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师姐,这不会是你的阴谋吧?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88字
  • 2013-09-15 14:27:47

我一直觉得我的武器十分占便宜,像许多不方便亮出武器的场合,我的星月绫就完全没有问题。在外人看来,它只是一根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绫缎而已。

星月绫一端软塌塌的缠在黑衣人的手腕上,我面上浅笑晏晏,口中却低声道:“我知道你是那晚的黑衣人,咱们真人不说暗话,你那晚去到底什么目的?”

那人十分从容,道:“我仰慕你家小师妹成不?”

我以看人渣的目光看他:“你口味怎么这么禽兽啊。”

那人:“……”

我问:“果真不是去暗杀阿青的?”

那人嗤笑:“如今我暗杀他作甚,有什么好处?”

我大惊:“你夜袭我小师妹果然是想对她下手……你太禽兽了,连14岁的小姑娘都不放过!”

那人:“……”

已经有些人注意到这边了,我把星月绫收回袖中,在众目睽睽之下男女拉拉扯扯实在不成体统,也实在有闹事之嫌疑,太不给主家面子。何况我一会儿可能要大大的不给主家面子,心中着实有愧,此刻能守规矩些就尽量别给人家添堵。

我这才仔细打量起那人的外貌,年纪倒也不大,面貌么,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平凡!

除了那双潋滟的眸子。

这是一双非常美的眼睛,偶有波澜略过,上挑的眼角,着实很是神采飞扬。

而且,武功修为不弱,应该说是非常强,这么好的武功去当大侠一定青史留名名扬千古。就是没想到口味重了些,癖好人渣了些……着实让人扼腕,一大好青年怎么就这么禽兽呢。

这是何等的残忍,何等的沉痛,何等让人绝望的世道啊!

那人:“……我不知道你到底想成了什么个样。但是拜托你能不能别用这么惋惜的眼神一直看我成么?”

我:“……”

我端起来时盛酒的青瓷碗,准备回座位。在经过他身边时,我阴森森的低声道:“不管是阿青还是小师妹,你敢动他俩一分,我文楚秋保证你会死的很惨。即便天涯海角,穷尽一生,也会把你碎尸万段。”

我走向自己原来的坐席,听到身后那人轻笑:“这么凶的姑娘,是不会有人喜欢的。”

……正戳伤心点!……这人怎么就一点儿都不肯吃亏啊!!!

我刚坐下,应蓉蓉一把拉住我,神秘兮兮的附过来:“你刚才跟云少庄主他小叔说什么了?”

“什么云少庄主的小叔?”我一头雾水。

“就是你刚才跟他说话的那个人啊!”应蓉蓉撇撇嘴,“师姐别装啦,我刚才都看到了,你用星月绫缠人家的手腕啦。是不是你追求未果愤而生怒企图威胁啊?”

我感觉一道惊雷劈了过来。

他是云少庄主的小叔???那个传闻中文不成武不就的珂兰山庄二庄主——云不凡?

开什么玩笑!那样的武功叫武不就?……那多少英雄好汉得一口老血喷出来,在祖宗牌坊面前自戮血溅八尺以谢天下啊?

我感觉不是我听错了,就是世人被那个小气的家伙给蒙蔽了。

应蓉蓉突然想到了什么,震惊道:“师姐,你不可以跟云少庄主的二叔在一起!!”

废话,我怎么可能会跟那个小气的家伙在一起!

应蓉蓉十分忧伤道:“如果你跟二叔在一起了,那以后我岂不是要喊你二婶?”她突然警醒的看着我,狐疑道,“师姐,这不会是你的阴谋吧?”

我:“……”

阴谋你大爷!

上句划掉。作为一个女侠,我应该德智育全面良好和谐的发展……

话说,珂兰山庄的二庄主夜袭爱慕其侄子的年幼少女未遂。

这种话怎么听都觉得耸人听闻,像是曾经二师兄给我顺手带过的一份江湖娱乐小消息手抄本的题目风格,类似于“惊爆!少林方丈竟与峨眉掌门深夜相会!”“号外,微燕宫宫主疑似武当掌门私生子!”这样的不实新闻。

我现在很想知道云不凡他身怀高深武功这一点,珂兰山庄其他人知不知道?如果知道,却任由江湖上传的不堪,那只能说明这是珂兰山庄的一个阴谋;如果不知道,那便说明这是云不凡的一个阴谋。

不管是谁的阴谋,总之小师妹再跟这一家子姓云的人搅在一起,以小师妹那一根筋的头脑,铁定被吃的渣都不剩。

正准备和颜悦色的对小师妹来一场师姐的爱的教育,突听得云修楠朗声道:“承蒙各位豪杰厚爱,云某小妹的招亲宴正式开始。”

这是头一回见云修楠只客套了一句便直入正题。

我往嘴里塞了块糕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擂台上的舞姬都下去了,云修楠一袭白衣独身静立,风华自是不必提,轻而易举的吸引了全场的视线。

“云某小妹虽生性愚钝,但珂兰山庄上下自幼将其爱若珍宝,故此次招亲,要求男方一心一意,一世只娶只爱小妹一人。”云修楠用了内力,偌大的宴席会场,声音清晰可闻。“这一点想必大家在来之前便已知道了吧?”

台下应声者众。毕竟这很有可能是他们未来的亲亲大舅子,不给面子说不定轻则寻个机会穿个小鞋,重则随便找个错处被剥夺资格啊。

正所谓,一家有女百家求啊。何况这家的女儿还是出了名的美,美的惊动了江湖,受封江湖十大美人。美名天下颂,姿容世间传。别说正常的大老爷们,就连我一个姑娘家也不是巴巴的赶过来看看这传说中的十大美人到底多美吗?

我表示江湖人民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雪亮雪亮,云娥柳娇柔之美,确实颇为动人。

云修楠微微一笑(身边应蓉蓉开始犯花痴:好帅啊):“那下面,请大家以云某小妹为题,作诗一首。”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一片。

啥?作诗?

江湖豪士武林俊杰们傻眼了,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招亲宴难道不是比武招亲吗?这是搞毛,比文招亲?堂堂武林世家的千金竟然要通过比文招亲来选婿?丫是在逗我们吧,一定是在逗我们!

我端坐在席上,脑补着这些一表人才的江湖少侠们心里活动,不自觉“噗”的一下笑了出来。

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笑点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