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黑衣人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20字
  • 2013-09-15 10:17:08

我现在很矛盾,为阿青解毒的关键碧云珠在魔教中人手里。那些人巴不得阿青立马死的比烟花三月还灿烂,铁定不会让我有机会得到碧云珠。难道我下一步是闯魔教总坛找碧云珠吗……

我觉得,闯魔教总坛这种可以当作终身成就来完成的事,多少武林英雄好汉为了完成这个事业前赴后继的倒了,我大概可能似乎完成起来有些许困难……

我坐在招亲宴的坐席上,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在思考这个深奥的问题。虽然一名女侠当不畏艰难勇敢的迎难而上,但师父从小教导我,在力量悬殊对比的情况下还继续顶风前行的行为那不叫勇敢,那属于活的腻歪。这点我深记于心。为了避免我还未体验到人生的美妙就扑街,我十分不赞成自寻死路的行为。

招亲宴在万千江湖人的期盼中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盘踞了几乎半个珂兰山庄。毕竟,作为江湖无数少男中男甚至不少老男心中的梦中情人,公认的十大美女之一,云娥柳有着很高的人气。听应蓉蓉讲,今晚的招亲宴有很多武林俊杰世家公子前来应招(应蓉蓉补充:眼光都不怎么好,云娥柳那种娇滴滴柔柔弱弱的一点都不适合江湖生活的姑娘娶回去做花瓶吗?)。

本来以为招亲宴会是选择擂台战比武招亲,但一直到这场盛大宴会的中场了,气氛仍然在表面上一派祥和,歌舞升平,丝毫没有半分武斗的影子。擂台倒是有一个,上面此刻却是花团锦簇,十几名年轻貌美的舞姬穿着极薄的纱衣轻歌曼舞,踮起的纤纤玉足仿佛踏在了一干好男儿绷紧的心上,流转的眼波轻飘飘的抛过去,几乎每个与之对视的人都不自觉红了脸。

我觉得,把阿青硬留在房间,是个非常英明的决定。虽然初衷是为了避免阿青被熟人认出……

应蓉蓉穿的如同会移动的花篮,五颜六色七彩缤纷十分娇艳,倒也衬出了几分颜色。她悄悄附在我耳边道:“师姐,你个吃货,别吃了。陪我说说话。你不是最爱吐槽的吗?”

看来今天她真的很闲。在我房间叽里咕噜说了一下午,晚上到这宴席上,还要继续说。

我往嘴里塞了小块玫瑰香梨冻糕,脚在宴席下踢了她一脚。

她吃痛,撅撅嘴,转了话题:“师姐,你看到那棵垂丝海棠树左边那一席,最右首的那位公子了没?”

我顺着她的指引看去,确实是位翩翩少年郎。

我咽下嘴中的糕点,道:“看上他了?师姐替你抢回去当压寨夫君。”

应蓉蓉娇羞的啐了我一口:“人家有云少庄主跟青表哥了,那等凡夫俗子我怎么会看的上?”

我:“……”

应蓉蓉又道:“那是崆峒派掌门的独生子章少谢。听说是本次招亲大会云老庄主目前为止最中意的人。我看了看,也不怎么样啊。生得没有青表哥俊美,待人没有云少庄主温柔。师姐,你说,他会不会最后娶了云娥柳啊?”

“不会啊。”我顺口答。

因为你师姐可能一会儿就要去捣乱了。今天的使命是破坏掉这次的招亲宴使其不能正常进行啊。

当然这话不能告诉小师妹。我着实怕她转身就把她亲亲师姐给卖了,直接告诉她家云少庄主……

应蓉蓉大概对我的答案很满意,她也没追问为什么,拿着一把小团扇遮了半边脸垂眸笑,身体坐的端正面视前方地面,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却是在对我说:“师姐,师姐,章少谢好像在看我哎。”

我复又望过去,章少谢的目光是投向我们这个方向,但明显人家眼神的落点离我们偏差了有个几米的距离,分明是在跟别人做眼神交流好不好啊姑娘!小师妹你自我感觉不要太好啊。

我道:“你想多了。”

应蓉蓉道:“万一他喜欢上我怎么办?他是云老庄主看中的女婿候选人之一哎,虽然我魅力无边喜欢上我是在所难免的事,但是这样不太好吧?”

我道:“你想的太多了。”

应蓉蓉:“……”

应蓉蓉道:“师姐你是在敷衍我吗?”

我欣然道:“这次你终于没想多。”

应蓉蓉:“……”

应付完小师妹,我顺便往一侧瞥了几眼,赫然发现与章少谢“眉目传情”的那位,那上挑的眼角,神采飞扬的眼神看上去很是熟悉。

……那晚准备夜袭阿青或者是准备夜袭小师妹的黑衣人?!

我镇定的用眼前我盛放蜜饯(已经吃光)的雨过天晴青瓷碗倒满酒,起身,端了起来便往外走,经过那疑似黑衣人的人身边时,故作被绊了下身体失去平衡,一碗酒没浪费几滴,全都喂了那人身上看似价值不菲的锦衣上。

“啊抱歉我太不小心了。”我装出一副正常姑娘都该有的羞涩慌乱样子来。

我在赌,赌这么多人,这个黑衣人既然深夜选择蒙面夜袭,那他定不敢大庭广众之下撕破脸皮直接动手暴露身份!

这样的小小混乱在靡靡丝竹中根本不算得什么,没几个人注意这边。那疑似黑衣人的人倒也没生气,乐呵呵拍了拍我的肩:“不要紧,小姑娘。我一会儿去换身衣服就好了。”

外人看来我们俩之间似乎一片和谐大好之声,闯祸的谦逊有礼,受害者宽宏大量。只有我知道,这黑心的货拍的地方是我的肩伤!!分毫都不带差的,完全重合。

若不是他拍过来的时候我长了个心眼,虚应着卸了些力,估摸方长好没几日的伤口又得裂。

啊啊啊,他果然是那晚的黑衣人,真是个锱铢必较的人啊!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他临走前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着实不像有恶意的敌人。故我对他虽然提防警觉,却无法死敌般的仇视。若要真算起来,他虽然给了我伤口一掌,但我之前用星月绫给他的重击,也不会让他太好过。这样想来,我也不算特别吃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