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意外的吻(二更)

进厨房淘米的时候,安婧不禁吐了口气。

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和自己邻居沟通,他不嗑瓜子、不吃水果,就那样挺直了坐在那里,说真的,给她很大的压力。

幸好桌上有个魔方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试着递给了他,这才把他打发了。

摇了摇脑袋,她迅速做饭。

说请人吃晚饭,她并不是胡乱夸下海口。

冰箱里只有鸡蛋和几个西红柿,菜篮子里有经得住放的土豆和芋头,她略微扬眉,菜谱就在心里成了型。

从老家拿来的吃食几乎都是肉类,比如腊肉、香肠,还有两只砍好洗净的土鸡以及土猪肉、牛肉、特色的熟食品。

她取出牛肉,洗了炖锅,配上西红柿做一个西红柿炖牛肉,这就占了一个煤气灶。

紧接着,她打了鸡蛋,加入猪油、盐和热水兑好,又取了蒸锅加上水,底层放入老家的特色美食小米渣,上面那一层则放刚调好的鸡蛋羹和两节洗干净的香肠,一方两便,放在电磁炉上蒸。

煤气灶和电磁炉都在发力,她趁着空隙的时间立即削土豆,然后切丝,把调料都准备好,等小米渣、香肠和蛋羹好了就立马下锅。

就是炖牛肉花的时间长了一些,前后大约一个多小时,她的菜就上了桌。

“开饭了!”她偏头冲坐在客厅里的邻居喊道。

屋子小,两人的距离并没有多远,但抬眸相触的时候,两人都有些微怔。

安婧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有些尴尬的收了起来,她学会做菜之后,纪文轩已经出了国,她好像从来没有做过一顿像样的饭菜给纪文轩吃。

而以前,纪文轩还没有出国之前,那时候他很宠着她,每次回来看她都是他做好饭然后叫她。

他围着围裙,通常一边解开围裙一边喊她,有时候她和他嬉笑打闹,他还会强势的把她直接抱到饭桌上坐下……

往事如烟,一晃经年。

安婧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她没有想到,她这样正儿八经的招呼人吃饭竟然是和隔壁原本与自己并没有什么交集的邻居。

柏川也有点儿愣住,记忆里母亲就是这样喊父亲吃饭的……

“洗手吃饭了。”安婧垂眸,然后取了身上的围裙,没再看邻居。

柏川放下了手中的魔方,然后去了厨房洗手,跟个小学生一样乖乖地坐在了餐桌旁。

餐桌很小,一面靠着墙壁,一面挨着冰箱,只有相邻的两面可以坐人,不过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安婧就懒得把桌子给拖出来了。

桌上摆着五道菜:一个西红柿炖牛肉、一个小米渣、一碗鸡蛋羹、一盘香肠再加一个家常炒土豆丝。

有甜有咸、有肉有蛋、有菜有汤,也算是十分不错了。

唯一不足的是,当安婧准备盛饭的时候,她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忘记了摁煮饭的按钮,电饭锅一直是保温状态,锅里冒着热气,米粒泡软了,但……没熟。

端着碗,拿着勺,三根黑线从安婧的脑门划下。

囧……

她僵硬地转过头来,拿着饭勺的手顿时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第一次请人吃饭就犯了这种致命的错误,还真是……

她都不知道怎么找到的自己的声音,窘迫的解释道:“那个,我忘记摁煮饭了,饭没有熟。”

“哦。”柏川的回答很平淡,似乎并没有把这当回事,而他的目光则直直地盯着桌上的那一盘小米渣。

安婧是女生,晚上不吃米饭也能过得去,关键家里还有客人呢!而且客人还是个男生。

“要不我给你煮碗面条?”安婧有些不好意思的询问道。

柏川却摇了摇头,看向小米渣的目光都有些炽热了。

小米渣蒸得金黄,分外诱人,与幼时的记忆重叠。

隔得不远,他都能闻到小米渣的香味了,香甜诱人,勾着他肚子里的馋虫。

安婧突然觉得他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只有孩子才能这么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恶吧?

她拾起公筷,给他夹了一大块小米渣,里面还带着烂熟软糯的五花肉。

“试一试?洛河这里可没有。”安婧索性不管没米饭的事情了,不行就多吃肉、多喝汤。

柏川低头咬了一口,果然和记忆中一样,又甜又软、又香又糯。

他很喜欢吃。

见他吃得有滋有味,安婧也多了几分食欲,挑了一小块在碗里。

甜而不腻,好吃。

一餐饭,两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种独特的、静谧的气氛在流淌。

柏川胃口好,安婧竟也跟着多喝了两碗牛肉汤,感觉五脏六腑都暖和了起来。

最后,除了牛肉和香肠之外,两人愣是把其他三盘菜都吃干净了。

见柏川放下筷子,安婧生怕自己招待不周,不由得问:“吃饱了吗?”

毕竟,她可是连米饭都没有煮熟。

柏川点了下头,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估计是吃饱后身体发热了。

看他那呆萌又餍足的模样,安婧对自己厨艺的信心不禁倍增,立即起身想要收拾碗筷。

谁知道就在她刚起身的时候,柏川突然朝她伸出了手。

她半屈膝站在餐桌旁,一瞬间就愣住了,因为邻居的手落到了她唇角上。

略微冰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唇,那一瞬间,她的呼吸都屏住了,心跳仿佛也漏了一拍,脑袋也有一瞬间的空白。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柏川就收回了手。

安婧注意到,他食指指尖上竟然黏着一粒金黄色的小米。

柏川望着指尖的小米,脑海里划过幼时母亲将他唇边的小米捡起来,又喂到他嘴里的场景。

于是,他手指一送,将小米粒送到了嘴里,舌头微卷就吃进了嘴里。

他在干什么!

安婧如遭雷劈,因为太过震惊,半屈膝的她起身太急,结果被膝盖后的餐椅抵住,紧接着上半身又被身前的餐桌一撞,整个人立即一屁股重新跌坐在餐椅上。

只是动静太大,她往后摔得太狠,劣质的椅子竟然直接带着她往后栽去。

惊变就是一瞬,她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拽住什么,然后确实拽住了什么——柏川的手。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她整个人连人带椅一起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柏川本想伸手拉她,结果反被她拽了下去。

霎时间,人仰马翻,她拽着他,他压着她,两人双唇相贴、四目相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