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难不成他是个哑巴?

从洛河市到洛川要坐两个多小时的火车,这期间,安婧总算是明白男孩儿为什么哭了,因为躁动的小朋友想玩电脑!

偏偏只要他一伸手接近,男人那吃人的眼神就能把他吓哭。

一般来说小舅舅都会比较宠外甥,但她的这个邻居好像是个例外,不仅没有任何当舅舅的自觉,甚至会让她觉得他和这家人也不熟似的。

如果不是他偶尔抬头朝小朋友露出那吃人的、戒备的眼神,还有那啪嗒啪嗒敲键盘的声音,他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

还真是个怪人。

安婧在心里嘀咕了下,随后叹了口气,脑袋有点儿疼。

纪文轩这两天一直在问她找到房子了没,她昨晚加班到深夜,视频聊天的时候晕晕乎乎的,看房子的事情也就讲到了一半,导致今天白天看了纪文轩的消息才知道,他竟然以为她已经看好房子准备搬家了,如果他知道自己最后把房东拒绝了,没有打算搬……

安婧叹了口气,再要是让纪文轩知道她邻居是这么个傻大个,那估计真的住不下去了。

但问题是,她真的不想搬。

追根究底,还是钱。

即便她现在的经济能力能够承担得起租金,但钱要用在刀刃上。

就像这次父亲突然摔倒住院一样,她的生活承受不起任何风险,所以她必须攒更多的钱,否则生活一个浪头打过来她就翻船了。

可这个事情,怎么跟纪文轩沟通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安婧开始发现,和纪文轩沟通起来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他敏感的自尊心和要强的性格决定了他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对的,如果不按照他的意志,那就是瞧不起他。

“如果你没有那么优秀,我儿子也不会那么辛苦地追赶你的脚步,多理解一下他吧,安婧。”

安婧还记得年初送纪文轩离开的时候,纪文轩的妈妈对她说的这话。

纪文轩的确很辛苦,他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即便他传来的视频里可以看到住宿干净、整洁,住宿区还配有室内篮球场、室外游泳馆之类的,整体条件并不差,但整个工地上的安全却是由政府军在保卫,身边大约一半的人患有艾滋病,还有人死于疟疾、霍乱等等。

在国内早已消失的传染病,在他所在的国度却依然能够引起极大的死亡率。

有一次纪文轩他们出去勘察地形,还遇到了鳄鱼。纪文轩还开玩笑说,那只鳄鱼估计是晒晕迷路了……但其实那并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鳄鱼。

相比起来,国内除了加班辛苦点儿,但环境舒适、条件优越,还有家人和朋友,所以安婧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也尽量去理解和照顾纪文轩的心情。

“安婧,再等等我,再给我两年。”

纪文轩一直在和时间赛跑,安婧知道,他也是在为他们的未来努力。

“前方到站洛川站,旅客朋友们请注意……”列车上的喇叭响了起来。

安婧立即背起包,然后朝傅溪云打招呼,“我到站了,先走了。”

“就到了啊?”傅溪云有些不舍,然后连忙拍了拍自家老弟在键盘上飞快动作的手,“哎哎哎,你邻居要走了,快打个招呼。”

男人好看的眉头皱起,抬眼盯着她,脸上写满了不高兴,或者可以说是生气,那表情和刚才盯着外甥的眼神一样恐怖。

“你邻居要走了,喏。”傅溪云却毫不畏惧,扬了扬下巴,示意道。

像是过了好久,男人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然后慢慢地扭动脑袋,再抬头,这才对上了安婧的视线。

他几乎在看到安婧的那一瞬间就低下了头,然后盯着地面,不知道的还以为地上有钱可捡。

安婧觉得他是在害羞,也没放在心上,转而说道:“那天谢谢你帮我修水管啊,一直没有机会当面道谢。”

“修水管?”姐姐的眼睛再一次亮了起来。

男人低着头,绞着自己的手指头。

“嗯,他挺厉害的,那天多亏了他,要不然我家就被水淹了。”安婧落落大方地对姐姐讲道,态度坦然,随后朝男人再次说道,“谢谢你了。”

“不、不谢。”

刹那间,傅溪云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男人说话似乎有些困难,嗓音很低很轻,安婧差点儿没听清。

好像说的不用谢?

她扯了下唇角,觉得不管是邻居还是傅溪云的反应都有点儿奇怪,随后有些尴尬的挥了挥手告别,转身的时候听到傅溪云的声音隐约传来,“你,你说话了!?”

难不成她邻居是个哑巴?

很快,这个想法很快随着人流拥挤一道被挤了出去,安婧深深吸了口冷空气,继续赶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