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碧云珠的下落
  • 天凉好呀么个秋
  • 小二璇
  • 3565字
  • 2013-09-11 09:39:17

等我许诺一定会在她招亲宴上捣乱使其不能正常进行后,又说了一堆好话,才哄得云娥柳这小姑奶奶红着鼻头抽抽噎噎的笑了起来。

等我端着空碟子好不容易认路回到客房的时候,已经月过中天。前庭的宴席大概早已结束,一片寂静。

我出神想着事情,一推门,便见阿青正端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我。

我第一反应是,进错门了?这是阿青的房间?

我连忙倒出门看了下,因每间客房都有房名,我的是楹间花,阿青的房名是镜中木。我认真仔细的看了两遍房名,没错,楹间花,是我的房间啊。难不成是阿青走错了?

我复又入内,月华清冷,阿青的眼神更冷,我一哆嗦,手里盛点心的空碟子差点掉到地上。阿青目光下移,似乎是落在我手中的空碟子上。

他缓缓开口:“端着点心出去玩到半夜才回来?”语气波澜不惊,但是我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丝丝杀气……

我把空碟子藏到背后,镇定道:“今晚月亮不错……”

那杀气铺天盖地的把我冻了个够呛,杀气正中央的散发者正是面色平静如水,眸中波涛汹涌的阿青。

我一个机灵,难道阿青一直在等着我?我这么晚回来,所以他才一肚子火气?

我把空碟子放到一旁的小几上,问道:“阿青,你……在等我?”

阿青没有理我,直接起身便往门外走。我拉住他,他回身瞪我,我不怕死的望回去:“阿青,你是在担心我把?因为遇到了我一直想见的十大美女中的云娥柳,我禁不住跟她多聊了些,以后一定不这么晚才回房了,我保证!”我放开他,举起一只手信誓旦旦的保证。

阿青瞥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走了。我在原地发呆。

话说,阿青这脾气跟传说中的温文尔雅,可沾不上半点边啊。唔,或者是失忆又失去武功的关系,搞得原本一大好青年脾气如此诡异冷漠。连微燕宫宫主都尚且如此,可见加强心理素质建设是当今武林开展下一代素质教育的重中之重。

不过,如今又失忆又武功全失的阿青真是太可怜了,好好一个谦谦君子被折腾成啥样了!我握拳,在心里再一次无比的坚定了一定要早日找到碧云珠帮阿青恢复记忆跟武功的决心。

次日,云修楠亲自上门来探望昨日“卧病在床”的我跟阿青。应蓉蓉跟在他身后,对我还是爱理不理。

“文姑娘身体好些了么?”云修楠仍是一尘不染的一袭白衣,温和有礼的问。“文少侠仍在房间休息么?那云某一会过去探视。”

我回礼作揖,让了座:“蒙少庄主关心,已经好多了。云少庄主好意楚秋替表哥心领了。待表哥身体稍安,我便与表哥一同前去谢少庄主款待之情。”

应蓉蓉在一旁把玩着剑柄上的虎形玉佩,嘟着嘴小声冷哼:“装模作样!假死了。分明就是不想让我见青表哥!”

我装作听不见,这小丫头片子,看我回头怎么收拾她。

今早时,我听来往的侍女说了,这小丫头昨天以女儿身盛装出席晚上的酒席,可爱讨喜的外表,让她在女客席里很是受欢迎,还颇引来不少武林人士的注目。她大概是有些得意了,言语上又恢复了往日在山上一大家子宠惯着她时的骄纵的天真。

又虚聊了会儿,我着实有点腻歪。难道正道人士这一套一套的应来应去,不累吗?小师兄灯芯教我时,只教了我浅显的几句常用客套用语,再往深里聊下去,我会露馅的!

我着实有些为难。

突然听得云修楠又道:“……文姑娘与蓉蓉姑娘如此不凡,想必系出名门。不知师从何处?”

唔,一个是“文姑娘”,一个是“蓉蓉姑娘”,这亲密度高下立判啊。我瞥了一眼应蓉蓉,她果然喜上眉梢,丝毫不掩饰。

这问题大概云修楠之前问过应蓉蓉了,不过应蓉蓉那里有禁口令,严禁泄露师门信息,想必他什么也没问出来。我这也有条禁口令,却跟应蓉蓉的略有些不同:在会损害师门声誉的情况下,严禁泄露师门信息。

我的禁口令好歹还有个限制条件,小师妹的就比较悲剧了。这是因为师伯坚信,小师妹无论做什么,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师门声誉,索性直接禁了,不许她提师门半个字。像这种正式的禁口令,我们都是在祖宗牌坊前发过毒誓,自然不敢违背。

估计云修楠问起应蓉蓉时,因禁口令的关系,小师妹不敢多言,说的含含糊糊,所以今日里他才会问我。

唔,看来这位云少庄主似乎对小师妹有些上心啊。

我稍稍反思了下近日来自己的行为有无给师门抹黑。

唔,昨夜偷听小情侣说话应该……不算吧?

唔,今晨迷迷糊糊碰碎了个茶水碗,应该……也没事吧?

自觉所做行为基本符合女侠行为规范,无大出入之后,我才略略放了心,还是谨慎道:“我与小师妹准确说来虽属同一宗,师门却是有别的。她的师父正是我师伯。不过我们的师父都隐世已久了,想必云少庄主未曾听过。”

唔,禁口令说的是不许小师妹暴漏师门,没说不许我暴漏小师妹的师门吧……

“哦?”云修楠挑挑眉,“愿闻其详。”

问题是,详……我也详不出来啊。

我回想了下师父每每说起过往的时候都一脸欷歔,十分感慨的道:“想当年,师父一己之力挑掉少林武当的掌门,又被武林第一美女追着逼婚,师父无奈啊,才归隐山林,跟你师伯做了个邻居。”

以上内容师父每当喝醉了酒就会重复几遍,从小到大这几句话几乎字字不差,我感觉起码我来个倒背如流或者是跳着字背诵,这都是不成问题的。

但很明显这些可信度极低的话让我怎么跟别人介绍嘛!别人会以为我这个女侠吹牛的!

我只能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嘴脸,简单道:“师伯隐居在清香山,家师隐居在清岭山。”

然后便看到对面那终日温文尔雅的白衣少庄主倒吸了一口气,脱口道:“果然是仲隐二怪!”

……啥?仲隐二怪?我知道我们门派有个很少用到的名字,叫仲隐门。

但师父跟师伯的江湖称号……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一听就不甚威风啊。怪不得师父总不肯在我们面前提起他闯荡江湖时的名头。

且慢,云修楠的反应这么大,好生奇怪。

“你认识他们?”我问。

“不认识,”云修楠一脸郑重,赞叹似的重新打量应蓉蓉一番,“但我听闻过两位老前辈的名声,一直心憧憬之。蓉蓉姑娘身手如此之好,果然是师门渊源啊。”

唔,好吧,我就不吐槽小师妹的武功在我们师门中的排名了。

应蓉蓉小脸笑的快开花了,若在身后加条小尾巴,想必此时定是不停的摇摆着:“云少庄主过誉了,蓉蓉仅仅比师姐厉害些罢了,还需要再磨练些。少庄主,师父他们在江湖上很厉害吗?”

唔,好吧,我也不吐槽关于小师妹的自知之明了。

云修楠苦笑:“简直是厉害极了。那几年里江湖上基本无人是他们对手,两位老前辈大概是因此心生了厌倦,故才归隐吧。”

咦,难道师父那些吹牛似得过去都是真的?可我每每想起师父被山下邓寡妇挥舞鸡毛掸子赶出门的场景我就觉得师父说的那一切如梦似幻的假……

不过腹诽师父的话我自然不会说出来,我只能又采取了装X这一万金油对策。

“呵呵呵,云少庄主过誉了。”我高深莫测的笑笑,突得想起,这气氛,似乎正是询问碧云珠下落的好时机。或许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财物交换,但有师门的名声在那震着,想必人家会多少信我不是骗子。

虽然我现在也不知道师门到底名声几何……不过看云修楠的反应,应该也不算差。

唔,我才不承认我在狐假虎威呢!

“少庄主,楚秋有一事相求。”我起身郑重的行了个礼。

云修楠连连起身扶我一把:“文姑娘客气了,请讲。但在云某能力范围之内,一定义不容辞。”

好嘛,这个温文尔雅的少庄主,说话也是很会留余地的,知道要强调下“能力范围之内”。言外之意显然便是,范围之外爱莫能助。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并无多大交情,我现在又是求人办事,人家这般态度已经是非常有仁义风范了。我很知足。

我道:“听闻贵庄藏有一枚碧云珠。楚秋有一朋友身患疴疾,急需碧云珠做引下药,不知少庄主可否割爱。楚秋愿以千金易之。”

啊啊啊,阿青,我为了你要破财了啊。虽然侠女救人当不求回报,但是若你硬要以身相许那我也只能勉为其难接受了啊……啊咦,我在乱想些什么。

云修楠脸上有些为难。

我连忙又道:“或者是少庄主有何需要之物,楚秋会竭尽全力取来与少庄主交换。”

云修楠连忙道:“文姑娘这话可愧刹云某了。碧云珠虽说珍贵,但毕竟是死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云某自当割爱。然实不相瞒,碧云珠已丢失数日,着实是无可奈何啊。”

我大惊,丢了?

还是几天前丢了?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这若不是云修楠的推诿之词,那便只有一个可能,有人预料到我与阿青会来珂兰山庄取这枚碧云珠为药引,而他(她)不想让我们得到,便先下手为强!

那也就是说,说不定毒害阿青的那卑鄙小人会再来害阿青!

我感觉一股血冲上了头,什么侠女风范也不顾了,星月绫滑至手中便往外冲,弱水步法行云流水,已然到阿青房门前,我撞门便入,却目瞪口呆了。

阿青正裸身站在热气腾腾的浴桶中,见我闯入,面无表情的看我。

我尖叫一声,然后迅速退出去,关门,一套动作一气呵成。

云修楠跟应蓉蓉这时大概回神,也赶了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站在阿青门口。

我努力平复心情,然仍感觉双颊热的吓人。

我镇定道:“……没,没事了。什么事都没有。”

“尖叫什么,吓死人了。”应蓉蓉小声嘟囔着抱怨,“还自称女侠呢,这么野蛮粗鲁,女侠都死光了也轮不到你。”

破天荒的我没有任何想吐槽的感觉。我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拉住云修楠的胳膊,我道:“少庄主,今天太阳不错,我们去园子里赏日吧。”

云修楠:“……”

应蓉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