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受伤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2327字
  • 2013-09-12 09:37:02

作为主家的少庄主,每日里要忙的事情很多,云修楠在我这坐了会便离开了。应蓉蓉自是小尾巴般也跟着走了,走之前还鼓圆了双颊瞪了我一眼。

我没心思理会她,着实是有些心绪不宁。

我觉得吧,虽说看了阿青的入浴图,但大概以阿青的性子,他是不会在意的。虽然其实真心来讲,我是非常愿意对阿青负责的……

现下里是实在担心那藏在暗处的魔教爪牙们,以传闻中的对待对手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不知道会怎么来迫害阿青。

看,这年头当个正道领袖容易么?被下毒,被暗杀,被追杀,各种阴暗手段如跗骨之蛆,甩都甩不掉,至死方休。

所以说,为何如今武林上成名的流窜江湖败类那么多,就是因为白道不好混。混的不好吧,没什么前途,混的好吧,又有生命危险。为了前途跟生命安全,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加入魔教为非作歹的大军,真乃武林不幸,江湖之悲啊!

不过,我又想起二师兄跟我说过的一则江湖传闻。

从前有一家镖局,素有侠义之名,却被魔教手下的一个堂口屠杀殆尽,唯留下一名一直在外跟名师修习的男孩。那男孩接到家中告急的传书,日夜兼程往回赶,赶到之时,却已然是一片断壁残桓与一地身首异处惨不忍睹的尸体,甚至连他尚在襁褓中的幼妹都不得幸免。悲痛之下,竟领悟了家传剑法的精髓。长大成人后,他先血洗了那魔教堂口,在一片拍手称颂声中,接下来他做的事却让整个江湖始料未及——他又将之前与他父母交好的几个世家全都屠戮。

当时此事令整个武林震惊。那人却是这样回答:在我家逢灭门惨祸之前,父母曾经向他们发出过求助,他们之中,有时常受到我家恩惠的,有与我家世家之好的,哪怕他们愿意掩护下我那尚在襁褓中的幼妹也可。但这群虚伪的人,无一不怕惹祸上身,统统选择了袖手旁观。这些虚伪的人,对当时绝境中的我的家人,又何尝不是歹毒!所以他们也都该死!

二师兄讲完总结,魔教定然不是好东西,然正道未必是好东西。

我当时回答,别人选择做好东西还是坏东西我无法替他们决定,但我自己为自己选择要做个好东西……不对,是好侠女,除恶扬善匡扶正义!

此时想起往事,感慨归感慨,仍是要面对不是好东西的魔教会给阿青造成的生命威胁。到了夜里我着实没办法,便抱了外套跑到阿青房间的屋顶上窝着,以防入夜有杀手偷袭。

我吹着冷风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在心里对那群企图迫害阿青的人进行不亲切不友好的问候。

突听得轻微的簌簌一声,在幽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一个人影从院子里乔木后闪出。我心下一紧,一下子睡意全无,握紧手中的星月绫,若他敢往阿青房间里迈进一步,我便随时出手。

那人影一身黑衣,蒙面,杀手的标准式夜行服。

我紧张的注视着那道身影,一眼也不敢眨。

那人身法极好,若不是从乔木中出来时不小心踩了片枯叶,发生了一点声响,我想必是发现不了他的。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发现,这样的高手,也来伏击阿青,魔教真是不惜血本一心把阿青往死里搞啊!

只见那人影悄无声息的闪进了房前的廊下,廊沿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清楚,也顾不得其它,运起内力星月绫激荡出去绕住一侧的廊柱,人借力迅疾而悄无声息的旋落下来,便准备直荡入阿青房间。

然而眼前的景象却让我惊住了,那黑衣人,正在往应蓉蓉的陌上仙房间前的纸窗里吹着大概是迷烟一类的东西!

竟然不是阿青的镜中木!

竟然是应蓉蓉的陌上仙!

我有些傻眼,第一反应是,这黑衣人是走错房间了么?

然不管这黑衣人目标是谁,抑或走错房间,深夜不请而来,必定是怀有恶意。心回念转间,星月绫灌荡着我的内力已然出手攻向黑衣人。

黑衣人见我突然出现似是大惊,电光火石般的交手,他似乎不愿恋战,招招重在防守。但星月绫属阴柔武器,他越防守便越缠粘他,又是在宽阔的中庭里打斗,我很是施展的开,涤荡挑缠,用的很是得心应手,逼得他逐步落于弱势。

在我用星月绫给他胸口重重一击之后,黑衣人大概怒了,开始由防守路线转为疯狂攻击报复路线,步步杀机,招招犀利,内力不要钱一般注在掌心里,挟着万钧之势,一掌一掌劈过来。我用星月绫化解了大半,倒也无妨,却没想到这紧要关头肩伤又裂开了,嘶嘶的疼,甚至可以感觉到有血在渗出绷带。一分神,我的动作便略略慢了半拍。黑衣人瞅准时机,在我肩伤这侧狠狠拍了一掌。

疼的我眼泪都快飚出来了。这绝对是打击报复啊!专门往我伤口上招呼,这下估计伤势更重了。而且这一掌内力可不少啊,我五脏六腑都有些移位的感觉。

那黑衣人倒是见好就收,露在蒙面巾外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跳墙走了。我也知此刻带伤去追占不了什么便宜,便努力的平复胸口汹涌的气血。

这场打斗很激烈,几个跟我们住在同一院落警觉性高的武林人士也被惊醒,出来探看,正巧遇到那黑衣人跳墙遁走。

阿青的房门也开了。哦,我记起来了,阿青睡得一向很浅。

我不知道我此刻是什么形象,但我想一定很狼狈。发髻散乱,气喘吁吁,肩上的血大概已经渗透了衣服,想必再怎么美的姑娘也此刻美不起来。更何况,下山前李师兄的行为还告诉我,我不漂亮。

星月绫没了内力的灌注,如同最普通的披帛柔顺的搭在胳膊上。我捂着肩上的伤,鲜血顺着指缝滴落。我对阿青努力扯开嘴笑笑:“吵醒你了……我不是故意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色朦胧的关系,阿青俊美的脸上一片要吃了我似的铁青。我是头一次见他露出这种神情,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他大步走过来,一把抓住我,动作很大,力道却出人意外的轻柔。他拉着我往房里扯,转头对一旁有些不明所以看着我们俩的江湖人士道:“快去喊大夫!”

声调虽淡漠清冷,却带着一股仿佛与生俱来不可抗拒的威势。

这等不经意流露的姿态,阿青果然是微燕宫宫主没错的!

我迷迷糊糊想,被他拖着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几步,急急道:“……去蓉蓉房间看看,那黑衣人好像吹了些迷药进去……”

头越来越晕,最后受的那一掌果然还是让我受了些不轻的内伤啊……意识渐渐有些松散,最后只觉身形一歪,便全然陷入了黑暗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