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保护你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47字
  • 2013-09-26 01:05:10

我忧伤的拾起地上断成两截的佩刀,蹲下戳戳躺在地上直哼哼的某山贼:“不是要打劫我们吗?”

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山贼。一刻钟前这群十分有胆量的好汉拦住我跟郁凉的马,牛气哄哄让郁凉交出财物跟女人,不然就给他好看,不要自作孽不可活。

然后几息的功夫,郁凉面无表情且身体力行的让他们懂得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说实话,我着实很佩服他们大无畏的打劫精神。

一路南来,大概是南方富庶远胜北方,来往行人油水较多,大大刺激了供需,山贼业蓬勃发展。他们不是第一个企图打劫我们的,大概也不是最后一个。

郁凉武功在逐渐恢复,我起初还有跟他争强好胜之心,然看过他几次出手之后,心是瓦拉瓦拉的凉。二师兄曾说过,我在一干众师兄妹里,不能说是最出挑的,但若放在江湖里,也是数一数二的绝世好手。师父在一旁听见了便插嘴叱道:“这话讲得着实太过傲气,要知江湖之大,怎可如此妄论大言不惭。”二师兄敛襟向师父行了一礼道:“师父教训的是,不知依师父之见,楚秋她能在江湖上处在个什么位置?”

师父沉吟片刻,缓缓道:“依我看,也就前几之位吧。”

现在想来感情师父跟师兄都是哄着我玩的啊!

不说别的,单是眼前这位微燕宫宫主,我便拍马也不及。

念及此,我把断刀一扔,起身瞧着郁凉惆怅道:“郁凉哥,这毒慢慢散去,你武功也越来越厉害了。这样下去,就用不着我保护你了。”

郁凉没说话,只是抬眼望着我。

我只想撅嘴,却不想他突然道:“往后,自然是我保护你。”

萧萧落木,无边古道,地上一堆东倒西歪发出微弱呻吟的山贼,偶有飞鸟从林中飞起又飞落,这些跟那些戏本子里所言的花前月下抑或人约黄昏后抑或月上柳梢头那些个旖旎浪漫丝毫不沾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似是眼前如繁花盛景,美不可言,满心的欢喜?

我不懂,师父没教过我这些,师兄也没告诉过我这些。我似有满腹想跟郁凉说的话,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能眼巴巴的瞅着他。他亦不语,长望着我。

两人互望了半天,我只结结巴巴憋出来一句话:

“郁、郁凉哥,咱们,要不走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对面的这俊美小伙一下子杀气四溢啊……

唔,话说郁凉这是怎么了,从昨天开始就有些莫名其妙啊。

昨日里他隔空弹了块小石子把吕悠然坐骑的前腿打折了,虽然吕悠然作为我的头号狂热爱慕者一直在表示这属于他咎由自取,差点伤了我才是罪大恶极罪不容诛之类云云,但是郁凉显然对他极其不耐烦。而稍后我应下我的头号狂热爱慕者吕悠然少侠的邀请,准备去扬州游玩以后,郁凉就一直以非常漠视的态度赤裸裸表现出对我跟吕悠然少侠的十分不待见。

若不是后面吕少侠因为突然接到师门命令需要快马赶回,先走一步,我估摸直到现在郁凉未必肯屈尊纡贵的理我。

我暗自思忖良久,只得出一个理由,大概可能是郁凉比较内向,不喜欢与他人同行,所以才如此怪异。

——

去往扬州的一路上与山贼斗勇斗智,郁凉负责斗勇部分。不过基本上还未等我负责的智力部分登场,他已经靠武力完全放倒了山贼且完美的解决了问题。

果然,强硬的武力才是王道啊!

路上还顺便从山贼窝里救出了个十几岁的漂亮姑娘,那姑娘倒十分有眼色,抱着郁凉的大腿声俱泪下的哭诉了自己心比天高命如纸薄的悲惨遭遇,然后阐述她是一位十分懂得知恩图报懂礼识礼的好姑娘,最后强烈表示愿意一辈子为奴为婢报答恩公的恩情,不然她就毫无活路,只能死给恩公看了。

我在一旁冷眼瞧着,虽说为女侠者当扬善除恶,但师父没教导我为女侠者可因为慈悲为怀就姑息养奸。我说这位姑娘,好歹我也算你的恩人二号,既然你如此识礼,非要报恩,你为奴为婢报答你的郁凉恩公,那你拿啥来报答你的楚秋恩公啊?而且无论为奴抑或为婢,拿着别人救命的恩情反而去要挟对方,这是打算为奴为婢报恩的姿态吗?啊,姑娘?

还没等我毒舌一把,郁凉已经直接一脚踢开了那姑娘,青衣纤尘不染,绝世容颜丝毫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声调平平,带了一股略阴冷的味道:“那你就死给我看吧。”

那姑娘伏地吐血。

我:“……”

嘛,虽然作为女侠,我此时应该帮扶弱小,但上苍原谅我把,我此刻着实爽快的很,装作没看到地上娇泣的弱小。我提着星月绫,颠颠的跑到郁凉身边,十分小意的挎上郁凉的胳膊,很是温柔的朝他嫣然一笑:“郁凉哥,咱们走起~”

郁凉以看傻子的表情看了我一眼。

我故作娇羞的用星月绫掩面:“哎呀,郁凉哥,你讨厌死啦~”

郁凉:“……”

最后还是没有带那个要寻死的姑娘上路,着实是在我跟郁凉都冷眼旁观之下,无人拦着她,她的以头撞树一心寻死戏码难以续演,只得悻悻的擦干了泪作罢。

待几日后行至扬州城时,正是黄昏日暮。这座二师兄向来赞不绝口的古城,就算吕悠然不邀请,我也是迟早要来的。不为其它,只因扬州城里盘踞着一位江湖十大美人。

这位美人便是天香阁的袅袅姑娘,传说不仅生得像怒放的红蔷薇,美得热热烈烈,一手古琴更是弹得举世无双。听说有一首歌谣是这般形容袅袅姑娘的:素手拨七弦,颜貌赛黄金。不识姑娘面,勿道扬州来。

这歌谣当然不是说袅袅姑娘脸长得跟金子似得,是说若想点袅袅姑娘作陪面对面接触美人儿,没有足量黄金,连想都不要想。而倘若你连袅袅姑娘都没有见过,那你不要说你是从扬州来。扬州的人民百姓表示丢不起这个脸。

我表示,我十分好奇袅袅姑娘生得何等国色天香,并为此准备好了大把的银票。虽说吕悠然一直强调他要略尽地主之谊,但是没道理地主还要尽客人去逛青楼之谊的。

恩,这点我还是很通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