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纪文轩揍柏川

眨眼就到了腊月二十九,安婧是柜员,一年到头都是上四休二,至于其他的法定节日以及周末和她都没有关系。

不过单位还挺人性化的,其他上行政班的同事一人排一天,和她们一起坐班,这样柜员就可以在春节期间连休三天。

别看只多一天,在春节期间这一天却无比宝贵。

安婧的其他同事都是省城的,大家关系处得比较好,所以他们把大年和初一、初二这重头戏的三天休息让给了安婧。

“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我们还占了便宜呢,这三天下午三点就送库下班,你回来的时候得下午四点才下班呢。再说我们不管休息哪天,都可以回家赶上晚饭,你就不一样了。”

同事们的理解和谦让,让安婧心里暖极了,想着回去一定得带点儿特产回来。

二十九当天下午,她下了班就准备往家里赶。

没想到刚出银行大门,竟然就看到了纪文轩。

“哟哟,安婧,你男朋友?”同事用手肘拐了一下安婧。

“浓眉大眼,还挺帅的!”另一个跟着附和,挤眉弄眼道,“关键是亲自来接人,哎,我家那口子怎么没这个觉悟呢?”

安婧被两人打趣,脸上也带了抹笑意。

“行了,我俩得下电梯去开车,就不和你过去了,赶紧去吧!”同事又道。

安婧告别两人,这才飞快地朝纪文轩走去,抬头看向他,“什么时候到的?”

纪文轩也不回话,张开胳膊就那样含笑望着她。

安婧心里还是有些介意他和那个女生挽手的事情,假装没看懂,四处张望,“车呢?”

冷风吹过纪文轩的手臂,他沉了眉,觉得自己被抹了面子。

随后,他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将人抱进了怀里,“还生气呢?”

“没。”安婧口是心非,伸手想要挣开他。

男人却将她箍得紧紧的,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口,故意砸吧出声响,这才松开了她,然后接过她手里的包,牵着她往前走去。

“车在旁边那个酒店的停车场里,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空位。”

安婧被他牵着,抬头望着他宽厚的背影,心里略微踏实了一些,那些气不知不觉就消了大半。

她终究还是无法轻易对他生气。

等两人都上了车,发现车内比较冰冷,安婧不禁疑惑:“你什么时候到的?”

“下午两点多。”

这么早?怪不得车都冷了。

“那你上哪儿呆着了?”

“你们银行对面有个网吧。”

“网吧?你怎么不来找我要钥匙先回家呢?”安婧皱起眉头。

纪文轩发动车子,挂了挡,然后将车开了出去,握着方向盘有几分骄傲自得,颇有种睥睨天下、掌控人生的气势。

然后他偏着头,露出自认为帅气十足的笑容,“去网吧打了几把游戏,好久没打了。”

安婧特别不喜欢他这幅装帅耍酷的样子,再听到他去打游戏,顿时皱起了眉头,“你……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打游戏?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会早到?要知道你这么早到,我就让你拿了钥匙直接去把家里的行李拿下来,然后你接到我咱们就直接上高速啊,那十点多估计都能到家了!”

“我怎么知道你哪些东西是要拿回家的,哪些不拿?再说难道不吃晚饭了?就算是急着回家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儿啊?”纪文轩搞不懂她的逻辑。

“什么叫一时半会儿,这一来一回,城里堵车严重,再加上搬东西,怎么也得一两个小时。”安婧也特别烦躁,语气不是很好。

“你就是听到我打游戏不高兴了是不是?”趁着红绿灯,纪文轩偏头紧盯着她。

安婧对上他的目光,被问住了,随后意识到,除了想要回家的迫切心理作祟外,她发脾气还有迁怒的成分。

她还是没法做到对纪文轩之前的事毫无芥蒂。

“算了,”她撇开了头,看向正前方,“绿灯亮了,走吧。”

两人一路沉默着,一直开进了小区。

将车停在楼下,两人一起上了楼,安婧开了门,然后换了鞋,去拎行李。

行李她早早的就收拾好了,除了新鲜水果之外,就是她给家人买的一些新年礼物。

“你怎么买这么多车厘子?”

“哪里多了?就三件,你家一件,我姐一件,我家一件。另外,我还让同事代购了一些燕窝和澳洲鱼油,你帮我带一份给你妈。”安婧对自己很抠门,但对亲人、对纪文轩他家绝对算得上十分大方了。

除了水果,燕窝和澳洲鱼油都是安婧得知纪文轩的妈妈还想给纪文轩介绍朋友之前买的,买都买来了,她也只有送了。

至于水果,往年都送,突然不送了也很奇怪,再加上她现在可还是纪文轩正牌女友,没道理自己先放弃了这重身份。

“你买这么多干什么,家里面又不是没有?再说我妈哪里看得上你这点儿东西,你不是自己找累吗?”

安婧闻言,顿时将东西扯了回来。

“那就不送了。”

“别啊,买都买了。”纪文轩立即改口,“我的意思是我妈看重的是你的心意,不是礼物本身,我这不是心疼你花钱吗?”

东西又被纪文轩扯了回去,安婧松了手,然后转身背对着他捏了捏眉心,看着地上那一堆东西,对纪文轩说道:“那你把水果搬下去吧。”

“好!”纪文轩撸起袖子就开始干。

说干就干,两人立即来回跑,纪文轩负责重物,安婧负责轻巧但零碎的行李,两人愣是整整往返了三次,这才将东西搬完。

“你居然还叫我一个人先来拿行李,要是我一个人得跑六趟,那不得累趴我?”

听到这话,安婧拧了下眉。

水果都是她去批发市场买来的,当时打了个车,但从楼下到五楼,不还是她自己搬上来的吗?

半年前,她搬家,所有的东西,从铺盖卷儿到锅碗瓢盆、再到衣服零碎,所有的也是她一个人搬的,她当时不也没喊苦吗?

怕自己越想越钻牛角尖,她收敛了心思,伸头看向后备箱里哈密瓜的箱子,连忙对纪文轩说道:“文轩,你快去前面便利店买个大的透明胶来,我把这个纸箱稍微封一下,不然经不住折腾。”

“不用弄,反正在车上,到时候我直接送到你家门口就是了。”纪文轩满不在乎。

“不行,有一箱得给姐姐姐拿过去,到时候打车不好拎。”

“唉!”纪文轩觉得她实在是很麻烦,不过听不得她啰嗦,连忙应好,然后迈开长腿飞速朝便利店走去。

来到便利店,他开口就朝老板问道:“老板!有没有大卷的那种透明胶布?”

“等一下,不一定有,我马上给你找找。”老板应道,然后偏头朝另一位早就站在柜台前的客户说道,“五十二块。”

纪文轩不禁偏头朝身旁看去,本来只是顺带扫一眼,结果竟然意外发现男人身上穿的是那天他试的那件Versace外套!同一个款式!

他之所以能认出来,实在是那件衣服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后来他回家之后还特意登陆Versace的官网查询过。

他不禁抬头打量着男人。

男人比他略高,戴着顶冷帽,不知道发型怎样,但面容清隽、五官笔挺,尤其是那眉眼,剑眉星目,像极了高中时期武侠小说里描绘的男主角的模样。

作为男人,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帅,心里立即有些不舒服,眉头微蹙。

正在这时候,他看到男人打开钱包。

出于好奇,他看了一眼,入目首先是那一叠厚厚的红票子,没想到这小子钱包倒挺厚。

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到了男人钱包的透明夹层上,那里面竟然夹着一张白底的一寸照片。

他瞳孔立即一缩,因为照片里不是别人,而是安婧!

他几乎第一时间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安婧对门的邻居!只是他为什么会有安婧的照片,还夹在钱包里!?

行动比思想更快,“砰”的一声,他猛地一拳朝对方的脸揍了过去!

“我TM揍不死你!混蛋!臭小子!看我揍不死你!”

纪文轩力气大,再加上突然袭击,柏川毫无防备,直接被他几拳揍懵了过去,整个人倒在地上。

纪文轩欺身而上,直接骑在了他身上,“敢肖想我女朋友,看我不揍死你!”

拳头如雨点落下,老板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掉了,立即扯着嗓子喊:“打人啦!打人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