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便宜没好货啊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198字
  • 2013-09-16 21:57:53

我十分镇定从容不迫且不动声色退了一步离吕悠然更远一些,端端正正彬彬有礼的对少年福了个礼:“少侠,虽然你眼光确实独到且非常好,楚秋很是感动,觉得少侠着实是个好人。但楚秋心有所属,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没想到有一天,曾被发好人卡的我也给别人发了好人卡。

莫非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知道今日我会给一个好儿郎发好人卡,所以在我向李师兄告白的时候提前让我也感受了一把好人卡?

果真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啊……

吕悠然脸唰的变白了:“你,你早已心有所属?这么说,是吕某在文姑娘的生活中出现的太晚了。”吕悠然叹了口气。

我想想从小认识的李师兄。唔,少年,你如果想出现的早,那最起码得在我婴幼儿时期就得认识我……

这着实略有些难度啊。

这事告诉我们,爱情要从娃娃开始抓起,赢在起跑线上!

“没事的公子,她是单恋!你有机会的!”一旁一直在看热闹的应蓉蓉大概极其想把我推销出去,热情兴奋的插嘴道,“她暗恋我们师兄,我们两座山都知道这事儿,但是李师兄不喜欢她~”

我下意识的反驳:“胡扯,我生日的时候告白了的!这不是暗恋!”

应蓉蓉十分鄙视的看着我:“连我们山厨房里做饭的郝大娘都知道你被李师兄拒绝了。”

我:“……”

我有种想屠山的冲动。

吕悠然刚失落黯淡下去的眸子又开始晶晶发亮,他一把握住我的手,激动道:“文姑娘,你就给我个机会吧!”

我我我活了这二十来年,着实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狂热的爱慕者,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我尴尬的抽出手,往身后又看了眼,门廊处阿青的身影早已不见,像根本没出现过一样,一丝痕迹都没留下。

好不容易应付完我的头号狂热爱慕者吕悠然吕公子,我深觉自己作为李师兄的爱慕者做的着实不够啊,一封深情流露表白信被拒绝之后就再无动作,这着实不该,丝毫诚意也无啊。

我觉得,一名女侠,在对待爱情上,必须严谨又认真,我这般懈怠,着实不像话。

我感慨着自己的不专业,果然下山历练是必须的,有很多事是师兄们教不到我的,书中也不会有任何答案,只有自己亲身体会一番才知个中真味。边考虑着是否给清香山飞鸽传书一封对李师兄的深情流露表白信诉说我下山后对他的无限思念,边在房间里麻利利的换了身男装,脸上系了块蒙面巾,只在眼处开了两个洞,腰间佩着一把普通到掉渣的长剑。我揽镜自照,非常满意,估计师父他老人家看到我都要问一句:壮士你哪位啊?

因为星月绫这武器有些特殊,估计一出手,认识我的都会知道“喔,原来这货是文楚秋扮的”,我特意换了武器,是从街边铁匠铺买的一把一两银子的回馈客户跳楼大甩卖特价优惠长剑,保证那些企图通过武器认出我的人统统想破脑袋也猜不出来。

换装完毕后,我趁人不备偷偷溜到会场一侧一棵古树的树冠里,一炷香的时间已然快到了,场内出现两极分化。一极大概是已经交上诗作且对自己非常有信心的,很是意气风发的与身边朋友谈笑风生饮酒作乐,一极显而易见是还在挠耳抓腮冥思苦想的,脸色憋的跟五谷轮回环节出了某些问题一样,十分令人同情。

白绢上写的诗越来越多,我瞄到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诗写诗的那人大概以为字大了便显眼,一个字几乎有一尺宽,看不清都难。

那写的略有些草书风格难以辨认的字我费了老大功夫才把整首诗读下来,差点没忍住笑从树上跌下去。

全诗如下:

云家小姐美如花,正好配我李大瓜。

若能跟我回老家,就生一堆胖娃娃。

这人,这人是怎么混进来的啊喂!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云修楠宣布终止之后,场内百态滋生,有愁眉苦脸的,有看到别人愁眉苦脸喜不自胜的,有胸有成竹的,各式各样表情精彩纷呈。

我估算了下也差不多是这个时机了。侍女们收拾好白绢,层层叠叠整整几大摞,几名侍女分着抱着正往台下走,我暗中运起内力一提劲,脚尖点着树枝,身形已然跃至台上,拔剑便向着吓呆了的几名侍女砍去。

唰唰唰几剑,虽然很不好意思这样毁坏别人的心血,但为了一名少女的终身幸福,我还是狠心把场内才子们跟非才子们的诗作给全部砍成了碎片,然后在众人都目瞪口呆愣着的时候,扔了个烟雾弹。

顿时场内腾起大片大片烟雾,伴随着的是阵阵臭鸡蛋的味道。

是的,烟雾弹。这发明起源于灯芯小师兄某次在厨房里被油烟给熏了个满头满脸,后来经过他巧妙构思,把这一思路用到了生产研发之上,并增加了臭鸡蛋的味道,制作出了一批市面上千金难买的烟雾弹。

其实我想过很多种捣乱的法子,最初想到的是劫持云娥柳,但据说有些武林世家还是很守旧的,被劫持过的云娥柳他们可能就会有些闲言碎语,这对一个姑娘家家的名誉损害太大,此法子立即被我抛弃了。后来也想过如果是比武招亲的话就拜托小师妹给我易个容,直接女扮男装上去把群雄给揍趴下,光明正大抢走云娥柳。但这样一来,后续问题是很麻烦的,首先我不能保证小师妹这个可能是隐藏在人民群众内部的阶级叛徒因为美色对云修楠出卖她师姐,其次我不能保证别人是不是能认出我来,而且我也没法对云娥柳负责……

所以最后我确定的捣乱法子是——什么法子也没有。唔,说好听点是根据招亲宴的内容,静观其变……

以不变应万变果然是千古来最好的法子。更何况我有逃命神器小师兄特制臭鸡蛋味烟雾弹!

扔了烟雾弹,正想按照方才观察好的逃跑路线逃跑,突得听到身后利刃破空声,我回身挥剑挡去。

是云不凡!他大概被臭鸡蛋的味道熏的有些受不了,面目皱的有些狰狞,手中宝剑如闪电般已然刺到我身前,被我的剑拦了一下。

然后,“哐当”一声,我一两银子买的剑,被云不凡的剑给削断了。

……

果然就不该相信什么回馈客户跳楼大甩卖特价优惠长剑啊!

血淋淋的教训,大家千万要记住便宜没好货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