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红苹果(二更)

安婧没想到,七年的感情会如此仓促谢幕,甚至是以这种不体面的方式。

两个人争锋相对、恶语相向,撕碎了曾经所有的美好。

坐在返程的大巴车上,安婧第一次非常期待上班。

回到岗位,让忙碌的工作填充自己,然后无暇胡思乱想庸人自扰。

只是现在还没开始上班,所以她脑袋里还是止不住乱想。

想到张乐彤那双红通通跟兔子似的眼睛,那个单纯的姑娘,明明恋爱都没开始,却已仿佛像失恋。

那一刻,她竟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别说张乐彤,就连她都有种从不曾认识了解纪文轩的感觉。

可她毕竟不是张乐彤,安婧清楚的知道,纪文轩今天这样她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就像美宁说的那样,每一次两个人产生矛盾分歧的时候,她总是顾着纪文轩敏感的自尊心,从不sayno,一味的迁就纪文轩,最终导致了今天悲剧的产生。

将头靠在玻璃窗上,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色,安婧沉沉地叹了口气。

下车的时候,她刚才坐着的那个位置,窗户玻璃上映着模糊的一个“轩”字。

*

回到家的时候,在楼底她遇到了柏川,他手里拎着个一次性饭盒,里面好像装了粉面,看餐盒上的字样,果然是在小区门口那家唯一营业的粉面馆买的。

才正月初三,好多店都没开门,几乎没有外卖,于是吃食的选择性就少得很多。

不过大正月里的,快餐和粉面这些东西,应该是给没有假期的加班狗准备的吧?柏川怎么也吃这个?

她挑了挑眉,一时间讶异得忘记了打招呼。

柏川拧眉望着她,眼里有些不高兴。

等安婧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又撇开了头,没有和她打招呼,率先进了楼道。

不知道为什么,安婧感觉她邻居好像生气了。

但具体生什么气她就不知道了,而且她压根没把他生气的事和自己联系到一块儿,甚至心里还在嘀咕:自闭症患者知道生气吗?会不会是她看错了?

拖着行李箱,她跟着进了楼道,没想到刚拎起沉重的行李箱准备上台阶,走在前头的男人就转过身来,盯着她看。

正确来说是盯着她的动作看。

安婧身上斜挎着一个单肩包,左手拎着一箱小杨哥老家特产的脆皮苹果,右手提着行李箱,使上了吃奶的劲用手臂和腰胯给力,一步一步地上了台阶。

没办法,谁叫她行李箱里全是各种吃的。

刚走没几步,她就觉得好像有人盯着自己,一抬头,果然对上了邻居若有所思的眸光。

他似乎……在看她的箱子?

柏川思考了一下,在脑海里计算了一下那个箱子的重量,再看向她另一只手的那一箱水果,心里想起了姐姐傅溪云的话:男孩子要主动帮女士拎重物,要体现绅士风度。

虽然不知道绅士风度是什么,但是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姐姐就会把手腾空,东西全部给他提。

想到姐姐同样也是女孩子,却只能拎一个手提包,他一时间有些想不明白他的邻居为什么可以左手、右手都拎着重物?

正想着,安婧已经上了楼梯转折处的平台,来到了他近前。

见他后来视线凝在自己左手的箱子上,而且一动不动,安婧也低下头去。

包装箱上印着的两个红色的脆皮苹果个头虽然不大,但胜在红润漂亮,看上去就令人食指大动。

她心有所悟,然后蹲下身子,打开了箱子,取出来一个苹果放在掌心递了出去,仰头问道:“吃吗?”

她的眼睛很漂亮,微微仰头望他的时候,那双瑞凤眼斜飞,挑出漂亮的弧度,眼神纯粹干净、不染尘垢。

柏川触到她的眼神,立即垂了眸子,目光落到了她掌心的苹果上。

那一颗苹果不大,红彤彤的,仿佛会发光一般,让人看一眼仿佛就能感受到咬一口会非常清脆香甜,然后口齿生香。

柏川的耳尖渐渐的变成了和苹果一样的颜色,脑海里划过那一晚她将衣服递给他、火车经过时,她对他说话那开合的两瓣樱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