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魔教左使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52字
  • 2013-10-03 13:40:26

“踢场子?”李蓰蓰轻掩樱口,蹙眉道,“吕三老爷怎么会这样想蓰蓰?莫不是下战帖的人传错了蓰蓰的话?”

吕三老爷冷哼一声:“你这妖女又想玩什么花招!”

“花招自是不敢。蓰蓰只是想,”李蓰蓰嫣然一笑,弯月似的明眸微微眯起,温柔得似皎洁月光下一潭静谧的湖水,口中吐出的却是字字让人胆寒,“灭、你、满、门。”

我在树上都听得有些起鸡皮疙瘩,更遑论李蓰蓰口中要被灭满门的吕家众人了。

那几位端坐的老者赫然色变,吕氏族人中几个年轻气盛的已然站不住,拔出长剑便要将李蓰蓰斩于剑下。

我很忧伤啊,现在的男人们都这么沉不住气,怎么能撑起武林的未来啊。在情况不明下贸然出手,这是自寻死路的节奏啊。

星月绫倏然而出,在空中席卷一番,恰也挡住了那几个年轻人的剑势。他们被击得倒退几步,惊疑不定的望向我隐藏的树梢。我顺势翻腾下树,十分无奈苦逼兮兮的站在对峙两伙人的中间,星月绫一抖,绫内裹着的几根银针掉落在院内的大理石石板上,落地可闻。

“文姑娘!”

吕家那群人里传来吕悠然惊呼声。无论是吕氏一方还是魔教一方,都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从天而降的我。

我冲吕悠然笑了下,又觉这种场合似乎这样不太严谨,赶紧敛了笑作肃穆状:“那个,你们继续,好好谈嘛。在局势未明朗前不要动刀动剑,会有无谓的牺牲啊!”

吕二老爷皱着眉头问吕悠然:“悠然,这位姑娘,你认识?”

吕悠然涨红了脸,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我有些目瞪口呆,这害羞的少年是当初直接来向我求婚的那个人吗?

李蓰蓰噗嗤笑出了声,我望向她,她冲我弯了弯嘴角,眯眯的笑:“这位姑娘,你看,吕家的人最不识好歹,你分明是帮了他们,他们还怀疑你呢。”

诚然我也觉得吕家的人有些不识好歹,但我更觉得自古正邪不两立,这看上去是个好姑娘实则是干着灭人满门勾当的魔教教主,我还是少与之接触比较好。

于是我含蓄的冲那姑娘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谁知我这举动似乎是触怒了某些吕氏族人,有一中年人从队列中长身而出冲我大喝:“哪里来的野丫头,偷着潜伏在树上,分明就是图谋不轨想偷袭!还替魔教妖女挡刀,分明就是一伙的!”

我怒,喂,大叔,说话凭良心好不好!你们那几个年轻人刀剑未必砍得到人家姑娘身上,人家姑娘从刚才开始手里就捏了几根银针,你们扑过去给人家当靶子啊!

好吧,就算你没良心,最基本的智商该有吧?方才我抖落的几根银针没看到吗,那难道是我自己不小心掉落的暗器吗?挡住你们的刀剑只是碰巧,我主要是想替你们挡住暗器好不好!

“敬德,退下!像什么样!”那吕二老爷呵斥道,“那位姑娘虽来历诡异,但方才救了我们吕家几条命却是不假,岂容你在这胡言乱语!”又对我报以歉意的笑,“小辈们不懂事,让姑娘见笑了。姑娘援手之恩,吕家没齿难忘。”

那被称为“敬德”的男子一脸羞意做了个千,便低头退下。

我略过吕悠然投过来的歉意目光,既然人家这当家老爷子都如此说了,我再拿乔就太小家子气了。毕竟已是出了头,少不得要硬着头皮把这行侠仗义的事做完。

这年头怎么当个快意恩仇的侠女都要受气呢……

我暗暗嘟了嘟嘴,虽然吕家不怎样客气,但好歹也是勇于跟魔教作斗争,况且这人命关天,作为一名除暴安良的侠女,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我收拾好心情向李蓰蓰抱了抱拳,方要开口,那李蓰蓰斜睨着我笑:“姑娘若是想替吕家说项,就不必了。”

真真是个水晶心肝的聪明姑娘。我一时间有些踌躇,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跟人扯皮打交道,若这魔教李蓰蓰直接动刀动枪的来一场,我撩起袖子便直接开打;可她这礼貌做足了十分,又言笑晏晏,我着实不好直接大刀阔斧的说“亮兵器吧姑娘”,颇有些有力无处使的感觉。

“姑娘,我们与这妖女结怨已久,你不必操心。”那吕三老爷哼了一声,“待我们除了这妖女,再宴请姑娘谢过方才的出手相救。”

李蓰蓰黛眉轻挑:“许久不见三老爷,三老爷还是喜欢这般大言不惭。”

吕三老爷闻言怒发冲冠,拍了小几起身怒喝:“你这妖女这般张狂,以为投靠了魔教就肆无忌惮了?想来你这是随了你母亲,吃里扒外为非作歹学了个十成十!”

李蓰蓰冷冷的笑,也不接话。指尖冷光闪耀,我看的分明,李蓰蓰纤纤素手中捏了数根银针,银针绿光流转,显然是啐了毒,这气势可比方才出手吓唬那几个沉不住气的年轻人时要强多了。

我夹在中间只想哀哀叹息,双方这般剑拔弩张,看来今夜一场大战势不可避,不知会有多少人为此丢掉性命。

我心下暗忖,只觉一人之力太过微薄,消弭这场灭门之祸难度略高。

一触即发之际,只听得有人懒懒散散道:“这是做什么呢?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那慵懒娇媚堪比闺阁女子的声音,听得我头皮一紧,只觉毛发根根竖起。

这声音,几个时辰前还听到过,况且又如此有特色,过耳难忘。

错不了,就是郁凉那个妖媚的属下。

不仅我变了脸色,在场大部分人都变了脸色。

那妖媚男子,懒洋洋的坐在墙头,打着呵欠,衣衫发丝都略有些凌乱:“这么多人杵在院子里,是来欢迎我的么?”

我不禁感叹,做人骚包到这种地步,他也算功力颇深了。

吕氏一族黑了脸。这妖媚男子,貌似是在他们家后院的墙头上坐着,衣衫凌乱发丝飞扬,不得不让人想象他在都是女眷的后院里做了些什么……

而李蓰蓰的态度却非常干脆。

她对着那妖媚男子跪下伏地行礼,恭敬道:“扬州分舵舵主李蓰蓰,不知左使驾临此地,属下有失远迎,望左使恕罪!”

魔教众人跪伏在地山呼海应:“恭迎左使,望左使恕罪!”

声音异常洪亮,响彻在吕府上空。

我与吕家众人都傻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