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惊变(中)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16字
  • 2013-09-19 10:49:39

我握紧了星月绫,紧到几乎要勒进手心。若他有半分异动,我当立即出手。之前觉得他武功不如我,但我之前还觉得他是白衣翩翩公子呢,结果嘞?

知人知面不知心,白衣切开都是黑!

这次我不知该如何衡量他与我之间实力的差距,但我知道若是眼睁睁看着这么些人死在我面前而不出手,我终其一生都会活在羞愧与自责当中。

我没有喝酒,只是吃了些糕点,并没有中毒。唯一一杯酒还被我斟满倒在了云不凡身上。看这一地躺的躺,挣扎的挣扎,大概几乎所有的人都中了毒。

真真大手笔。

魔教这是想干什么??

场内有位挣扎的仁兄替我问出了这个问题,他似乎支撑的很是勉强,满头的汗,用尽全身问道:“你到底想做些什么!背叛整个武林,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问完之后,似用光了全身力气般软绵绵无力垂倒,竟已是无法抵抗毒性,晕了过去。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堂堂珂兰山庄少庄主,未来的一门之主,为何会这般铤而走险。他知道么,他这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从此不再是人人羡慕的侠士,不再是江湖上盛名的翩翩白衣少庄主,甚至连他所在的珂兰山庄都会被整个武林群起而攻之,他将成为一名非常合格的武林公敌。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这样不顾一切全然豁出去?

“有什么好处?”云修楠重复了次,继而似是陷入了美好的回忆里,脸上露着憧憬怀念的光彩,嘴角的笑无比温柔,如同想起了他心底最美好的事物。“只要能使她高兴,好处又算得了什么?背叛整个武林又算得了什么?”他脸色突得一肃,向来温和的脸上变得有些狰狞,他把那已然问他话的人顺脚踢到一边,近二百十来斤的大汉就那样被轻轻松松的踢出了一丈有余。

我不自觉打了个哆嗦,我寻思了下自己这小身板跟那大汉之间的体重差距,如果这脚踢在我身上,我估计我能飞出一道非常绚烂的几丈长的轨迹,然后吐出一口老血。

“你们让她伤心了,你们全都得死!”云修楠低沉的说,哪里还有那往日里温文尔雅翩翩佳公子的半分影子?

让我们再一起来说一次,白衣切开都是黑啊!

“你们说,我杀了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她会不会就开心些了?”云修楠以一种精神异常于常人的状态喃喃低语。

她?

我自然不会傻到认为这个“她”指的是我们家小师妹应蓉蓉。应蓉蓉这小姑娘虽然有时候脱线了些骄纵了些,但她跟这些正道人士也没有这等深仇大恨啊。而且,小师妹也没这么变态的魅力让一个男人为她癫狂成这样啊。

到底得多风华绝代倾国倾城的姑娘才能使一个男人为搏她开心,不惜放弃现在显赫的身份地位,甚至不惜放弃整个家族的名誉,与全武林为敌啊!还得再加一句,这姑娘知道云修楠为她做的这一切么,是在她授意下做的么,那这姑娘不要太霸气了好伐?到底得有多扭曲的心才能做到这一步?

作为一名立志成为道德高尚志趣高雅的女侠的在下来说,变态们的世界我不懂……当然,也不想懂。

所以说,红颜祸水,倾国倾城。武林自古相传,一名绝世美女的杀伤力超过一支装备精良的作战大队,此话并非是凭空虚构,看来还是有几分事实依据的。

比如说现在,朝廷的一支作战大队根本不可能奈这些豪杰们如何,而那美女只是一个态度,便让她的狂热爱慕者为她做到这一步,毒倒一片有着光明美好前途的侠士们,不惜与整个武林公开为敌。若这些侠士今天都死在这儿,可以看的出来,武林将会陷入一个非常混乱的时代,这笔账大概都会算在珂兰山庄与魔教头上,那些侠士的亲人师友门派,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席卷整个武林。

作为一个长相清秀属安全可靠范围内的姑娘,我突然感觉还是很欣慰。

我往趴倒在桌子上的小师妹那看去,她几不可见的颤了颤。

我悬着的心放下了半颗。现在就剩下不知下落的阿青了,不知他现在是否安全。他失忆又武功尽失,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自保!

“哥哥!”突听一声娇柔的悲呼,我下意识往声音来源处看去,却见得一男子正挟持着云娥柳缓步而来,云娥柳面露绝望之色,步履蹒跚,几乎是被那高大男子拖带着走过来。

那男子看上去有些面熟,我屏息回想,却几乎一瞬间身体发冷僵硬。

那憨厚的面容,我确是见过的,只是那时,他正将女子抱在怀里轻柔细语的说着情话。

如今,这双目露出丝丝凶光的男子,可还是云娥柳倾心相恋的高林?!

“云修楠,我知道你是林昭天的人,把碧云珠交出来。”高林冷冷道,一只大手扼住云娥柳的咽喉,“不然我就杀了你妹妹!”

云娥柳的脸有些发青,她的眼中流露出绝望悲伤之色。少女有些痛苦的闭上了双眼,却紧紧咬住了双唇不发一言。

云修楠面色不定,半响才道:“碧云珠丢失很多天了!”

“丢失?你当我是傻子?那碧云珠保存在你们云家密室之中,外人怎么可能进去!”高林冷笑道,手上施了几分力,在云娥柳细嫩的脖颈上留下一圈痕迹,云娥柳的脸色煞白,呼吸似是很困难。高林冷哼一声,复又松开了手,阴冷道,“你是不在乎你妹妹的死活吧?识相的就赶紧把碧云珠交出来!”

云修楠皱眉:“你是微燕宫的人?”

高林傲然道:“那又如何?”

“你们微燕宫,正是让她痛苦的罪魁祸首之一!”云修楠表情变得狰狞,白衣衣角顺风微动,长剑已然出鞘,直直的刺向高林:“那你就死吧!”

高林似是料想不到云修楠会对云娥柳不管不顾的对他出手,情急之下一掌拍开云娥柳,云娥柳跌在一旁,肩头微微耸动了下,似是受了些伤。但此刻曾对她轻怜密爱的高林,已经全然不管她,拔刀与云修楠对打起来。

一时间,在灯火阑珊中,月影不见,刀光剑影分外晃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