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往事(五)
  • 斗神之巅
  • 善良的希望
  • 2913字
  • 2013-10-04 14:31:30

走到了家门口,林森并没有开门走进去,而是依靠在大门那里,坐了下来,看着灯火阑珊。不远处,还有鞭炮声在响起,卖夜宵的人们还在热火朝天的工作着。

“林森,你怎么回事,怎么会败在那个人的手里?”楚航问着他。

林森没有答话,而是靠在椅子上,闭上了双眼休息着。

第三赛季第一轮比赛,林森代表名门义气俱乐部第一位选手登上了比赛场,对手是km叛逆,一个第一次登台比赛的选手。正当比赛场馆的所有人都会认为林森会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把对手干趴下的时候,林森却在比赛中输给了对手。这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很多人都看见,这个选手上台的时候还有点颤抖,都没有什么自信心。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他赢了人气正旺的林森。也为他日后获得斗神冠军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心里基础。

事实就摆在眼前,无论众人多么不愿,林森还是输掉了比赛。

闭上双眼休息的林森虽然看不到,但是他能感觉到有很多的目光在看着他,知道他们想问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连这样的一个选手都会失败。

林森当然不能告诉他们原因。难道林森他要说他在比赛的时候突然一下子想起了父亲所说的话,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人父母的良苦用心么?林森当然说不出口,而事实,也正是因为如此。

这就像一个顿悟的过程一样,林森突然就在那么一刻,脑子里涌进了很多东西。他想到了父亲一直以来对他们俩兄弟的期望,他明白了父母辛勤劳作的原因。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才导致在比赛中出现了各种错误。

不仅是第三赛季,一直到林森退役之前,他都受到困扰。

林森又点上了烟,慢慢地吸着、吐着……

他没法告诉曲英俊自己的问题,这就好像一个无解的方程式一样,在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林森都不会开口。每一次他在比赛场很专注比赛的时候,脑里就会不自然的出现这个问题。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成为了林森心里的一个心病。

这才是曲英俊一直想知道的答案。

“楚航,如果我帮俱乐部再获得一次总冠军或者我再次获得斗神冠军的时候,正是我退役的时候。”打完第三赛季第三轮的时候,林森这么对楚航说道。

“好,我答应你!”虽然不知道林森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作为朋友,楚航还是选择了同意林森的决定。

自从林森受到那样的困扰之后,他就一直想去解决,想了那么久,终于想到了一个他认为比较完美的方案。但是事与愿违,无论林森再怎么努力,还是没能如愿以偿。每一次的失败,都激起了林森心里那个不屈的心,激起他心中的斗志,却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林森同样说不出,自己一直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能再获得一次冠军,只要一次就好,无论是哪一个。

“冠军啊……”林森喃喃说道。

冠军谁都想拿到,但他并不是你说想拿就能拿的东西,那么多人前赴后继,为的就是能在那最高的领奖台上,高高举起冠军的奖杯。很多人都忽视了,那些倒在路上的尸体,只记得举起奖杯的那一支队伍或者那一个人。

从第三赛季起,林森就是那些尸体中的其中一具。

“其实,只要让我再拿一次我就满足了!”无数个日夜,林森都在梦里呢喃着这一句话,像今天,他靠在家门口,轻轻说着。

走出俱乐部的大门,火辣的太阳照耀着他,感觉暖暖的。但是林森的心里却是非常寒冷,因为从今天起,他已经不是名门义气俱乐部的一员。

走了没几步,林森就停了下来,他不知道往哪去,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人群,于林森而言,是那么的陌生,虽然他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好久。他突然像是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看着陌生的事物,看着陌生的人群。

“该去哪里呢?”林森都不知道自己在问谁。

走着走着,林森突然走到了一个汽车停站点,他看着站牌上的行程,在看到“北京火车站”这一个站点的时候,林森心中一动,踏上了公交,来到了火车站。然后去售票窗口,买了张票,第二天下午,林森就回到了家里。留在俱乐部里的东西,林森基本都没有带。

走在乡村的路上,林森对着每一个熟悉的乡亲都打着招呼。他回来,并没有告诉家里人,所以母亲在看到林森的时候,也是有点惊讶,但还是把林森带进了家里,连外头的生意都不顾了。

“爸!”林森走到大堂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父亲在那里喝茶看报。

林森的父亲抬起头看了他一下,“嗯”了一声后,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对林森不冷不热的。

“森森你先跟你爸聊会,我先去外头做生意,一会收摊了妈妈给你做好吃的。”说完林森的母亲就走出去了,留下了他们父子俩。

林森坐了下来,然后把父亲的茶水给倒满。两个人都不说话,就干坐在那里,气氛有些沉闷。

这么多年过去了,林森的父亲再也没有一看见林森就开口大骂,对林森的态度虽然没有之前那么恶劣了,但是也不见什么起色。林森明白父亲对他的失望,只是这是自己选择的路,父亲不理解而已。这两年,每一次林森回家,父亲都是对他不冷不热的,偶尔只是说上那么一两句话。

“爸,我退役了!”林森打破了这种沉闷。

“哦,那就去上学吧!”林森的父亲还是没有看他,继续看着报纸。

这句话林森听到不知道有多少次了,只是这一次,林森的回答再也不同以前,他道:“好,去哪个大学?”

那么多年的愧疚,令林森心中不安,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自己当年所犯下的错。他要听父亲的话,重新回到学堂,上大学,圆了父亲心中的愿望。

听到林森的话,林父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声音一样,他放下了手中的报纸,转头过来看自己的儿子,看了很久,像是在辨别林森的话是真是假那样。不过林森这一次可是认真的,他没有反驳父亲的话。

两眼对视,看了一会之后,林森的父亲道:“过几天再告诉你,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吧,等我联系好了再说。”

林父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温和,态度感觉好像变好了一些。说完之后,林森的父亲继续拿起报纸看着。林森也不说话,慢慢地给父亲倒茶。

几天之后,在吃晚饭的时候,林森的父亲对他说道:“我跟一个老友说好了,你就去HN大学。”

那天晚饭,林森的父亲也露出了微笑,还给林森夹了个鸡腿吃。

不过林森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是惊讶了一下,但是表情没有持续太久。

“是巧合么?”当天晚上,林森躺在床上,来来回回就是这么一句话。

本来林森已经认了,既然退役了,就好好回家听父亲的话,去上大学,这是父亲心里一直最想让林森做的事,林森非常明白。但是命运这种东西却很奇怪,如果是别的大学,林森也就不说什么了,但是HN大学却是一个例外,因为那里有一个人,一个从联赛开始前就离开他和楚航的好友——曲英俊。

林森的夺冠之心,从未死亡,一直深深藏在他的心里,他的斗志还在,他的欲望还在。怎能如此甘心?

先上一年的大学,然后用这段时间,解决所有的问题,要以最良好的状态,重新进入职业赛场。这是林森能想到的办法。这样一来,既可以圆了父亲的心愿,也能给自己时间好好休息。

“如果这是命运的安排,那就让我再疯狂一次吧!”辗转难眠的夜晚,林森下了这个重要的决定。总有那么一个人,或者那么一件事,能让人疯狂到底。

他要重回赛场,回到那个战场,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地方。

林森拿起电话,翻开通讯录,找到了一个号码,然后拨了过去。

夜已深,外头的风在哗哗作响,屋内的人,都已入睡。

“叮铃铃铃铃铃……”雪山床头的电话正在作响,有人在给他打电话。

他慢慢睁开眼,左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拿起了电话,仔细一看,是林森打来的。

“喂,林森,什么事?”雪山说话有点迷糊。

林森坐在家门口受着寒风才肆虐,心里却没有感到寒意,话筒就在嘴边,他轻轻说道:“雪山,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加入蝶恋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