻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魔教教主?!

传说中那冷酷无情,千里单骑追杀仇敌的男人?

传说中那手腕铁血,仅仅几年便大肆屠戮江南几大帮派,隐隐一统江湖的男人?

传说中……

江湖上有太多太多的传说,但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面貌。

郁凉,郁凉……

他不是行侠仗义作风正派的正道领袖,却是作恶多端为非作歹的魔教魁首,我该如何面对他?

一时间心乱如麻。

心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我还没来得及抓住,便听见那妖媚男子懒洋洋的声音:“既然打扰了我的兴致,那今夜你便陪我吧。”

我有些恍惚的望过去,他正搂了李蓰蓰,手里把玩着她的一缕青丝,放在鼻下轻嗅。

李蓰蓰笑意盈盈,眸若秋水,声音温和而干脆:“属下谨遵左使谕令。”

几位吕老爷子不禁变色,性格火爆的三老爷直接骂出了口:“荒淫无耻的魔教妖孽!”

林昭天看过来,眼波流转间艳光四射。

“这位老先生,若说荒淫无耻,”林昭天露出一个倾倒众生的笑,月华在他面前也顿失光彩,“贵府的五小姐才真真当得起这四个字!她一个待字闺中尚未出阁的姑娘,放荡的媚态连青楼的头牌都有所不及。”他顿了顿,用一种调笑中带着些微微不屑和轻蔑的语气道,“姿貌虽尚可,可惜她已非黄花,我却是看不上的。”

这番话把吕家众人几乎气了个仰倒,这红口白牙的,好生污蔑了他们吕家女儿的清白!

吕三老爷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个无耻之徒!你你!“

林昭天微微一笑:“谬赞,谬赞。全江湖的人都知道我林某是无耻之徒,这位老先生未免消息太闭塞了。”风轻云淡,竟一副引以为豪不以为意的模样。

我无力。

我估计整个吕家的人面对这样的无耻之徒都有些无力。

林昭天仿佛才看到我一般,细眉斜挑,笑道:“咦,文姑娘也在啊。原来不仅林某喜欢夜会美人,文姑娘似乎也颇精此道啊。不知抛下客栈中的美人儿跑来吕家,是来找哪位小公子的?”

场上的目光都嗖的看过来,甚至其中有一道颇为炙热。

我正心烦意乱,反正之前在小巷里也已经撕破脸皮动了手,懒得与他再虚与委蛇,颇没好气道:“抛你大爷,找你妹!”

一片寂静。

我有些胸闷,也顾不上众目睽睽,直接问道:“你果真是魔教左使?”

林昭天勾了勾嘴角,斜睨我一眼,似乎很是不屑回答我的问题。李蓰蓰倚在他怀里温温笑道:“大人确实是我教左使。”

林昭天便很是旁若无人样亲昵的拍了下李蓰蓰的屁股:“蓰蓰小坏蛋,咱们不告诉她,让她着急去。”

李蓰蓰便清脆如莺般笑出了声。

心往下又沉了数分。

林昭天看我这模样,痛痛快快的笑出了声:“怎么,知道他真实身份了,后悔救他了么?你不是自诩为侠义中人么?你们这些虚伪的正道人士啊。”语气中满满的讥讽不屑,肆无忌惮的表示嫌弃。

我不知道这林昭天为何对我意见这么大。

是因为那个叫倾城的姑娘?郁凉也说过,那倾城既不是他的妻室,也非他的恋人。林昭天凭什么为那个倾城打抱不平迁怒于我?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作为一名非常成功的武林公敌,必定需具备极其高超的激怒人的本事。我想,这项本事林昭天他练得可谓是炉火纯青臻入化境了。

我压住腾腾上冒的火气,决定不再理会这个江湖败类。

可是,诚然我不犯贱人,贱人却偏偏来招惹我。

林昭天笑得好一副魅惑苍生模样,他拖长了尾调,带着丝丝的勾引:“姑娘不是侠义心肠么,想必定是胸怀众生了。看今夜这架势,小蓰蓰是来灭吕家满门的。文姑娘定是不愿看到血溅满园了,若你自刎于此,我便做主饶过这吕氏一族,你看如何?文大侠女?”

我干脆利落的拒绝:“傻子才答应。”

未等林昭天眉间那抹讥讽扩散开来,我补充道:“像舍身取义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去做?行侠仗义,在乎的是无愧于心。我与他们非亲非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是情义;即使不做,那也是本分。干嘛要为他们付出生命?他们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

“说到底,不过是贪生怕死。”一声轻飘飘的讥笑。

“笑话。”我把师父叮嘱过的言语上与人为善扔到了一旁,敛了眉,咄咄逼人道,“人生在世,结局总避不过一个死。尚未活得恣意,谁人不想生,谁人不怕死。你不怕死,你去死一个给我看看啊?去死啊?”

整个吕氏院内寂静无声,甚至我能听到徐徐的晚风送来的清脆回音。地下跪了一片的魔教众人,都用有些惊恐的眼神望着我。甚至连吕氏族人,都用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我。

这一番话,我却着实痛快的很。仿佛把心中郁结的一口浊气全都一吐为快,顿时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星月绫缠绕于臂,我挑眉望着对面嘴角始终噙了一丝嘲讽也似得笑的林昭天,扬声道:“林昭天,是爷们就来打一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