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惊变(上)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38字
  • 2013-09-18 14:10:02

我微微侧了身,云不凡的剑尖擦身而过,胸前划破了好大一个口子。

我大怒,你砍断我的剑就罢了,衣服怎么也给我划破了!专门跟我的基础设施过不去啊这是什么个情况!

足下弱水步法连连施展开,躲开云不凡接二连三的攻击。这套步法进可攻退可守,行摆之间身姿绰约风流,即便是逃命也从容飘逸似凌波仙子,这不是我们清岭山清香山最强的步法,但是我跟应蓉蓉很坚决的都选了这套步法,且练的无比纯熟。

上次与云不凡交手,他并未带武器,这次用了剑,攻势更见犀利,招招往要害攻。因怕烟雾效果散去,不能久战,我咬咬牙,又扔了个灯芯特制的臭鸡蛋口味烟雾弹,趁着他下意识捂鼻的时候,施展开轻功直接逃跑了。

溜到房间,我急匆匆的把衣服换回女装,把发髻整理了下,幸亏我平日里挽得便是极其简单的发髻,稍作梳理,便与往日无异。

我细细的观察了一番装扮,无甚问题,便深呼吸一口出了门。

首先去阿青房里敲了敲门,像往常一样无人应。我等了会儿,门也没开,看来阿青是真的不在房内。我有些紧张,今天这么混乱,那些杀手不会也瞅准了这个时机过来刺杀阿青吧?

这么一想,心便提到了嗓子眼,我一把推门,房内果然没人。

阿青?阿青!!明明方才,方才还在门廊处看到他。

我有些心焦,阿青喜静,不常出门,今日这么乱糟糟的,他会去哪儿?

我把星月绫缠到臂上,一路寻过去,待到走廊拐角处,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好像……有些过于安静了,没了前庭那群人的喧闹声,这有些不正常。方才我扔烟雾弹之时,还各种叫骂声咳嗽声纷起,乱糟糟的好似炸开了锅,现在反而静悄悄的着实诡异。

我心下生疑,悄悄摸过去,故技重施溜到之前躲过的大树上,方屏息藏好,往下方一看,整个人都骇住了。

之前生龙活虎的一干英雄豪杰们,现在基本都趴在桌上,或东倒西歪,不知是死是活。

难道是臭鸡蛋口味的烟雾弹太过神勇把他们都放倒了吗?

不会吧?我记得我拿的是除了臭了点,对人体无甚副作用的那种啊?难道跟小师兄研发的大规模杀伤性烟雾弹给混了么……

场内偶有几个摇摇晃晃挣扎着的,意识看来也是有些模糊了。他们都苦大仇深的看着场内唯一站着的一个人——

云修楠。

夜来风急,灯火阑珊,光影稀疏。庭院中那白衣少庄主端然长立,长发墨黑,几乎跟夜幕同一种颜色,彼此相融不分彼此。他仿佛从黑夜里走出来的人一般,笑容依然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微笑,但不知道是不是夜露风寒,我生生打了个寒战,只觉十分阴冷。

突得发现应蓉蓉跟云不凡都不知生死的趴在桌子上,两个人相隔还非常近,我又惊又怒,惊的是不知小师妹生死,怒的是云不凡这个重口味的人渣,莫不是刚才趁着那烟雾,又想染指我小师妹?实在是太禽兽了!

“云修楠,你,是你这混蛋东西下的毒?!”有个少年看上去略有些眼熟,他用剑支撑着摇晃的身体,勉力使自己站着,声音极为虚弱怒骂道。

我想起来了,他是之前在宴席上,跟云不凡眉来眼去的那个崆峒派掌门独生子章少谢。

“章少谢,平日里你不是一直自诩用毒第一么?”云修楠微微笑着,修长食指抬起章少谢莹白如玉的下巴,语气带了点微微的亲密跟促狭,仿佛好朋友在聊天一般,“那你倒说说看,这是什么毒啊?”

“呸!”章少谢脸色益发苍白,他似乎是想举剑刺云修楠,却被云修楠轻而易举躲过,整个人跌在地上,好不狼狈。他愤愤的抬起头,对着云修楠冷笑:“亏你也是武林正派出身,竟和魔教勾结!这毒是魔教的醉墨散是也不是?”

“正派?呵呵。”云修楠似乎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他抿起微薄的唇,十分优雅的一脚踩到章少谢腰上,“正派如何,魔教又如何?只要能使我得到我想要的,即便是成魔又如何?”

他碾了碾脚,看到脚下的章少谢露出痛苦的表情,满意的笑了起来:“说起来你也算不错了,竟然能得知这毒是醉墨散。”

“无色无味,即便是银针也验不出毒性,混在酒里服用后,若有新墨气味牵引,一柱香之后便会毒发……”章少谢低声道,似乎被碾的有些痛苦,眉头紧紧皱起,“毒发后浑身无力,武功尽失!你这般大费周章的搞这个招亲宴,就是为了对群雄下手?”

我大惊,醉墨散的名头我也听过,这是很久之前就失传的一种隐秘的毒。传说研制者的青梅竹马被当朝权贵抢去做妾,那权贵书香世家,号称满门清贵,背地里却行这不义龌龊之事。被抢去做妾的青梅竹马不堪受辱,悬梁而死,尸骨被丢至乱坟岗任由野狗分食。研制者去击鼓状告权贵,反而被反咬一口,以诬蔑罪杖责五十丢出衙门。此后研制者对假仁假义的文人恨之入骨,入苗疆,学五毒,忍世人之不能忍,卧薪尝胆十载研发出了这种以文人自傲的墨香为牵引的绝世之毒,任何验毒手段都无法验出,其隐蔽性世所不能及。但研制者携此毒与那权贵同归于尽之后,此毒便消弭于世,只留下传说在世间流传。

二师兄跟我说起此节时,每每击节感慨,若此人生于现世,如此有情有义之人,只需一句话,他便肯替他去将那狗官碎尸万段。

白衣少庄主脚移到章少谢的头上,狠狠踩下去,脸上笑的却有如春风和煦:“知道的很清楚嘛。但下毒这回事,毒药如何还是其次,下的让人意想不到才更重要。一会儿你们马上就要死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往日里号称是江湖俊杰的人死的会不会跟普通人不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