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下山就开门红了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1690字
  • 2013-09-22 15:55:47

我认为,下山这个举动充分证明了我很有高瞻远瞩,简直可谓是英明中的英明,神武里的神武。

当然,作为一名矜持且行止端正的侠女,我不能对自身的优秀品质表现出轻浮的洋洋自得。略略弯了弯嘴角便含蓄的表达了我的欣喜之情——

方下山向西行了两个时辰,便遇上了“美女”!

诚然,鉴于美人儿周围的热情围观群众,我还未能得见美人的真颜,努力踮起脚尖望向人群中的聚焦点,也不过是看到几名虎背熊腰,似乎正在推搡一个身形削弱的人影。

耳里也听得几声带有调笑意味的叫喊。

“美人儿!跟赵爷回去,吃香的喝辣的!保准你享不劲的福啊!”

“赵爷会好好疼爱你的呦!”

“哎呦,这脸蛋俊得,真让人舍不得啊,哈哈哈哈,来给爷笑一个看看!”

唔,似乎是惯见的恶霸当街欺凌良家妇女的戏码?这类戏码里,被欺凌的对象一般都要美于常人才能激发恶霸们的欺凌欲吧?

师父说过,行走江湖之时,遇到倚强凌弱之事,作为一名光风霁月的侠士,首先要做的是衡量作恶一方与己身的实力差距。

若是恶方实力弱于己身,方可去行使行侠仗义之事。

若是比自己强,还贸然上前强行为弱者出头,那这样的行为不叫行侠仗义,这叫自寻死路。

师父教导完,又加了一句,自寻死路可以,在黄泉路上,千万莫提为师的名讳,为师老脸何在,如何见得地下各位宗长前辈!

私以为,师父的老脸,在他醉酒后闯入山脚下邓寡妇的后院,被邓寡妇挥舞着鸡毛掸子赶出来时,已然不在了。

当然,这话我是不会讲出来的。不然,未等我行走江湖时自寻死路,立即会被老脸何在的师父送去死路。

如今遇上这市井之中的欺凌弱女,貌似还是欺凌一位我本次下山入江湖重点观察对象族群之一的美女,我焉能坐视不理!

我掂了掂袖间的星月绫,用一息的时间分析了虎背熊腰们与我实力的差距,得出的结论是除开身高体重这些无法更改的不可抗拒性的外在因素,大抵是没有胜过我的。

心思即下,我抬手,袖间的星月绫借着内里倏直向前,稳稳的缠住酒楼门牌上探出的旗杆,身形一起一落,稳稳的落在人群正中间,星月绫散缠回臂间。

四周响起各式各样各种节奏的抽气声,我顾不得分析其中的乐律及其他,运气内力将缠住美人儿的几个虎背熊腰大汉震荡的后退几步,眼明手快的一把扶过他们推搡的美人儿。

美人儿娇弱不堪,倒伏在我肩上。

唔,有些意料之外的沉。看不出美人儿身形这般瘦削竟还有这等重量,真真人不可貌相。

唔,好像美人儿比我高了不少啊……我抬手安慰性的拍了拍美人儿的胳膊,美人儿抬起头,茫茫然然的与我对了个正脸。

绝色!

我在心里叫了一声好,果然是漂亮!恶霸们眼光真真不错,果然不愧是潜伏在民间的最佳鉴美团体啊,正是应了那句古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细长的眉,犹如九天之上云朦胧雾朦胧间的一轮新月,增半分则浓,减半厘则淡;清清淡淡的双眸,大概是受了惊吓,此刻很是无神,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净澈风情,如初夏的夜风隔着半池荷塘掠起丝丝的凉,只让人顿觉通体舒泰,整个人要陷进去般。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好看的眸子,这大概才是李师兄要聘娶的世间绝色罢。我有些挫败的摇了摇头。

眼神不经意扫过什么,我整个人一下子僵住了。唔,刚才,看到的,那是什么!!!

我费力的双手撑起美人儿,美人儿无知又茫然的望向我。

我哆哆嗦嗦颤颤巍巍的看向美人儿的喉间,果然方才不是我眼花,白嫩嫩的大概是推搡时沾上了些许尘土的颈间,那处凸起,不是喉结又是什么!

啊啊啊啊!男、男的!!我如遭雷击。

说起来看喉结辨男女的法子还是灯芯教我的。有段时间江湖上不知吹起了什么邪风,各路侠女女侠以及闺秀们流行女扮男装闯荡江湖,搞得江湖一时雌雄莫辨男女难分,滋生了许多苦命的鸳鸳和鸯鸯。许多女扮男装的美貌少女互相看对了眼,互诉衷肠之时才发现彼此都是女娇娥;更有不少美貌少年互相看对了眼,皆以为这么可爱/美丽不可能是男孩子,以为对方是女扮男装,互诉衷肠之时才发现彼此都是男儿身……

所以那段混乱的时期江湖上成片成片含情脉脉你侬我侬的少年与少年,让许多不明就里的武林前辈痛心疾首的很,大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故灯芯小师兄为避免我“坠入黑暗又禁忌的堕落深渊”(灯芯语),特特教了我此法以防不测。

今日见这美人儿身着男装,还未在意,道是又一位女扮男装的闺秀,哪想竟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啊!!男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