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唐季复活

  • 涟滟传
  • 蓝灵星子
  • 2174字
  • 2022-05-11 12:49:18

却没发现唐季身上的法器带着萤光飞安静地从窗户飞出离开了百花林,往万石窟的方向飘去。法器的光芒甚是微弱,很难让人察觉得到,于是便消失在了空中。

人间,皇城

唐府

唐千涯正在房间睡觉,一阵风吹过,警觉性高的唐千涯立刻被惊醒,坐了起来迅速地环顾四周,不见人影。

“季儿,是你吗?”唐千涯对着空气说道。

许久并无回应,眼神渐渐暗淡,已然睡意全无,便起身,穿上衣服,开门,望着月亮,心想:“季儿,你这么一走,我是否还能再打胜仗,如今功成名就,却无妻无儿,是该找个伴了,也可冲冲喜。”

“来人。”唐千涯声音低沉地叫道。

“属下在!”正门巡逻的人立刻聚集在一起,排好了队形,齐声应道。

“明儿,准备好聘礼,我要去向公主求亲。”

“是!”

人间,百花林

张婷盘坐在堆满落叶的林子里,闭着眼睛微风吹过,耳鬓轻抚脸颊。张婷微微睁开眼睛,缓缓抬起双手,随后兰花指合于胸前,法器开始发出柔和的紫色光,张婷缓缓升起,以盘坐的姿势悬停在半空中。

紫光迅速扩散,笼罩了张婷周围的林子,所有的树根开始肉眼可见地长出往更深的地里扎去,树干变粗变高,树叶反复生长掉落,树枝不断生长,地上的花反复发芽开花凋零,草也争相取宠般疯狂生长。

张婷看了一下周围,满意地嘴角微微扬起,随即双手分开,紫光回到发器,身子缓缓下降,在半空中将盘着的双腿伸好成站立状态,缓缓接地。

接地之时鸟语花香,蝴蝶围着张婷的一袭白裙,此时的张婷美得像一幅画。

“太好了,终于练到了绝仙的修为。”张婷开心地自言自语道,便高兴地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发现家里没人,便跑去瀑布山脚下找到张全,此时的张全为了协助战士们加强阵法的防御正在与战士们向瀑布上空施法注灵。

“爹!”不远处传来了张婷的呼唤,张全将头转向了张婷,笑了笑说:“这孩子,怎么跑这来了,大家继续。”

“是!”

张全收回注灵手势,接着快步向张婷走去。

“婷儿,怎么不在家里待着,跑这来了?”张全站在张婷面前问道。

“爹,我已经练到绝仙的境界了”张婷高兴地说。

“此话当真?”看着张婷高兴且认真地点了点头,张全的表情无比惊讶,继续说:“你可知你爹我可是修了两世才从极仙练到绝仙的,你短短两个多月竟从散仙冲到绝仙,这仙界怕是没有寥寥无几,你这丫头,这般有天赋,爹也甚是高兴。”

“爹,莫急,女儿就差一个段位便可成为灵神,到时,便是找水涟滟算账之时”张婷说完眼神从高兴转变成坚定且带着愤恨的眼神

“看来,婷儿不只是天赋异禀,还是因为唐季这小子才进步得如此之快啊。”张全神色也开始凝重起来:“只是婷儿,当初只是不希望你伤心过度,爹才那么说的。”

“我知道,但是爹,能力越强责任便会越大,女儿如果有能力,定不会让水涟滟这般黑腹之仙继续祸害人间。”

“行吧,那就等你练到灵神境界再说吧。”张全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也无可奈何,不过转念一想:”如今魔界日渐强大,五行族恐难自保,婷儿自是修为越高越好自保,况且灵神境界比想象中更不易于修成,但愿时间可以淡化关于唐季的事情吧”

“嗯,爹,用不了多久,女儿便能为唐季哥哥报仇”张婷看着张全许久未开口,便说:“爹,女儿先回去了。”

“去吧”张全说完,看着女儿走远,便回去站岗。

人间,万石窟

此时正好是夜晚,洞口风沙四起,地面金灵族的法器一微弱的光一闪一闪的,而后开始吸收周围的能量,一道道黄色的能量光束注入了法器,接着一堆萤光从法器中飘了出来拼成人形,不一会,唐季的灵体成型,风停了,周围变得安静了,唐季却未醒过来。

直到天亮,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大地上,遍地金黄,唐季微微睁开眼睛,又被这耀眼的阳光给眯了回去。

唐季用手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回想起了自己在流沙谷与水涟滟发生的事情,慢慢站了起来。

“万石窟,我怎么会在这里?”唐季自言自语:”项链又是哪来的,怎么会在我身上,难不成是这项链救了我?我又昏迷了多久?”一时间有好多问题,竟不知向谁寻找答案。

“罢了,还是先回家,也不知道爹是否已经知道此事,报个平安再说”唐季说完走向离万石窟不远的驿站。

石窟驿站

此处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平时也就一两个驿卒在马棚喂马。

唐季到了驿站门口,一名驿卒上前打了打招呼:“唐季公子,真是唐季公子!公子先进驿厅坐会,在下这就去通知驿长。”

唐季点了点头,便向驿厅走去,驿卒也随即小跑向驿站的屋子。

唐季进了驿厅,便直直站在驿厅中间,背对着门口等着驿站的到来。

“唐公子!”驿长边说边走进驿厅。

“驿长,你好。”

“唐公子,好久不见,先请坐,我已让人准备了点小菜,粗茶淡饭,还望公子莫要嫌弃。”

“驿长费心了,我来此只是想借驿马一用,多日未归,想回去报个平安。”唐季说道:“既然驿长如此款待在下,在下就恭谨不如从命了,也可顺便了解一下昏迷的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事。”

“唐公子,江湖上传唐公子早已被杀害,这话一度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差点就要开始布置葬礼,还是你爹唐千涯唐大将军说的公子并没有死,才止住了这皇城的流言蜚语。”驿长陈述说道:“自然在下也是相信唐公子风华绝代,心怀天下,吉人自有天相,定不会有事的。”

言语间,饭菜已送上桌

“能传到皇上那而且还准备办葬礼,想必我已昏迷甚久。”唐季若有所思

“已经快三个月了。”驿长边倒酒边说。

“三个月!这么久了。”唐季惊讶,这么久不吃不喝怎么过来的且此时也并没有半点饥饿之感,继续说道:“驿长,皇城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可否告知一二”

“唐公子客气了,您乃当朝红人,在下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