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他是自闭症?

安婧输完液出了院,她没有邻居的电话,也没有傅溪云的联系方式,只好回家亲自对邻居致谢。

只是没想到回家搬年货的时候,邻居也不在家。

见她敲隔壁的门,安然这才想起,说道:“对了,他应该是去他姐姐家过年了。一个自闭症患者,一个人生活,也是挺不容易的。”

“你说什么?”安婧扭头看着她姐,“什么自闭症?”

“你不知道?”安然反而惊讶了。

安婧眸光复杂地看向对门,然后摇头,“我们……不熟。”

他们已经做了一年半的邻居,但她好像对她的邻居一无所知。

曾经,她还用“宅男”来形容过柏川,没想到他不爱跟人交流并不是那种宅,而是自闭症?

安然叹了口气,“我听他姐姐说,他很小的时候就这样了。这些年一直治疗,其实现在情况已经很好了,不会像有些自闭症患者一样走丢,没有自理能力。相反,他对模型有着惊人的敏锐力,家里有很多航空模型,他一直在捣鼓那些东西。但他存在社交障碍,所以他会和你说话,甚至送你到医院,不会和医生沟通就打电话求助他姐姐,对这一切他姐姐感觉到很惊讶。”

安婧眉头微动,望向旁边紧闭的房门和铁门,不禁想起昨天那个呆萌的男人用手指戳着自己的嘴角,努力往上提叫她笑的模样。

他竟然是个自闭症啊。

一个不懂喜怒哀乐的自闭症患者反而在教她如何笑,这……简直匪夷所思!

虽然对自闭症不是很了解,但多少听过,甚至从字面意思就能感觉到这种病所带来的孤独感。

她瞬间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五味杂陈。

望着妹妹,安然想到傅家姐姐对她说的那些话,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至于如何选择交给妹妹自己决断。

“傅家姐姐说,她弟弟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社交能力很差。我问过他姐姐,她说不需要我们家回报,唯一期望的就是,你能不能多和她弟弟说说话。”

安婧略微诧异的抬眸,随后默不作声。

安然拍了拍她的肩膀,没说什么,走进门去帮她搬年货去了。

她知道,傅家姐姐是故意通过她的嘴把话说给安婧听的。

但人家毕竟救了安婧一命,所以她并不介意传个话。

同时,都是做姐姐的人,安然很能体谅傅溪云的那种心情。

何况那大高个看上去呆萌单纯,他只是不懂社交和情绪而已,但心地是善良的。

这样纯善的人,在现在这个复杂如大染缸的社会是多么难找,妹妹多和他说两句她也不会担心妹妹的安危,甚至还觉得心安。

不过她妹妹和别人门对门住了一年半都不了解对方是个什么情况,可见是打定了主意要划清界限,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纪文轩那混蛋还能怀疑她妹妹,这简直……

越想,安然就越生气!

尤其是想到纪文轩回去后竟然在老家县城那巴掌大点儿的地方都不注意,和别的女生拉拉扯扯,就算不是她撞见,还有他和安婧的同学、老师呢!还有他们的亲戚、朋友呢!

两个人对待感情的态度截然不同,除非那女生是他血缘关系上的亲妹妹,否则就算两人没什么,这种毫不避讳本身就说明了他并没有多么在乎安婧的感受。

不过,好在两人分手了。

回去的路上,安然问安婧,“这件事,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爸妈?”

她可是还记得,安婧昨晚打电话给她还粉饰太平,说她和纪文轩第二天一大早赶回来。

“爸妈还不知道?”安婧愕然。

“我和你小杨哥借了他堂哥的车就来了,爸妈根本不知道我们出门,我今天中午打了通电话扯了个谎就蒙混过去了。今年头一年过年,我得和你小杨哥得去他爸妈那边,所以你……?”

“今晚,正好你不在,我也好摊牌,免得你在旁边爸妈不好开腔。”安婧说道。

“你……”

“今年的事情今年解决,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不是吗?”安婧显然已经下了极大的决心。

“也好。”安然这才勾起唇角笑了笑。

她知道,她的圆圆正在找回那曾经敢想敢做、决断是非的自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