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谁是倾城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254字
  • 2013-09-30 06:20:14

他们果然是有奸情的!

我悲愤的想。

郁凉向来不喜生人近身,上次从山贼窝里救出的那个姑娘,不过是抱了他的大腿,就被他毫无怜悯之心的一脚踢远,踢出个吐血内伤。如今,眼前这男子都紧紧抓住他胳膊了,不管是企图占便宜还是企图刺杀,都是极其危险的情形,而郁凉他,他竟然只盯着那妖媚男子看,丝毫没有动手的迹象!

呜呜,我感觉我要泪流满面了,原来郁凉喜欢妖媚型的,那向来自认为走清秀路线的我岂不是毫无胜算啊。

正胡思乱想的当口,只见郁凉冷静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那妖媚男子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凤眼瞪得滚圆,傻呆呆的看着郁凉。

这情形简直就是活脱脱一副“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负心男子,却赫然发现对方狠心将自己忘掉”的现实演绎男人版啊!

于心不忍的我在一旁友情提示:“他失忆了,忘了很多事,你别介意。”

“失忆了?”那妖媚男子看看我,又看看郁凉,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的绕着郁凉走了三圈,东摸摸西戳戳,郁凉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那男子自言自语:“恩,看样子果然是失忆了。不然依他的性子,早就一巴掌拍死我了。”

紧接着那男子又十分高兴起来,凤眼笑眯眯成了一条缝:“不过是本人就好,我终于可以彻底脱离苦海了。”

见他又是锁眉又是愉悦的笑,情绪转换的如此莫名其妙,我跟郁凉都以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他整了整衣衫,轻轻咳了一声,眼波无尽风流,举态魅惑浑然天成。他拖着声线对我做了个揖:“想必这些日子多亏了姑娘的照拂。我替他先道谢了。”

呜呜,果然关系匪浅,他都能替郁凉向我道谢了!妥妥的女主人姿态啊!

我嘟着嘴抽了抽鼻子,还是规规矩矩的垂首还了个礼:“我辈侠义中人,此等小事不足为道。”

言罢抬头便看到那妖媚男子似讥似讽弯起嘴角微微一笑,刹那妖艳如漫天绽开的烟火,虽身处陋巷,也不能减其半分风华。

“这位姑娘果然是高风亮节啊。”那男子轻轻的笑。

我直觉的感觉到,眼前这男子正在嘲讽我。

我坦然道:“高风亮节谈不上,只是我也不知为何,离不开郁凉哥而已。”

说完这话,略略有些羞涩,我偷偷瞧一眼郁凉,他正也望过来,四目相接,只觉说不出的温馨。

“郁凉?”妖媚男子张口结舌的看着我,又转向郁凉道,“你竟然把名字告诉她了?难道失忆会让脑子也坏掉么?”

我不高兴了:“请你放尊重点。不然就算你是郁凉哥的朋友,我也要打你的。”

那妖媚男子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打我?”说完乜斜了郁凉一眼,如画眉目似水幽怨,“听到没有,你的这位姑娘要打我呢。”

郁凉皱皱眉,冷淡道:“打你是应该的。”

我着实很雀跃,几乎想过去抱住郁凉了。多窝心,多熨帖。真是让我倍儿得意啊。

这才是我的亲郁凉哥啊!

“啊呀呀,听听,听听,这是教主会做的事么?”妖媚男子手掩朱唇,声音缱绻缠绵,似是情人间的娇嗔低语,然眼中分明有杀机一闪而过,“这女人已经对你这么重要了?似乎,留不得了啊。”

啊啊!正室夫人吃醋了,这是要对威胁地位者赶尽杀绝吗?那些戏本子里演的那些个勾心斗角戏码,没想到有一天也会发生在我身上啊。

我颇为神伤的喟叹着,关注的重点全在后半句上,并且很悲伤地再次肯定了我的猜测——他们果然是有奸情的!

“你若有生不如死的觉悟,你就尽管伤她性命试试。”

郁凉面无表情,淡淡道。他的声音并不高,语调并不激昂,甚至他连眼都未抬一下。然他的话却如同平地惊雷,我与那妖媚男子都怔住了。

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什么情愫,只觉五脏六腑都熨帖开来,眼前花容绿柳,碧草青天,入耳鸟啼婉转,流水淙淙,此情此景美不胜收,妙不可言的悸动。

郁凉,这是在保护我呢。

“你是来真的?”那妖媚男子敛了笑,肃容之下,竟媚气全无,一身绯衣映衬之下只觉杀气凌然,“倾城怎么办?你失忆了,竟也忘了她?”

我的心莫名一紧,这男子话中的“倾城”是谁?听话意,似乎郁凉跟她关系匪浅……

这种心揪起来的感觉真不好受,我不自觉的抓紧袖中的星月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按捺下内心深处突然滋生的茫然。

倾城?是郁凉失忆前倾心相恋的恋人,抑或根本就是……妻子?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只觉寒气直冒,一路蜿蜒缠入心脏,我太过得意忘形了,郁凉的以前,我竟丝毫没有考虑过。

郁凉没言语,只听那男子似步步紧逼道:“原本她的身子便是不好,自从你出事的消息传来,倾城她日日以泪洗面,医药不进,只说欲随了你去。这些日子来你美人在伴,想过她没有?”声音全然不似最初的妩媚妖娆,只觉阴森逼人,把一个美人儿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姿态展现的活灵活现。

我弱弱的举手插了一句:“若真想随了郁凉哥去,割腕啊悬梁啊什么的,有的是法子吧,这么多天了怎么还没死……”

一时间满巷寂静,那妖媚男子目瞪口呆的望过来。甚至郁凉也在瞧我,只不过我看着他望过来的眼神里似乎含了些微微的笑意。

着实是之前在珂兰山庄之时,云不凡教过我的人情世故。云娥柳醒后怎么劝都不肯喝药,云不凡便在她面前摔了药碗冷笑:“想寻死?方法多得是,这儿有的是利器跟绸缎,你想抹脖子还是想挂到梁上,方便又快捷的很,赶紧死去,别丢了我云家的脸——只一点,你这拒绝喝药是作给谁看?让一大家子人陪着你心焦,做作不?”

当时云娥柳愣怔了半天,还是含泪把侍女新端过来的药给喝了。

故今日面对拒绝喝药一心想随爱人离去的痴情女,我脱口而出。

我连连道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想诅咒她死的意思啊……”

啊啊,怎么又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我索性闭了嘴。

对面那妖媚男子脸色越来越黑,把一副绝美的容貌扭曲成这等模样也真难为他了。

“郁凉你睁开眼看看,这蛇蝎女子,空有一身皮囊,哪里比得过倾城!”那妖媚男子回过神来怒喝,美艳的脸上一片肃杀,“倾城心性纯真善良,岂容得这恶妇诅咒!”

话音未落,只听得利器破空声,什么东西直冲面门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