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往事(四)
  • 斗神之巅
  • 善良的希望
  • 2901字
  • 2013-10-03 14:08:45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曲英俊问道。

“你想知道什么?”林森反问。

“比如第三赛季的你遇到什么事了?再比如为什么你还要一直坚持下去?”曲英俊道。

“没有!”林森摇头,喝下了一杯酒。

既然林森不愿意说,曲英俊也不会去逼他,每个人的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些秘密不为人知的。

他也喝下了一杯酒,接着说道:“其实我让你去蝶恋花俱乐部是有原因的。你想想,你要重新回去,是要加入俱乐部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重新复出,又有哪个俱乐部敢让你上场打比赛呢?”

林森不说话,静静等待着曲英俊继续说下去。

“对于很多不明白你的来说,你这个年纪,真的不适合在继续比赛了。就算他们肯要你,也只是为了你那丰富的比赛知识,我想更多的,他们会让你当陪练或者顶着选手的名号来当一个教练。”曲英俊道。

说完之后,他看着林森,林森还是那样,没有什么表情。他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我之所以让你选择蝶恋花俱乐部,不单单是因为这个俱乐部从上到下都充满着一种人情味,更重要的是,这支战队,它本身就像一张白纸一样,虽然他们在甲级联赛里打拼了很久。但是对于超级联赛,他们是一点经验都没有,而且俱乐部里的选手还有上升空间,只是他们还没发现而已。我们可以融入进里面,在这张白纸上描绘属于我们的蓝图。”

曲英俊又喝了一杯,道:“没有能与你一起参加联赛,这是我心里一直以来深埋的遗憾。但是现在有这个机会了,我能了却心中遗憾,作为朋友的你,会不支持我么?”

林森取笑道:“难道不是因为皇甫雨?”

曲英俊骂道:“滚你丫的,跟你说认真的呢!”

“嗯,我好好想想吧,现在我还不能给你一个答复。”林森虽然有点头晕,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清醒的,并没有因为曲英俊的这一番话而立刻答应下来。

之后,俩人再也没有说话,而是很沉闷的喝着酒吃着东西。

冬末初春的寒风哗哗吹过,寒意阵阵。街边的路灯,映照着几乎是空无一人的街道,甚是冷清。树枝上,叶已掉完,空荡荡的枝头,鸟都没有一只。

“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呆会儿!”曲英俊打破了这种沉闷。

“你还行不行了?”林森看着已经有点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曲英俊,有点担心。

曲英俊听到这话,拍了拍胸脯,道:“男人,不能说不行!”

“走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林森道。

“什么事,问吧!”曲英俊说。

林森盯着他,问道:“你对皇甫雨,是认真的?”

曲英俊也看着林森,眼神很坚定,然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知道了,那我走了!”林森站起身,迈开了步子。

走在荒凉的大街上,寒风再次吹过,夹带着阵阵寒意,让林森忍不住把衣服又裹了裹。不过,刚转过弯,林森就停了下来,靠在强上,点上了一根烟,抽着。

刚抽了没几口,林森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伸手拿出手机一看,是皇甫雨打来的,林森按下了接听键。

“林森,曲英俊是怎么回事,刚才他怎么打电话来跟我说让我嫁给他?”刚把手机放到耳边,林森就听见电话那头皇甫雨的声音。不像之前那样大声,这次她的说话,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还有些好像还受了委屈的样子。

没等林森说话,皇甫雨又说了:“我们现在还只是男女朋友关系而已,相处都没多久,哪能随随便便就说谈婚论嫁的事呢。再说了,听说他之前还那么风流,都不知道他改没改过来,这么唐突的让我嫁给他,我都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等皇甫雨说完,林森只是问了一句:“你喜欢他么?”

电话那头的皇甫雨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嗯,我喜欢他!”

“那你就相信他吧!”林森说完,就挂掉了电话,让皇甫雨一个人自己好好想想,他不可能去干涉两人之间的问题。

林森也知道,曲英俊这么做,除了自身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是,应该是向他表达一个态度吧。

从两人的生长环境来看,他们走的几乎是一条相反的道路,所以才导致了俩人的性格不同。皇甫雨之所以能那么吸引曲英俊,可能就是因为她从小就很自由的原因吧。这两种不同的性格就像磁铁的南北极一样,相互吸引着。林森也相信,曲英俊这么说,也肯定是认真的。

蝶恋花的当家雪山是一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他对于俱乐部里所有的选手都一视同仁,都当做自己的兄弟姐们一样来看待。所以俱乐部里的每一个人,都把雪山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一样,也把蝶恋花俱乐部当做了自己的另一个家。

为了自己的家能过得更好,谁不愿意努力加油呢?

而林森能和曲英俊成为这样的朋友关系,就是因为林森走的路,几乎和皇甫雨差不多。从小到大,林森的父母从来就不曾干涉林森的任何决定,除了学习方面之外。就是这样的经历,才让曲英俊遇到林森之后,成为了好朋友。

林森把烟头踩灭,然后往家里的方向走了过去。

路上,有小孩在玩耍,一群小朋友聚在一起,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那些还没有炸掉的鞭炮,点着一根香,然后把鞭炮放在地上,在挨个点着。鞭炮响起的声音,不绝于耳。

林森停下来,看着他们,自言自语道:“蝶恋花么?”

林森出生在一个小乡村,这个乡村的文化气息非常浓厚,所以导致了在村里,如果你没有文化,就会让人看不起。所以村子里有着这么一条不文明的规定吧,就是每家的孩子,都必须要上学,而且还要上大学,就算家里贫穷,村里的人也会借钱给你。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几百年。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林森身处在这样的环境里,很早就懂事了,比起很多人来,他算是早熟的那一类人。所以从很小的时候,林森就知道了自己家里的境况不是很好。

林森家里有两个孩子,他与弟弟林海。为了支付两人的上学费用,父母都要起早贪黑工作,省吃俭用,把钱都留给了他们两个人。

但是林森却很明白一个事实,这个世界很残酷,物质生活占据了绝大多数,精神层面反而不属于他们这样贫穷的人所能拥有的东西。

林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聪明,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自己和弟弟两人都上大学,那么对于家里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很可能要四处借债。

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自尊心,林森的母亲一直对林森说的话就是不要欠别人的人情,因为这是永远都还不完的东西。

所以当楚航说要办俱乐部打联赛的时候,林森想了很久,最终答应了他。为的不只是楚航给他们描述了一个靓丽的前景,虽然事实也正如他说的那样。只是为了能给家里减轻负担,林森毅然而然跟随楚航,去了北京,当上名门义气俱乐部的队长,征战职业联赛。

林森虽然做得非常成功,也给家里带来了不菲的收入。但是可想而知,在那样的环境生活的父亲,却非常不领情,认为林森这是不务正业、玩物丧志。第一年林森回家过年的时候,就被父亲给赶了出来。

第二年同样如此,这让林森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当时走出家门的时候他发誓,一定要在联赛里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然后再荣归故里。至于林森成功的标准是什么,他也有了自己的计划,那就是个人与俱乐部,都要达到一个让无数人都无法超越的高度才算是成功。

一气之下,林森自那以后,足足三年没有回家,一直呆在俱乐部。

虽然父亲很不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林森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让父亲明白自己的心意。而林森的母亲呢,却是一句责骂也没有,反而经常关心林森,这让林森一直很感激母亲的理解。而且自己的弟弟林海也够争气,考上了上海交大这样的名牌大学,给家里挣足了面子。

鞭炮已放完,小孩子们又找到了新的乐趣,他们开始玩起了捉迷藏。

只是林森,再也没有兴趣看了下去,而是继续往前,迈开步子,走了下去。

昏暗的灯光下,依稀可见那身后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