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魔教夜行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72字
  • 2013-10-02 15:11:59

夜寒露重,月冷星稀,几声鸦鸣分外凄清。

我与郁凉投了客栈歇下。虽说吕悠然在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到了扬州要先去他家,但我细细斟酌,好生琢磨了下,我与他非亲非故,也不企图与人家在以后的日子里有亲有故,着实不好去打扰人家。

且如今还有一个疑似变态的郁凉他家属下在暗处虎视眈眈,我觉得为了吕公子家的生活正轨不被扰乱,住客栈也是十分有必要的。

被夜风吹得有些浮躁,我伸手去关窗户,却被远处隐约的大片火光吸引了心神。攀着窗栏极目远眺,西边大街那里似乎有蜿蜒的火龙缓缓往东前行,颇为壮观。

此时已然入更,按说一般市井街道都会宵禁,然对方敢如此光明正大搞出这等声势浩大的阵势,想必定是极有后台的人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我找了件外衣披上,饶有兴趣的翻了窗,准备过去看看热闹。使出轻功轻飘飘的落至街道上,落地无声。青石板的大街上一片寂静,只有远处的火光照亮了那西边街道的大半个天。

突然有心灵感应般,我回头望向郁凉房间的窗户。

窗大开着,郁凉负手立在窗口,眉目如画凉薄如水,冷眼看着我。

我被吓的一个哆嗦,他怎么还没睡。

郁凉冷哼一声,寂静的夜里,我听得分外清楚。

我立马站直,深情恳恳的表衷情:“郁凉哥,你相信我,我绝对不是想深夜去会情郎……”

郁凉衣袖一甩,窗户便直接关上了。

……我有些不确定的又立了会儿,眼见着那西边的火光渐行渐近,我小声的朝他窗口喊了一句。

“我只是去看个热闹,郁凉哥,你不用担心我。”

我觉得以郁凉的武功,他应是能听到,于是稍微心安的离去。

待行近了,我隐在隐蔽处,看着那群人——他们有的举着火把,有的提着灯笼,照亮了大半条街,映着他们装出肃穆却掩不住兴奋的脸。

但是他们之间都有一个共通性,那就是他们身上都带着武器。有人是腰间的刀或剑,有人是背后横着的一把巨尺,有人是个头极大的流星锤……千奇百怪,五花八门。

我暗忖,这大概是准备深夜去寻仇的不良中少年团伙。作为一名行侠仗义的女侠,我不禁有些犹豫。俗言道,双拳难敌四手,虽然我有自信能敌他个四手、八手,但我从来没参与过这么大型的斗殴,四十手、八十手我是否能敌呢?

经验匮乏的我陷入了沉思。

“扬州吕家,这次是完蛋了。”

“呵呵,谁让他们吃了雄心豹子胆敢与我们普梵教作对!李舵主一怒,血流成河啊。”

队伍尾端两个年龄尚轻的男子路过我的藏身处时难掩兴奋的低声交谈,我闻言只觉惊愕。

普梵教?那不就是武林中人人得而诛之的魔教吗!

吕家?可别是吕悠然家啊。

我只觉一阵头大,下意识的握紧了袖中的星月绫,咬咬牙,悄悄跟在了队伍的最后。

最终这伙魔教不良团体在一家紧闭的朱色大门前停下。

门上一块大匾,上书“吕府”二字,门口两座石狮子分镇左右,气势端得是恢弘大气。

领头人倒也不磨蹭,直接挥了挥手,他背后站出两名异常彪悍满脸横肉的大汉,喏了一声,走到大门前,两人齐声大喝,同时击掌,竟生生的将那朱色大门击破个大洞!

那俩大汉垂手退下,仿若刚才不过是拍了下巴掌,十分训练有素。

看来魔教这些人经常干夜袭这种事啊,很是手熟,显然不是一次两次就能练出来的。

那领头人上前,一脚踢开大门。

我悄然跃上树间,溜入吕府内宅。诚然戏本上写着,一名侠女当雄赳赳气昂扬的与恶势力不屈不挠的做斗争方显英雄本色,但这显然与我从小受到的教育相悖,我斟酌再三,还是决定尊师重道,按照师父他老人家教过我的先行观察一番也不迟。

内院里灯火辉煌,几十个身着劲装的男子分列左右,几名老者端坐在太师椅上,品茶静等。

我屏息仔细观察一番,那几十个身着劲装的男子年龄参差不一,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都有,大概是吕家本家的人了。吕悠然赫然也立在其中,紧抿着薄唇,一脸坚毅。

魔教不良团伙倒十分有秩序的列队迈入了内院,我这才瞧见了领头人的样貌。出乎意料的,我以为领头人会是一个凶神恶煞看上去就是坏人的恶男,结果,却是一位眉清目秀看上去温温和和的年轻女子。她把头发束起,着了宽大的男装,粉黛轻施,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顿时我有种好白菜让猪给拱了的扼腕感。这么好一姑娘搀和魔教这些个破事作甚。

“几位吕老爷子,别来无恙啊。”

女子柔声道。

“哼!”一老者怒目把手中的茶杯往桌上用力一放,茶杯盖颤颤的发出瓷器碰撞之声。

另一位老者按住他的胳膊,沉声道:“几位老头子罢了,当不起李舵主这一声吕老爷子。”

女子眼波流转,明明非常普通的样貌,竟突然生出明艳不可方物之感。她福了福,曼声道:“吕二老爷此言差矣,古语有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虽然现在蓰蓰已经被吕家逐出师门,然蓰蓰未曾一日忘却过几位吕老爷子对蓰蓰的教导。蓰蓰现在已是普梵教一舵之主,这自是与几位老爷子的恩情分不开。即便这次上门讨教,虽不得不按照教规半夜前来讨教,蓰蓰却也持晚辈之礼恭敬提前几日递了拜帖。三老爷何必摔这无辜的茶杯,是否对蓰蓰还有不满呢?”

一席话说的那被称为“三老爷”的老者横眉竖目,他甩开吕二老爷按住他胳膊的手,站起身怒喝:“你这妖女!我吕家念在你是孤女无依无靠好心收留,你却不识好歹,在后宅兴风作浪,搞得我吕家家宅不宁,依我看,把你逐出门楣那都是轻的。如今你更是恩将仇报,领了魔教一群败类来踢我吕家的场子。我倒要看看,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是否能拆了我吕府的招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