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生
  • 涟滟传
  • 蓝灵星子
  • 2058字
  • 2018-12-13 12:47:42

天色阴沉,只打雷不下雨的天,何清挺着大肚子,满身是鲜血吃力地在荒芜人烟的草原上跑

不知道那是第几次疼痛,终于在母亲的尖叫声下,小娃被生下来了。

急忙撕下身上干净一内衣布给孩子裹上,然后四处张望。

只见旁边一片大湖,何清盯着水面,“女儿,你的名字就叫水涟滟,娘没有能力继续带着你了。”何清边说边用沾着血的手在另一块干净的内衣布上写上水涟滟三个字,那字并非常人能写,想必何清是为了让字遇水不化吧,用了点小小的法术。

写完撕下,连着项链,一同塞到孩子的胸口。

最后用法术做了一个小木舟,木舟快做好时何清已经不行了,灵力几近耗尽,人形正慢慢虚化。

“终于找到你了!”远处的声音传来,黑衣人转眼间已经到了何清面前,二话不说,黑衣人抬起了右手,将何清的元灵捏碎后,大笑,笑得那样得意,笑得那样忘我,他以为他杀了所有人,却没有感觉到已经漂远的水涟滟,转身消失在阴冷的天色中。

漂了几个时辰,水涟滟也哭了不知几次,又睡了几次,夜幕降临,四周一片漆黑,此时,怀中的项链发出了白色的光,特别耀眼,耀眼得很快便被不远处的商船哨子看到。

“报!主人,发现一个不明物体,在不远处发光。”哨子跑进了船内通报。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不定是哪家放的河灯呢。”主人叶明子漫不经心地回道,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心,走到了船边一探究竟。“这么耀眼,肯定不是河灯啊!说不定是什么会发光的宝贝呢,赶紧把它捞上来!“。

扑通,一个水手下水了,不一会儿便上了船,叶明子蹲下一看,“原来是个福娃,给我送宝贝来了。“叶明子将项链拿起,认真地端详着,“好东西啊。来人!快给这娃一些热羊奶喝!快,不然可要出人命了。“

刚喂完水涟滟就一直哭,吵得船上的奏乐都乱了,叶明子也是心烦意乱。

“别哭了,你说我收留你已经很不错了,不是吗?你这样哭闹,这船上也只供吃,它不包带娃啊。“叶明子只好挥手让奏乐团退下,来到水涟滟身边,管她听不听得懂,也这么对着她说。

“主人,拿到了项链,为什么不把这小东西扔了?以免扫了主人的雅兴。“随从不解,问道。

“不懂了吧?你以为我怎么当上这么成功的商人的?做一个成功的商人最忌讳坑蒙拐骗,要懂得讲诚信,要学会扶贫,心善积福,说多了你也不懂,呐,这就是为什么你是随从我是商人了吧?“

“在下明白了。“

突然,船好像撞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叶明子心里莫明一惊,说话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主人,是海盗!他们准备登船了。“哨子报

“绝对不能让他们上船!“叶明子喊道。

杀喊了半个时辰,船上的几百名守卫已经被全部杀光,继续杀着剩下的活口。

叶明子看着船上的人一个一个死去,看来只有逃生这条路了,在商船后面有备用的小船,用绳子接着,只需要砍断绳子就能划走,叶明子抱着水涟滟上了小船,对着水涟滟说道:“保佑我啊,小娃”,叶明子用匕首割断了绳子,划走了。此时海盗已然杀光船上所有人,看到远处叶明子胸前发着耀眼的光,一箭过去,射死了叶明子。

项链掉到了小船上,叶明子却掉进了水里,虽然项链还在发光,但看不到人影了,而海盗只是为了占船,然后用里面的东西。比起那小船上的光,商船上的东西更吸引人,所以也没去在意。

小船继续漂,漂了几个时辰天也快亮了,项链的光慢慢地也消散了。

一个小和尚下山打水,看到了不远处有一小船,小船上有一白布,裹着什么东西,等船靠近了,“是个小孩。“,发现是个小娃。

寻得一根竹子,让船靠了岸,上了小船,将水涟滟放在一只空的水桶里,另一只装满水,然后上山,“我带你去让师父收留你吧。“

到了寺内,“师父,我在山下发现一个小孩,好像是被遗弃的。“小和尚边说边从水桶里抱出水涟滟。“对了,还有这条项链,也是从小船上捡到的。“

师父,拿起项链一看,似乎查觉到了什么,“去干活吧。“对小和尚说道,小和尚回了声:“是!“,便走开了。

师父留意到了水涟滟胸前写着“水涟滟“的布,“原来你叫水涟滟,可怜的孩子。“说完便抱着水涟滟,然后安顿好。

所幸这些年寺中并无风波,水涟滟终于有安稳的日子过了,时间也如白驹过隙,一下子十五年就过去了。水涟滟也婷婷玉立,在寺中习武,和师兄门一起下山挑水,日子算是无忧无虑。由于寺中不收女弟子,所以她没有被剃光。项链也戴在了她的身上。

这些都是师父的意思,教她武功,习字,不让弟子提起她的身世。

但世事哪能如人愿,有一天,一群小和尚想和水涟滟比武切磋。

“涟滟师妹,来切磋一下嘛,想看看你练得怎么样了。“虽然不收涟滟为弟子,但师父是同一人,所以都这么互相称呼。

“不行,师父不让我跟别人比武,师父说教我武功是防身用的,不到不得已,不能用武功。“涟滟说,但又怎能说得动这群小和尚

“不到不得已是吧,那我打你你不就得防身吗,这样不就行了?“和尚里最大的大师兄刚说完就出招

涟滟也只好应战,刚开始大家都觉得好玩,但打着打着,总是涟滟赢了,这大师兄开始受打击了。恼羞成怒,招招致命。

即使招招致命,也伤不到水涟滟分毫。自己反而受自己的力量反震。

“不可以,师父怎么可以传给这个孤儿这么一门绝学,师父偏心!“眼看大师兄已经失控,众师兄都过去拦着大师兄。

留下水涟滟在一旁,一脸错愕。。。。。(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