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爱过我么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42字
  • 2013-09-20 12:49:27

鉴于他们云家男人爱踢人踩人的劣习,我猜他肯定是直接给云修楠一脚。

果不其然,云不凡直接一脚踢过去,倒地的云修楠闷哼一声生生受了。

“若不是大哥就你一个儿子,我直接把你砍了。“云不凡嫌恶的皱皱眉,“解药呢?”

“哈哈,咳……没有解药。他们,咳咳……都得死!”云修楠嘴角流着血,不停咳着,看来内伤不轻,纵然倒在地上,白衣染上了不少尘埃污渍,仍是一派大家公子气概,笑的癫狂又有些不顾一切的意味,“阿年会很开心的。咳咳,只要阿年开心,我也就足矣……咳……”

这下不仅云不凡想清理门户了,我这旁观者都想一脚踢过去。

这么多人,这么多鲜活的命,就为了博一女子一笑,你还足矣?你为人子,为人兄,为一庄少庄主,担负着不仅仅是你一人的责任,你便这般全然不弃?只为了满足你心中想去疼爱一个女子的疯狂?

说白了,就是极其自私!

云不凡紧缩眉头突然朝我发问:“你那小白丸子还有么?”

我大怒,你丫以为这是世面上批发的那种一两银子一颗包治百病的假药吗!十全大补丸还是金刚大力丸?

我磨着牙,阴森森道:“那是回气丸,听过木有,世界上就剩下两颗的小白丸子,一颗救了阿青,一颗,刚才救了你亲侄女。”

当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虽然有些肉痛,但是并不后悔把这颗留给阿青的回气丸救了云娥柳。

云不凡一怔,显然是听过回气丸的大名。他似乎犹豫了片刻,从怀里掏出个锦囊,似是有些肉痛般扔给了我道:“这东西你应该有用,你拿回气丸救了柳儿,这便给你了。”

我有些奇怪的打开锦囊,里面是一颗毫不起眼的小珠子,材质却是似玉非玉,似翡翠而非翡翠。珠子中间隐约可见一朵祥云流转,在锦囊中发着极淡极淡的荧光。

碧云珠!!!

我手有些颤抖,不敢相信云修楠口中丢失多日的碧云珠此刻现在就在我手里。但怎么会在云不凡手中?

“我得到线报,微燕宫有人潜伏进来想偷取这碧云珠。”云不凡不在意的挥挥手,“当然还是我亲自保管比较妥当。”他想起什么似的冷笑一声,“也幸亏我谁都没告诉,不然那畜生肯定会问我寻去碧云珠去换取什么利益。”

只要现在碧云珠在我手里,我就十分开心了。只是阿青……阿青在哪啊。

“云二庄主,很是感谢你。”我珍而重之的把锦囊小心收到怀里,欣喜道,“只要你以后别对我小师妹再那么禽兽,我就不在心里骂你人渣了。”

云不凡似乎额角跳了跳。

此时大概回气丸的药效发作,云娥柳的脸色好了很多。她细细的牙咬着下嘴唇,扶着桌子自己站了起来,脸色虽还有些虚弱,然看样子却是比之前红润了些,也多了些生机。

我上前给她拔了下脉,脉象沉稳不少,已无大碍。之前以为她受高林的那一掌受伤很重,现在看来,那一掌并不重,只是牵引了潜在云娥柳体内的毒,所以看上去很是严重。

云娥柳凄凄朝我一笑:“楚秋,我有些话想对高林讲。”

高林跟云修楠已经被应蓉蓉不知哪里找来的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还在胸前打了个蝴蝶结。大概应蓉蓉心中着实对云修楠有气,她特特多捆了几圈,我方才瞥了一眼,似乎还下了狠手,用力扭了云修楠几下,也是云修楠硬气,丝毫也未吭。

我还没出声,云不凡有些恼道:“跟那种狼心狗肺之人有何好讲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私底下有来往么?是我看他对你心诚,且放你们一马。没想到他竟然就是微燕宫派进来的卧底,着实走了眼。”说着又有些来气,便又想去踢那高林。

啊,不仅云不凡走了眼,大家一起都走了眼。

我们一起来走眼……

云娥柳痴痴的看着高林,蹲下身,纤纤小手抚上高林的脸,高林浑身一僵,神色晦明难辨的看着云娥柳。

“高郎,”少女如同昔日热恋时那般娇柔的对高林情意款款道,“你当真,没有爱过我么?”

少女柔荑慢慢抚过男子的脸,声调轻柔美妙,面上神情却是难以言明的悲怆。

我莫名的感到悲伤。

“自然没有。”高林生硬道,“而且自从上次,宫里的使者给我传递书信被你看到时,我就想杀你了。”

“上次那丫鬟给你的不是情书?真好,高郎……”

好吧,我觉得,云娥柳关注的重点有些怪……

“不是。”高林的表情在一刹那有些僵硬。

一把小刀突兀的插在了高林的腹部,丝丝鲜血渗出,诡异的现着莹莹的绿色,他有些惊诧的看着握着匕首的云娥柳。

云娥柳含泪凄然的笑:“高郎,你不该负我。我说过,你若负我,我便亲手杀了你。这毒极好,让你走的不会有痛苦。”

高林表情逐渐归于平静,大概是毒发上脑,他努力张开嘴,嘴唇一张一阖,声音极其微弱:“死在你手上……也好。”

高林闭上了眼,面容平静,仿佛睡着了一般。

云娥柳怔怔的看着高林的尸体,突然伏在高林尸身上痛哭起来。

我被惊的措手不及,只觉得生生的骇然。

我有些不懂,爱情,是这般可怕?纵然被背叛,仍可以这般一刀刺死曾经倾心爱过的人么?

此时我尚不懂,曾经爱的越深,便会恨的越深。待我明白之时,已是泪涟满襟。

云不凡一掌劈在云娥柳的后颈,云娥柳软软的倒了下来,他黑着脸把云娥柳抱到一旁,有些头痛道:“净给我添麻烦,小丫头片子。”

我喃喃道:“你们云家的人都好危险……”

连娇弱似玉兰的云娥柳都能亲手杀掉昔日爱过的男人,如此果决,手起刀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不愧是百年武林世家培养出来的杀伐果断。

他们这一家是遗传性扭曲么……我现在觉得他们云家就立了块上书“此家凶猛,生者勿近”的牌子挂胸前啊。

云不凡瞪我一眼,上挑的眼颇有些气势,很是没好气道:“现在先想想这一大堆人怎么办吧!”他转头对着某一处道,“少谢,别装死偷懒了,快给我起来看看这毒还能不能解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