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跟你没完

安婧拖着沉重的脚步朝沙发走去,然后窝在沙发上,扯了薄毯盖上。

靠在沙发上,望着堆在进门处的年货,她觉得身体疲软无力,脸颊有些烫得不舒服,太阳穴也疼得更厉害了。

就靠一会儿,缓会儿。她想。

迷迷糊糊的,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铃声在寂静的夜里分外刺耳。

她摸了好几把,才摸到了手机。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眼皮重得都掀不开了,而且眼皮也很烫。

“喂?”甫一开口,她才发现喉咙有些肿痛,就连声音都变得嘶哑。

手背刚抬起靠在额头上,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尖锐的质问声。

“安婧,你到底对我们家文轩做了什么?”

手背的温度烫得惊人,安婧无力的耷拉着手臂,然后回道:“我没对他做什么,阿姨,我们和平分手了。”

“分手!”电话那头,纪母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八个度。

“嗯,分手。”再次提到分手两个字,安婧的心还是忍不住抽疼。

只是太阳穴一下又一下鼓动的疼痛更加明显,令她头痛欲裂。

安婧知道,自己应该是受寒感冒发烧了,而且病情来得还很凶猛。

“那你和他一起在车上没有?”纪母焦急的问。

安婧觉得有些奇怪,连忙把手机拿到眼前,挣扎着睁开眼睛看了眼时间,竟然已经晚上12点了,距离纪文轩离开都快三个小时了,她立即撑起手坐了起来,声音也清醒了几分,“怎么,他还没有到家?”

“安婧你到底还有没有心,大过年的和他提分手,还就这样让他一个人上路,要是路上出了意外怎么办!你是不是巴不得他出事?我告诉你安婧,要是我家文轩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饶过你!”

说完,纪母就挂了电话。

安婧一着急,撑着身体想站起来,谁知道膝盖一软,整个人朝茶几扑去,心口撞在茶几边上,顿时痛得她眼前一黑。

电话再次响起,她将手机递到了耳边,又是纪母。

“文轩什么时候从你那儿走到?”对方问道。

“九点多的时候,他晚上近视比较严重,没准开得比较慢,您……您别太担心。”安婧只好强忍住疼痛安慰道,实际上她的心也很慌。

一方面是她的胸口被撞了这么一下很要命,另一方面是她不得不承认,她在担心纪文轩。

纪文轩的性格很暴躁,开车最忌讳赌气车,万一……

她不敢想。

“你最好祈祷我儿子别出事,否则我跟你没完!安婧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踏进我们纪家的门!就是你和文轩和好,那也没可能,我第一个不同意!”

哐的一声,对方气势汹汹地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安婧一时间有些呼吸不过来。

她伸手捂住心口的位置,整个人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似的,全身烫得惊人,但明明这么烫,某一瞬间她又一阵发冷,甚至打冷颤。

忽冷忽热,煎熬得她出了一身的汗,热汗与冷汗都有。

不行,她这个样子,必须马上去医院。

混沌当中,她如此想到,然后艰难地扯开了缠住自己的毯子,伸手抓起了茶几上的手提包,然后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一步步往门口的方向挪。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脚下没注意,被地上的水果箱一绊,整个人直愣愣地往前面扑去。

头和上半身撞在门上,将破旧的门撞得发出咚一声大响。

匆忙之中,她连忙抓住门把手防止身体下滑,门却被她意外拧开了。

她竟然忘记倒小锁了,太粗心了……

头昏眼花之际,她如此想到。

想要重新爬起来,手脚却抽不起任何一点儿力气,不知道是摔得太狠了还是发烧太严重。

她伸手去摸手机,可手机也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

视线越来越模糊,脑袋也昏沉无比。

她不会是第一个感冒发烧晕倒在家里的人吧……她绝望的想到,身体又开始一阵冷一阵热的交替起来。

然后,模糊的视线里有光束从外面照了进来,好像有人在推门?

晕倒之际,她眼里好像映入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