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情浓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97字
  • 2013-09-30 20:00:05

双方距离本是近极,这深巷又窄,着实没想到对方说出手便出手,本是避无可避,我惊呼一声,本能的闭上双眼。然而预想到的疼痛并未袭来,破空带来的气劲在我眼前几分的地方戛然消失。我睁开眼,便看到离我眉心半寸处,郁凉生生用左手攥住了那只袭来的暗器,鲜血正顺着他的指缝滴滴流下。

“教主你怎么!”

那男子发出一声似是难以置信的惊呼,我听得分明。

郁凉置若罔闻,毫不在意的随手扔掉飞刀,用另一只未受伤的手拂开我的额发,细细端看:“没伤到你吧?”

还是往日里冰冷生硬的声音,我却听得浑身颤抖起来。

我拼命摇头,从怀里掏出一方雪白的手帕,不分由说的拉过他垂在身侧还滴着血的左手,双手颤抖着为他包扎起来。

我不知道,我现在有何立场说任何关心郁凉的话。

郁凉似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任我给他的左手包扎。

我包扎完毕,在打结的地方顺手系了个蝴蝶结。那妖媚男子看着我给郁凉系的那蝴蝶结,脸上满满都是纠结之色。

“我说过,不许伤她性命。”

郁凉淡淡的对那男子说道。没有像往常恐吓我那般散发出让人无力抵架的杀气,但他身上却有一种难以明说的气场,生生的让人胆寒。之前这样的感觉还很微弱,遇到这妖媚男子后,越发明显。

那妖媚男子煞白了脸,却也从容的向郁凉端正行了个礼,继而惨惨然的笑了:“与教主相处这十几年,属下从未见教主竟也有如此柔情。”

“待教主神智大清之时,若还这般坚持……那……属下再来领罚。”那妖媚男子说着,又对郁凉恭敬且端正的行了个礼。罢了又深深的望了我一眼,眼神诡异至极。随后,竟施展开轻功,飘然离去。

我想起二师兄说过,江湖中人个个追求武道巅峰,然巅峰哪是那么容易追求到的,求而不得便极易癫狂,故心理扭曲的变态极多。啊,对,他还是被官兵画在像上通缉的能人。官府对待江湖人士一般的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是得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才会被通缉啊。想到此,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郁凉看着那男子的背影只皱了眉,却没有再说什么。

反常,反常,我这活活像是仗着夫君宠爱逼走正室的小妾啊!正室何其凄惨,何其伤情,何其无辜!

啊,不对!我暗暗扭了自己一把,什么破比喻!

深巷便又像最初之时只余了我们两个,我正想说些什么缓解下气氛,电光火石之间,我突然想到了一处从开始到最后一直违和的地方!

“郁凉哥,”我尽量使自己的话音平缓,“看样子那人似是你之前的属下啊。”

郁凉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我道:“可是你不是微燕宫宫主吗?他为毛喊你教主?你们微燕宫开创的引领江湖新风尚吗?”

郁凉正视我,道:“我几时说过我是微燕宫宫主?”

我感觉有轰隆大雷劈下。

我张口结舌:“啊,啊,你不是一直没否认吗?”

郁凉面无表情,看智障般看着我,道:“我之前什么都记不得,怎么否认。”

虽说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但鉴于侮辱人是郁凉,我很是宽宏大量的没有发怒。我喃喃道:“诚然,诚然你没有承认过。但武功这么高,又这么招得魔教兴师动众以下三滥手法陷害的,除了微燕宫宫主,江湖上哪里还有第二人选……”

巷陌深深,暮色昏暗。

郁凉一副懒得理我的模样,转身往巷外走去:“走吧,天黑了。”

我向来有善解人意的优秀品格,我见郁凉无意在此话题上多说,便小步跑着跟上郁凉的步伐。

“郁凉哥,你手还疼不疼了?”

“不疼。”

“哎,郁凉哥,那你记不记得刚才那个拽的三万五的家伙是谁啊?”

“不记得。”

“你猜他被通缉会因为犯了什么事呢?杀人放火耍流氓?那个家伙长得就一副祸水样,唔,虽说以貌取人实在不该,可是我真心觉得他不是个好人哎。郁凉哥,你怎么让这种家伙打入了你们内部啊?他真的不是魔教派来的卧底么?”

“……不记得。”

“那……倾城呢?”

郁凉突然停下脚步,我强按住心中狂跳,故作镇定的望着他,啰里啰嗦了大半天,绕来绕去,终于问出了我最想问的一句话。

倾城是谁?

你曾倾心相爱过的恋人?或者,你祭拜过天地明媒正娶的妻室?

何谓情深,何谓缘浅,何谓求而不得。我突得想起李师兄房内悬挂的那位横幅上泼墨的这十四个字,笔力狂劲,肆意挥洒,是李师兄醉后亲手挥毫所书。以前一直只觉得此乃风月感伤之语,与我尚远,今日徒然想起,果真几分神伤。

“不记得了。”郁凉面上平静无波,大概是见我苦着个脸,他顿了顿又慢条斯理道,“且我可以确定我尚无妻室或者喜欢的女人。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我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我心里在想什么他都知道?他这么厉害的啊?

大概是我错愕的表情取悦了郁凉,他用未受伤的那只手极轻的拨了拨我散在额前的刘海儿,极为难得的,带了一丝不自然,略略生涩而呆板的安慰我道:“别整天乱想。”

……我感觉今天被雷劈了太多次了。我风中凌乱的看着郁凉:“郁凉哥?……你是谁,竟然胆敢假冒我家郁凉哥!我的郁凉哥不可能这么温柔!”

郁凉收回手,脸色徒然变青,冷冷的瞥了我一眼。

果然是本尊!我后悔莫及,但又不能不顾矜持的呐喊你把手放回来吧,放回来吧。我真心好生的纠结,要心中泣血了啊。

胡思乱想着,却又情不自禁的自己笑了起来。真好,郁凉他没有成亲。那是不是说……我偷偷的看向郁凉,只觉心旌摇曳。难道微燕宫的任职也跟长相挂钩么?这属下生得风流美艳妖娆妩媚堪比女子,宫主更是生了一副俊美无俦举世无双的模样。

我想了想,慎重的问郁凉:“不知我这长相能在你们微燕宫担任什么职位啊?”

郁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