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郁凉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555字
  • 2013-09-21 23:21:15

在我目瞪口呆中,之前被云修楠又踢又踩各种蹂躏的章家少谢麻利利的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拍着身上的土,边抱怨道:“强烈要求加薪,云修楠那混球踢的我好痛啊我说老大……”

余音消匿在云不凡的含笑注目中,章少谢十分自觉道:“……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我十分愿意作出牺牲。”

……

“你也没喝酒啊?”我问。

章少谢抛个我一个极其得瑟的眼神:“那是,不然怎么能打入敌人腹部,套出敌人的作案动机呢?唔,虽然这作案动机有些变态。”一边说着,章少谢东摸摸西碰碰,一大堆倒地的江湖人士被他毫不客气的翻来覆去。

最后他得出结论:这一坨坨人,若是遇到寻常庸医是必死无疑,但他们上辈子烧了高香,遇到他这个江湖中使毒的第一高手,因此有了一条活路。

……我感觉江湖今年的最佳演作奖,必有章小哥的一席之地啊!

云修楠被小师妹绑成了个粽子,据说云不凡是打算请常年闭关的大哥出关再行发落。说起来云修楠他爹云不凡他大哥也着实是武林中一朵奇葩的存在,无比热衷于生炉炼丹修仙问道。据八卦传播工具小师妹应蓉蓉说,前几日云修楠他爹云不凡他大哥得了一笺丹药的配方,欣喜异常,连自己亲闺女的招亲宴都不参加了,全权交给云修楠,颠颠儿的自己闭关炼丹去了。

我不欲参与云家的善后工作,一是着实对云家人有些犯怵,二是着实很担心阿青的安危。

云不凡拨弄着手上的一把扇子,又恢复成了平常人一般,丝毫凌厉的气势也无,唯有那双眸子,在紧紧盯着你时,才能窥其半分潋滟。

他漫不经心道:“你知道跟你一起的那男子是什么来头吗?”

我吞吞吐吐道:“大概能猜到一些……”

他极温和的朝我笑笑,眼里却半分笑意也无,反而有些淡淡的讥讽:“哦?你倒也厉害。我可是费了好大劲,才隐约查出他的身份。”

我不想在阿青身份问题上跟他多说,也懒得理会他语气中的嘲讽,朝他行了个礼,道:“二庄主你忙着,我去找下我们家阿青。”

“哦,如果你说的是跟你在一起的那男子的话,”云不凡镇定自若道,“在我房里昏迷着。”

……

场上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都用震惊中含着点暧昧、暧昧中含着点八卦的诡异眼神瞧向云不凡。

我大怒:“你对阿青做了什么?你这禽兽,阿青纵然长得祸水了些,引人犯罪了些,你也不能如此色胆包天啊!”

阿青乃堂堂微燕宫宫主啊,哪能受得这般屈辱!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云不凡望向我的眼神里好像充满了杀气……

章少谢在一旁插嘴:“这位姑娘,你着实误会我们老大了。主要是你那位相好着实有某些嫌疑,我就顺手把他迷晕打包送去老大房里了……姑娘,你这般杀气腾腾的凑过来作甚……”

我道:“杀了你哦!”

“不过现在可以证明他是清白的了,他没有作案时间。”章少谢摊摊手,“珂兰山庄内奸以及微燕宫细作都抓住了,就是不知那放烟雾弹的贼人是谁,那烟雾弹真真臭死了。”

我扶着腰目视远方,作深沉状。诚然一名侠女不该说谎,但是我没有说话……只是隐瞒了事实……

话说高林是微燕宫派来的细作,听云不凡的语气,似乎是冲着碧云珠来的,莫不是微燕宫已知他们宫主中了毒急需碧云珠?

那也不对啊,怎么至今都没见微燕宫派出人来找寻他们宫主,任由他们宫主那么一个大美人儿流落在外,就不担心吗!

我只觉微燕宫行事万分诡异,加上高林这般以爱情为饵不择手段的做派,我徒然对微燕宫生成一丢丢的恶感。

这便是武林中声名极佳的正道典范微燕宫么……

这便是阿青的门派么……

唉。总觉得有些些惆怅啊。跟我想的很是不一样……

阿青醒来的时候已是又一天的日暮,昏黄的阳光透过窗柩影影绰绰投影在地上。纱橱后,我拨弄着金瑞兽香炉里熏水香,袅袅的清香带着水润般的气息在空气中延绵散去。他起身时的细微动静被我听到,我回头看向阿青,只见他坐在床上微皱着眉,纤长的手指揉着额头。

我连忙端了碗水过去,坐在他床边,递给他,“你先喝口水润下嗓子。”

他抬眼看了我一眼,我便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阿青……他眼神里那种仿佛刻印在灵魂深处的淡漠,褪去表象,抽丝剥茧般赤裸裸的显露在我面前。

碧云珠为药引,十碗水熬成一碗。阿青昏迷的时候我一勺一勺喂下,期盼他醒来时便可稍许记起什么,恢复以往几成武功,却从未想到这般。

“阿青……”我有些呐不能言。

“我不叫阿青。”阿青淡淡道。

我怔怔的看着他,有些欣喜从心底漫上:“你想起来了吗?”

“只能想起名字。”阿青声音没有丝毫温度与起伏,“喊我名字,郁凉。”

我怔了下,没听说微燕宫宫主叫郁凉啊,当然也没听说过微燕宫宫主不叫郁凉……微燕宫宫主行走江湖之时,从来没有对外讲过名字。

微燕宫宫主,便已是一种象征!

因忘尘与避世两种毒缠身阿青已久,毒性有些深入骨髓,纵使碧云珠世间无二的良药,也无法立刻拔除阿青身上的这两种毒,只能潜在体内一点一点慢慢消磨忘尘与避世的药性。

只是为何心底有着一丝丝的失落缭绕挥散不去呢?

是因为,阿青,这两个字以后都不会属于我了么?

我深刻的自我反省,这是独占欲控制欲太强了。作为一名追求武功高强与道德品质优良兼而并重的侠女,这显然是不对的。

阿青……不,现在是郁凉了,他在逐渐找回自我与武功,这不是我期盼已久的事情么,我该为他感到高兴才是。

于是我努力抛去心头那莫名其妙的失落,对阿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郁凉哥,那你武功恢复的怎么样了?”

郁凉没说什么,瞥我一眼,随手把喝完水的碗一丢,那素胚青瓷花纹的药碗竟稳稳当当的落在五尺开外的桌面上,没有丝毫的晃动,镇若磐石。

我震惊了。这手功夫看上去并不难,但其实要如此精准的控制气劲并以内力托送,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羞愧的说,若我来做,恐怕全力以赴也不会比他做的更好,而余毒未清的他只是随手一掷。

我双目放光极其热烈的看着他,微燕宫宫主的威名在江湖流传了那么多年,果然不是盖的,不愧是武林翘首,这手功夫靓的啊。以微窥全,相信若他恢复全盛时期的武功,恐怕我在他面前是不够看的。

郁凉面无表情的瞧着我。

我还是很开心。虽然他用药之后比之前清冷了许多,但他的武功恢复了些,总算在安全上又多了一份保障,以后想必也无需太过担忧。郁凉现在记忆尚未完全恢复,我肯定还是要强行带着他一起上路的。只要我们不像云修楠那般自寻死路,与整个江湖正道对着干,日后行走江湖我想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即便是那些杀手们再组队过来,我与郁凉两人联手,再加上郁凉那出神入化的阵法之术,也丝毫不惧了。

话说回来,直至现在,我担忧已久的杀手都没有找上门来。着实有些奇怪。

不过,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向下一个目的地进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