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遇
  • 超次元卡片游戏
  • 折纸
  • 4426字
  • 2013-11-07 15:35:19

卷首语

为了相遇而存在

那么相遇的意义呢

……

CardGame,那是在20世纪末起始,21世纪初以风卷残雨般气势轰动全球的游戏。从最初的纸牌到电子终端再到如今的各种移动设备,cardgame的游戏方式总是以更优秀更便捷的方向进化着。各种各样的cardgame如雨后春笋般争先出现在世上,现如今市场上的cardgame不仅仅只是一种游戏,也是作为权利的象征,拥有一张稀世的卡片更是可以君临card界并享用无与伦比的荣华富贵。

“喂!缘心缘心,快看!这可是我昨晚新出的R级卡片啊!怎么样怎么样?很可爱吧!”

这个向我秀着手机画面吵闹的家伙叫秦桑芸,我的死党。精通各种各样的电子仪器,甚至在18岁这个年纪就有了几项属于自己的专利。而作为拥有各种专利的他也被国内一流的电子科技大学所邀请入学,不用备考的他真是让人羡慕。顺便一提,他还喜欢cardgame。

“说过了,我对这种游戏没兴趣,我还要看书呢,别来烦我。”

这是我,高缘心,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全市10万紧张复习准备高考的高三学生之一。

你说为什么这么普通的我会和他变成了死党?我也不知道,大概彼此名字都比较像女生吧,嗯,我讨厌我的名字。

“就是就是~桑,别妨碍我家心心,你能妨碍的只有夜晚在房间的时候!”

“不要这么叫我,还有在晚上也不会更不想被妨碍。”

嗯,差点都忘了还有这人了。

她叫桐天榆,进一步变短的波波头,利索的打扮,帅气的外表恐怕没有一个女生可以抵挡,但是她和她的名字与外表不同,是个女生…还有我想忘记的一点,她是腐女,无数的少女以纯真的情怀(?)拜倒在她的帅气外形下,却被她拖入到了腐的深渊。托她的福我能在学校见到的女生,都被她劝诱成了腐女。

你问这么有个性的人为什么会成为我的朋友?你好烦啊!

“心心真是的~又不乖,哪今夜就由我来不~让~你~睡~哦~”

为什么要用手托起我的下巴?

女生的尖叫声绵延起伏,这群笨蛋女生,我又不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不要看我!要看的话就先付钱!

“不要对我的心心出手啊!”

就算你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桑,我也不是你的。还有不要叫我心心。

叮——咚——噹——咚

“喂,打铃了,别闹了,快回座位上去!”

“是!”

真是的,两人一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的表情,我是老妈子吗?

……

噗嗵!

“救救我!”

怎、怎么回事。

突然剧烈跳动的心脏疼痛无比,脑内仿佛被针扎一样回响着女孩子的声音,救我…?

一时间过于强烈的剧痛让我扑倒在桌子上,发出的巨响把周围的视线全都吸引过来。

“缘心同学?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色不大好啊!”

班主任的数学老师带着点慌乱的神色问着我,毕竟是高三这个节骨眼上,为什么慌乱也显而易见。

而刚才那股疼痛仿佛不像让他人察觉般悄悄退下。

“不,我没什么事老师,请继续上课吧。”

“是、是吗,好的,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说啊,同学们翻到57页……”

刚才那股剧痛是怎么回事?还有脑中的那个声音。

……

课间

“心,刚才怎么了?哪里很痛吗?”

桑和榆向我靠了过来,连平时吊儿郎当的桑都带着一副担心的严肃表情问我,快停下,一点都不适合你。

“没什么,可能是贫血吧,早餐没来得及吃。”

“是吗,哪就装作生理期的样子去保健室休息吧!反正都是难受,差不多啦!”

嗯,马上就变回了平常的桑,你是在找架打吗?

“没事就好,刚才缘心倒下的时候我可是全看到了,样子看上去真的好痛苦!”

缘心?上次听榆这么称呼我是什么的事了?能继续保持下去就好了。

“嗯,让你们担心了!没事的,如果真的不行了,我会请假的。”

之后的两节课并没有发生早上的情况,那个疼痛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声音,果然是错觉吗?

“啊,糟糕。英语的讲义忘在家了!”

“喂喂,真的假的。河马会发火的啊!”

“不然去隔壁班借一份?我有认识的女孩子愿意借!”

“算了,还是不麻烦你那些“女朋友”了,而且内容方面我都已经记得差不多了,河马应该不会怎么为难我的。”

河马,我们的英语老师,年过40正处于绝赞更年期中,中年人特有的臃肿的身材和经常因为小事便口无遮拦训斥同学,河马的称号因此而来。

叮——咚——噹——咚

“拿出讲义,今天复习常用语和固定搭配。”

班里的同学都在翻页着讲义,而我只是一动不动的看着桌面,自然而然被扫视的河马所盯上。

“高缘心,你为什么不动?你的讲义呢!”

“老师,我的讲义忘记带了,不过不要紧,内容我已经记下来了!”

“什么?讲义没带?!还竟然敢说记下来了,别以为你学习好我就不说你,现在你处于高三,怎么能不带讲义?你去高考的时候也不带考证然后给考官说我记下我的考号了,行吗?”

哈…果然还是小题大做了,虽然说得有点理,但是比起教训我还是快点讲课吧,时间都浪费了不是吗?

“河马…何老师,缘心都记住了就不要为难他了,还是快点讲课吧!”

不得不说还是桑懂我在想什么,不过你这是在撞枪口哦?

“你说什么!为难?你怎么对老师讲话呢?我这是在教育你们不能这么马虎!还有你不要觉得自己已经有大学邀请你了就浮躁,要是敢在上我课的时候玩你的手机,我就给你砸掉!”

桑与河马的口水战还在持续中,真是的,两人都让一步赶紧讲课不好吗?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诶?为什么讲台上的河马有两个?而且……还是斜的。

咚——

刚才因为被河马点名站起的缘心倒在了地上,意识不仅昏了过去而且脸色苍白。周围的同学像炸了锅一样尖叫着,桑和榆赶忙跑到缘心身旁,就连讲台上的河马也因为太惊讶说不出话来。

救救我!

声音再次从脑中响起。

你是谁?

“天…天花板?”

“缘心!!你醒了吗,刚才你倒下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们了!我和其他人赶紧把你抬到保健室了!”

“啊!太好了!”

“怎么了你们两个?我昏倒了?啊…这么说的话好像是,我昏过去多久了?”

“没有多久,才10分钟,刚才学校联系你的姐姐了,一会可能就到了!”

“心你真的没什么问题吗?这怎么看都不像贫血啊!”

所以说不要用那么认真的表情了,真的不适合你。

“没事的,可能最近通宵学习太累了吧。嘛,事到如今,我就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10分钟后,姐姐缘爱闻讯赶来,着急的神情在见到我之后也稍稍缓解。

“缘心,没事吗?事情我听你们班主任说了,突然晕倒了?身体还有没有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

连珠炮般的问候,老姐真的是很担心我呢,毕竟是相依为命的姐弟。让老姐担心了呢,对不起。

“没什么啦,这几天通宵学习的事,身体有点累,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

“是、是吗,吓死姐姐了。”

“知道啦知道啦,哪我们走吧?”

看到唯一的家人这么担心我,我也是很开心的。连忙收拾了一下。

“哪我们走了,桑、榆,你们两个回去上课吧!”

“嗯…好,哪缘心、缘爱姐,再见!”

“嗯,再见,桑芸,天榆!”

……

出了校门后我才想起,姐姐现在应该还在上班才对。姐姐工作的地方是父亲的公司,只不过我们的父亲却不在了,并不是逝世。

10年前,母亲在我7岁的时候病逝了,而那个性格夸张的父亲只留下了一句,“我去寻找真正的自我了!”便消失在了我和姐姐的视线,在我和姐姐最需要家人的时候消失,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而父亲留下的家业也在好友的帮忙下好好的管理着,去年姐姐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公司的管理中。

“姐,你应该还在上班才对吧?公司很忙的,赶快回公司吧,我已经没事了,我这就打车回去。”

“欸?不行不行,你再晕倒了怎么办?”

“不要紧啦,在车上还晕倒的话,司机会把我送医院的。再说,如果真是那么严重的话,哪就到时候再说吧。总之,快回公司吧!”

我用稍稍强硬的口气对老姐诉说着,能听我话就好了。

“真的不要紧吗?哪、哪姐姐先回去了?如果觉得不舒服了,一定要给姐姐打电话!啊,不对,先联系医院!”

“知道啦”

这个过保护的姐姐,但是我喜欢这样的姐姐。

目送着姐姐开车离开后,本想我也打车回家,可肚子却叫了起来。嘛,毕竟早餐没来得及吃呢…干脆吃点东西再回家吧。

悠闲的在大街上寻找着饭店,周围的视线有点刺目,毕竟这个时间段可不是穿着校服的学生应该出现在大街上的时间。

当走在十字路口中斑马线上时候,不快的感觉再次袭来,难道又要晕倒?眼前一黑我便蹲了下去,那个声音再次从脑中响起。

救救我!

救你?你到底是谁?我要怎么救你?

疼痛渐渐退下,我抬起头来睁开了眼。奇妙的景象出现在眼前,本应车水马龙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时间仿佛停滞不前般让人窒息。最奇怪的是,五月的艳阳天,天空本应是一轮骄阳,可现在的天空却是有着绯红的颜色,太阳也不知去向何方。

我是在做梦吗?刚才其实我已经晕过去了?

当我琢磨着的眼前发生的一切的时候,天空降下一道极光,而我被余波引起的冲击击飞出去。

“噗哈…爆、爆炸?”

突如其来的爆炸让我不及防备,灰烬与碎石随处可见,空气中充斥着热化沥青的异味。

当我睁眼望去,超现实的场景炸裂在眼前,本应空无一物的道路上现在却有了一个直径1米的空洞。

“别傻站着!跑起来!”

我还处于被眼前的超现实打击状态中,哪个呼唤我救她的声音出现在了身后,接着就握起我的手跑了起来。

“你、你是谁啊!就是你让我救你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哈?救我?现在是我在救你吧,再说怎么回事,我还想知道呢!为什么我会突然被召唤到人间!明明没有召唤阵,更别提我压根就没有和任何人类签订过契约。”

一个一个不明所以的单词跳了出来,人间?召唤?

我也打量起了眼前的少女。异邦的长相,藤紫色的长发,在左边扎起一条麻花辫。英式校服般的上衣,波浪褶的短裙,还有哪到膝盖下的长靴。深邃的紫色瞳孔仿佛有着魔性一般吸引着人去看,让人感到次元不同般的美。

而背后也是一阵阵的爆炸,地上出现了一个个坑洞。顺着极光袭来的方向,一个宛如巨大蝙蝠的怪物正用猩红的双眼盯着我,一股来自本能上的恐惧袭上身来。

“那那那那是什么啊!!”

“魔界的怪物恩杰魔啊!,什么嘛,你不是恶魔?”

“恩、恩杰魔?”

“是啊,那种低级的怪物要放到平常,一下就能秒杀了。啊啊真是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秒,秒杀?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能杀掉哪个怪物就快点杀死它啊!”

“要是能杀掉,我当然想杀了!但是被召唤到人间之后,力量一点都用不出来。我堂堂恶魔大公爵,竟然被那种低级魔物所戏弄!”

恶魔大公爵?越来越搞不清了。

当我还在迷惑的时候,我的身上又发生了一件让人不解的事情。放着手机与钥匙的口袋里,发出了白色的光芒,一瞬间光芒就侵蚀了周围的一切。

我和自称恶魔大公爵的少女站在光芒的中心,周围什么都没有,但却响起了今天一直出现在我脑中的声音,没错,和我身边这个少女一样的声音。

“救救我!”

“救你?你到底是谁!?”

自称恶魔大公爵听到了与自己相同的声音,脸上产生了不悦,用着比我髙八调的声音问着对方。

“你到底是谁?是你把我召唤来的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好,贝露,是我召唤的你。不过没有时间解释了,现在只有你可以打破这个困境!”

“哈?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再说要怎么打破困境啊,我的力量一点都使不出来!”

“关于这点,这位少年可以帮你!”

“我帮?怎么帮?”

“就是kiss!”

“kiss?!”

和刚见面的人就要kiss?!搞什么?!

“快一点!这个结界要支撑不住了!”

就算你这么催,你看,她脸都快红成西红柿了啊!

“贝露!!”

“啊,真是的!不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