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一次被求婚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227字
  • 2013-09-15 23:26:03

我这一声笑大概太破坏气氛,有数个附近少侠闻声对我怒目而视。我咳了一声端正姿态目视前方做凛然状。

瞪我干嘛啊,一会儿作诗有你们哭的时候……

不是我不看好这些年轻的俊杰豪侠们,着实是在整个武林重武轻文的大环境影响下,大家都对文化知识素质教育不太看重,力求识字通文即可,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武艺上。二师兄跟我提起时一脸叹息,道这种环境中想生出几个可以跟他专业性艺术性相媲美的“百晓生”,简直比灭掉魔教总坛还更有挑战性。

我说,二师兄你太夸张了,换个比喻。

二师兄沉思半响,拍腿道,那换成,简直比微燕宫宫主与魔教教主相爱还更有挑战性。

擂台上有侍卫麻利利的摆好了长条桌,桌前铺好了白绢,一旁是纸墨笔砚。

云修楠又朗声道:“因小妹不爱舞刀弄枪,偏爱吟诗作画。故家父一心想为她寻一位能琴瑟和鸣的夫婿。若哪位英雄已完成诗作,可上台来,在绢上写就。一炷香后,云某将收走白绢送去内庭云某小妹处。若小妹中意哪位,哪位便是云某的妹婿了。”

这听上去我都心动了,台下怀着抱得美人归想法的诸人更是蠢蠢欲动,开始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我猜他们这时候肯定都很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好好上文化课。

现在才知道后悔,晚了!让你们当初不好好上文化知识教育课啊,这是血一般的教训啊,不好好学习连媳妇儿都娶不上知道不!

我颇为幸灾乐祸。

当然,正如每间学堂有学霸跟学渣一样,有面对作诗束手无策的学渣,也有很多曾经的学霸如今的壮士,文思敏捷,对自己的文采非常有信心。走上台去大笔一挥一蹴而就刷刷的完成一首诗,然后嘴角噙着高深的微笑从台下闲庭信步般飘然而下,博得台下似真还假的一片叫好声。

应蓉蓉嘟囔:“我想上去看看他们写的什么,云娥柳有什么可以让他们这么使劲儿夸的。”小丫头眼睛徒然一亮,“我去拜托云少庄主好了!”

我拉住比台下那些壮士还蠢蠢欲动的小师妹,严肃道:“你要是以后再跟云修楠有什么瓜葛,我立即飞鸽传书告诉师伯,让他给你来个一辈子的监禁令!”

不管怎么说,这云家都绝非表面上所见的这么简单。不管是这大费周章最后却以文招亲的招亲宴,还是江湖人都认为是平庸之徒实际上却是绝世高手的二庄主云不凡,这珂兰山庄从头到尾都侧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或许这份诡异的不简单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威胁性,但小师妹这么天真简单的性子,着实不适合应对这浑水。更何况,那个谜一般的云不凡之前还表露过对小师妹的兴趣。无论怎样讲,都不能让小师妹羊入虎口。

应蓉蓉震惊的看着我,许久哆哆嗦嗦道:“师姐,你、你不能这样,我们师姐妹虽多有龃龉,但多年情分在这,即使你再爱云少庄主,也不能这般横刀夺爱……”

横刀夺爱你大爷啊。

我一把拉过她,低声道:“你个小花痴,虽然平时不靠谱,但是也应该知大分寸。这珂兰山庄事有反常必为妖,你小心些,离那云修楠还有那云不凡远点。今天可能会有些混乱,你保护好自己,关键时刻不要藏拙了。”

应蓉蓉睁大了眼睛,似乎很难消化我跟她说的信息。她纠结了半响,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又想说什么,我瞪了她一眼,她吐了吐舌头,嘟着嘴,还是乖乖的坐好了。

恩,不错。小师妹下山这一趟,比在山上时略略懂事了些。

我正满意的准备离席去做些扰乱这场招亲宴的前期工作,突见对面一翩翩少年郎朝我们这个方向直直走了过来。唔,看那少年面色含春,看来是来找近来人气旺盛的小师妹述情的啊。

不得不说,小师妹这最近桃花挺旺的啊。

我没在意,填了块豆丁糕在嘴里便准备走,结果那少年郎站在我面前,对我说:“姑娘请留步,在下扬州吕悠然,仰慕姑娘已久。今日我愿放弃招亲机会,姑娘可愿意嫁给我?”

“噗……”

我和我的小师妹都惊呆了。

由于过于震惊,我一下没忍住,嘴里的豆丁糕喷了那少年吕悠然一头一脸。俊俏的颜上,他乌黑的眉毛鬓发沾满了碎屑,正扑簌扑簌的往下掉。

这这这这……

老天爷你玩儿我呢!

少年尴尬的从怀中拿出汗巾擦着脸,应蓉蓉在一旁憋笑憋的辛苦,一个劲直揉肚子,而我,已经在短暂的完全傻眼后清醒过来,羞愧欲死了。

活了二十来年,头一回遇到求婚这码事,我竟然……呜,我想寻死。女侠的脸面何在啊!哪里来位壮士了结了我,给我个痛快吧!我现在只觉情何以堪到不能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啊!

少年吕悠然脸色憋的通红,一字一句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般:“姑娘就这般厌弃吕某么?”几粒碎屑随着他的话音掉了下来。

羞愧难当的我呐呐道:“怎么会,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会厌弃你……不对,只知道你名字——你没找错人么?我?”

吕悠然目中突然放出炽热的光,他握住我的手:“是的!文姑娘!我之前在客栈见过姑娘,当时就对姑娘一见钟情了!姑娘的美貌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后来来到珂兰山庄,发现姑娘竟然也在,这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缘分啊!前几日听说姑娘受伤了,吕某碾转反侧不得成眠,既担心姑娘,又终日思念姑娘的一颦一笑。今日终于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向姑娘求婚,吕某保证在有生之年一定待姑娘如同至宝,望姑娘答应!”

这一大串话如此的热情洋溢,直白且直接的夸赞了我的美貌(我还是不敢相信我真的有这东西?),把我给生生绕晕了。

但是喜悦的泡泡从心里一个个的往上浮,我也是会有人喜欢的啊,像我之前喜欢李师兄那般喜欢我,念着我,想着我么?

少年!我也中意你!好眼光!

我热泪盈眶的回握少年的手,正想说几句赞美他出类拔萃的眼光以及善于发现美的敏锐直觉,突然感觉如芒刺背,一股阴冷的感觉直直刺向我。

我下意识的转身,门廊处,阿青正冷冷的盯着我,脸上仍是一派往日的面无表情死人脸,但那浑身遮掩不住的寒气,让我不自觉哆嗦的打了个激灵。

我怎么有一种红杏出墙被现场抓包的心虚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