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郁凉哥,你果真是喜欢男人的?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76字
  • 2013-09-27 23:19:51

城门口有一队衙兵,拿着一张画像正在挨个的拦着进城的人一一核对,检查后方可放行。检查到我们时,那衙兵抬眼看了看我跟郁凉,在我面上略略一扫,待看向郁凉时,面露惊讶,似是惊奇郁凉作为一个爷们长得比娘们还俊。他又低头细细看了看画像上的人,不时抬起头与郁凉作着对比。

我凑过去也瞥了画像一眼。这一眼之下,十分惊讶,我本以为画在纸上被人通缉的肯定是穷凶极恶之徒,定是生得怎么粗犷怎么来。哪料画上之人竟生得一副妖孽般的妩媚长相,微微勾起的唇,欲语还休般,眼角微斜,似娇还嗔带着股难以诉说的风情。

画的如此传神,我猜画师一定对这画像上的人有私情。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画上之人是男的。

我忍不住道:“差大哥,我家表哥跟这画上之人明显生得不一样好吧?”

衙差:“谁知道是不是那人易容而成的?”

我:“……”

气质差这么多你倒是给我易容看看啊!我着实很难想象郁凉风情万种冲我微微笑的样子啊。

不过,唔,似乎也是蛮期待的啊……

我偷偷看了一眼郁凉,他正抿紧了双唇,盯着那副画像。我大吃一惊,莫非这画上之人魅力如此之大,郁凉他一见便心生仰慕?

我心生忐忑,问衙差:“差大哥,这画上人怎么了啊?”

衙差三十来岁,面相十分和善,并没有传说中公门之人的跋扈。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如今朝廷政权衰败,在武林中人面前公门之人向来跋扈不起来。他看我一眼,好心道:“小姑娘,别看这人生得美,却是极残忍暴虐,又生性好色。若是遇见此人,千万小心不要与其纠缠,立即上报官府才是。”

我脆生生应了,又看了一眼郁凉,他还是紧缩眉头,这样的神情极少出现,莫非这人就是郁凉的真命天子吗?

我心下忐忑的很,揣测着各种可能性。越想越沉重,越想越不安。

直到衙差确认郁凉跟画上之人毫无相似性之后,放行入城,郁凉仍是一言不发眉峰蹙起,似是在想些什么。我几番欲言又止,强自按捺,纠结的在郁凉身边乱晃荡。一会儿晃去左边,一会儿又晃去右边,晃的郁凉都有些受不了的按住我,冷冷的瞪我一眼:“又在玩什么?”

我心虚的左瞧右看。街道上店家林立,鳞次栉比,十分繁华。一家胭脂斋的老板娘穿着轻柔的纱衣露着雪白的半个胸脯正倚在柜台上慵懒的招呼客人,似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回望过来,娇笑着对我抛了个媚眼,风姿万千,把我给窘得满脸生晕。

我定了定神,连连把郁凉拉到一旁的小巷里。我攥着他青衫的一角,眼巴巴的瞅着他,小心翼翼的问:“你在想刚才画像上的那个人吗?”

郁凉“恩”了一声。

这简短的一声真是让我目眦欲裂肝胆俱裂痛心疾首痛彻心扉总之各种裂各种痛啊,我倒退一步颤悠悠的抖着嗓子,难以置信的望着他:“你你你,郁凉哥你果真是喜欢男人的?诚然我也不是很反对这样的禁忌之恋,但……”

郁凉脸色唰一下就变得如同墨一般漆黑,我感觉脚下的青石板都微微震了下。低头一看,郁凉右脚下的青石板已经被郁凉踩成了粉末……

我十分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不怕死就再说一遍。”郁凉非常冷静的威胁我。

我十分明智的果断摇头。

“那人,我似乎认识。”郁凉突然道。

我惊喜道:“你又想起来什么吗?”

郁凉似是努力遥想什么,皱着眉头面上逐渐露出几分痛苦之色,吓得我连忙扑上去一手抱着他的腰,一边伸手去揉郁凉的额角:“郁凉哥,别硬想,你余毒还未完全被化掉!”

这余毒一直在他的经脉里盘桓影响着他的记忆,若是想强行冲破去回忆起什么,便会变本加厉的荼毒。以郁凉向来淡薄的性子,连他也露出痛苦之色,可想这毒对他头部的冲击有多厉害。我心下着实紧张万分,出了一层冷汗。

有冰凉的东西覆在我轻轻揉他额角的手背上,是他的手。

郁凉的手骨节修长纤细却不瘦弱,他握住我的手,冰凉有力。他定定的望着我,眼眸中是我从来不曾见过的迷雾。

麻麻的触感似乎从手上一直传到心里,大团大团说不出的情感在心里晕染开来,我只觉得整个人似乎都要醉在郁凉的怀里。

“别担心。”他轻轻道,“我没事。”

不知为何,眼泪就涌上了眼睛,堆在眼眶里,似乎一眨眼就会落下来。

我从来不知道我竟是这样脆弱的一个人。自小在山上学艺,起初每天扎马步踩梅花桩,筋疲力尽浑身是伤,明明快要崩溃了,却也没流下一滴泪。后来,向李师兄表白被拒绝,纵然是十分伤心,仍是一滴泪也未流。

如今,只是郁凉轻轻的一句话,我便禁不住落泪。

我这是怎么了?

有个答案在心里堆积,我有些怕,却又有些期待;不敢去触碰那个答案,却又有些渴望那个答案。

郁凉渐渐握紧我的手,我正要开口,突听一把带着调笑意味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哎呀呀,爬个墙走个小巷,也能看到这么深情的场面啊。两位,要亲热还是去客栈比较好哦。”

我脸轰一下,感觉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下意识的推开郁凉,倒退几步。

我与郁凉都下意识的往声音处看去,日薄西山,暮色低垂,只能看到一个轮廓,正坐在墙头晃着二郎腿。

突然,那人“咦”了一声,声音里满满的难以置信与惊喜。他身形一闪,衣带飘飘下,整个人已然来到我与郁凉面前。

这么近的距离,仔细辨认之下,我也很难以置信跟惊喜啊!眼前这货不就是城门口差大哥拿着画像通缉的人吗?!长得那么妖孽俊美有特色,我想一眼认不出他来简直就是为难我的记忆力啊!

只见他激动的上前一步,抓住郁凉的胳膊就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里带着一股难以叙说的畅快。

“你果然没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