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别动我的药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051字
  • 2013-09-13 20:45:04

意识稍稍有些清醒时,似乎人已经躺在床上,能感觉的肩上的伤口似乎已经被重新包扎过了,伤口处一片清凉的舒坦。但眼皮仿佛有千钧重,怎样都睁不开。

隐隐约约听到应蓉蓉的声音:“咦,这小玉瓶子里装的是什么药?就剩下一颗了……哇,这药闻起来就知道好像不错啊,我喂师姐吃了吧,师姐肯定能醒。”

小玉瓶子?

啊!那里面装的是只剩下一颗的回气丸啊!!!你个败家丫头!

我挣扎着拼了命睁开眼,眼前景象逐渐清晰,应蓉蓉惊奇的声音响起:“这药效果这么好?我还没喂呢,这味道就把师姐给治醒了!”

我怒视眼前拈着药正要往我口中递的应蓉蓉:“你给我放回去!”声音有些哑,稍微一提声说话,肺腑间就有些疼。然,这都比不过差点要浪费掉我这颗回气丸的心疼。啊啊,小师妹你个败家丫头,你知道你刚才差点做了什么吗?我这点小伤熬过去就好了,这药就剩下一颗了,万一以后阿青有个什么意外,我怎么去救他?!

真真差点急死我。

应蓉蓉怔了怔,委委屈屈的起身让到一边,把药放回瓶中,啪一下把瓶子扔到了我身上,嘟着小嘴:“要不是听说你昨夜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不然我才不管你呢,爱死爱活。一颗药也这么小气!”

我好想对小师妹说,姑娘,其实,昨晚那纯属误会……

应蓉蓉似想起什么,捂着脸又咯咯笑了起来:“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美得都惊动了采花贼~夜袭啊迷烟啊,想不到这些在戏本子里发生的事也会发生在我身上啊。真想看看是谁来偷袭我的啊,虽说行为不恰当,但是眼光是极好的!……若不是后来云少庄主去探看我,我还昏迷着呢。下山果然是极好玩的,师父净诓我。”

……这误会好像,有点深啊。

不过那杀手真的是走错门了吗?那么厉害的杀手,绝非泛泛之辈。我不信他在行动前什么调查工作也不做。我想起那杀手临去前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走错房间的乌龙选手……

难道他真的是冲着应蓉蓉去的?

我左右打量应蓉蓉,不是吧,这小丫头是属于清秀可爱型,因年岁还小,相貌还未长开,这样都竟然成了那杀手眼里的红颜祸水?唔,真真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可能杀手的口味有点特殊,喜欢对小姑娘下手……

我正兀自出神,突然有人轻轻的把我扶了起来,小心的避开了我肩上的伤。

我微微侧头看去,入目的是阿青那俊美的有些过分的脸。他面无表情的端着一碗水,简短道:“喝。”

这这这,这是要喂我?!

我按捺下心头不明所以的阵阵涟漪,乖乖张口喝下。

阿青的怀抱,虽然单薄,但是却让人很安心,仿佛有一种即使与天下无敌都不必怕的感觉,我蓦然生出一种想这么依靠一生一世的冲动。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若不走,我也不走。

唔,这大概又是我的错觉吧。我之前也对李师兄有过这样的错觉……结果……

往事不提也罢!

其实我觉得这次受伤颇为耻辱。从小身体健康吃饭倍棒以身体素质笑傲清岭山从未生病的我,被冷着一张脸的阿青强制卧床养伤,实在是平生之耻。主要是肩伤,被那杀手的一掌完全击裂伤口,看着挺严重,其实也就是个皮外伤。不过伤口撕裂的太严重,留疤是八成跑不了了。至于内伤这种东西,就更别提了,其实我自己把所修的内功心法运行个几周天就修养的差不多了。

在山上时,我练的这套厉害自不必说且附带极佳疗养效果的“归元功法”就让几位师兄相当羡慕嫉妒恨,不是一般的眼红。然这套内功过于阴柔,只有女子可练,是自开山祖师起一代代传下来的的门派瑰宝。几位师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我跟应蓉蓉对着这份内功心法幸福的钻研。几位师兄纷纷表示,开山祖师不是女扮男装的女人就是别有居心的色鬼,怎么独独对女弟子这般厚爱,不少好功法均标注了只有女子可习,而他们男弟子修习的功法,大多都未标注只有男子可习。这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待遇不公。

当然,这言论后来被师父知道了,罚他们去跪了三天祖宗祠堂……

受了次伤,仿佛一下子受到了关注。云修楠少庄主过来沉痛的表示一定会将夜闯珂兰山庄的贼人抓住,替我出气。虽然我觉得吧,可能人家愤怒的是竟然有人如此挑衅珂兰山庄的威严,我只是附带着沾了光。不过我也很是如一名女侠该做的那样,谦逊有礼表示感谢。

“阿青,有个事我想跟你商量下啊。”我慎重的跟坐在窗榻前自己与自己下棋的阿青开口道。

应蓉蓉拿着个削好的苹果在一旁看着阿青下棋,一边吭哧吭哧的啃。我猜她肯定很懊恼当初在山上没跟着师伯好好学围棋。

阿青头也不抬:“讲。”

我道:“晚上你过来一起睡吧。”

应蓉蓉长大了嘴,苹果忘了咬,木呆呆的看着我,又看看阿青。

阿青手里执着一枚黑子,半天没往棋盘落。

我又道:“或者我过去跟你一起睡也行。”

应蓉蓉手里啃了一半的苹果滚落到了地上。

“啪”,阿青手里的黑子落下棋盘。

他终于抬头往我这边方向看过来,半响,道:“好。”

这一个字,让应蓉蓉小姑娘接受不能了。她哆哆嗦嗦的看了我们俩半天,喊着“奸夫**”,泪奔出了房间。

轮到我目瞪口呆了。这样是为了阿青的安全问题啊,而且又不是睡在一张床上,她激动个什么劲……

阿青没听见般继续自己跟自己下棋,房间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窗户开着,能听见远远嬉笑的声音,中庭里幽幽的花香也随着风飘进来,午后静谧的房间,阿青凝神在下棋,我无聊的把玩星月绫,时不时的抬头看看他。

时光此刻静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