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门不当户不对

你们迟早会散,这句话就像个魔咒,萦绕在安婧耳边,令她心慌。

“对不起,明天我不能陪你逛街了美宁,我现在必须回去一趟!”安婧说完抓起自己的包就要起身。

“回去,你要回老家?”美宁震惊。

“嗯。”安婧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

望着她如一阵风般远去的背影,美宁叹了口气,突然有些后悔今天和安婧说这些了。

这头,安婧火速赶去了车站买了最近一班发往陇县的大巴车。

这是她第一次说回家就回家,可她却没了以往回家的期待,反而不知道为什么,心慌得厉害。

姐姐的欲言又止,美宁的畅所欲言,无论是谁,似乎都对她和纪文轩的感情并不看好。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她根本不会在意,偏偏这两个人是她最亲近、最信赖的人,也是这世上最盼着她好的人。

如果只是其中一个人说,她可以说是她们对纪文轩有偏见,但当她们都这么说的时候,她就不得不思考这其中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

就像美宁说的那样,她也有责任,她也并不无辜……

头靠在车窗玻璃上,她脑袋一片混沌。

五个小时后,她抵达了陇县汽车站。

顾不得吃晚饭,她直奔县医院,朝住院部赶去。

刚走到楼下准备给纪文轩打电话询问具体的楼层和病床号,结果就看到纪文轩拎着饭盒和他妈妈并肩从玻璃门里走了出来,看样子两人应该是准备去食堂打饭。

她正要走上去打招呼,两人就停了下来,站在了柱子旁讲话,看纪妈的表情,似乎在数落纪文轩什么。

安婧的脚步一下子就顿在了原地,纪文轩好面子,如果让自己碰到他妈妈训斥他的场景,恐怕对两个人的关系并不好。

瞅了瞅,她发现竟然只有那根大柱子能挡到自己,顿时埋着头跟在路人背后走上前去,然后闪身站在了柱子前面。

纪文轩母子就在柱子后头,两人合抱的柱子将他们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

安婧原本只是想要避开这尴尬的场景,却不曾想会听到自己的名字。

她也不是圣人,无法做到非礼勿听,甚至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反而下意识地竖起了耳朵,顿时将两人的谈话收进了耳底。

“你说你,刚才在楼上我没好说你。居然告诉我明天才到,你是想要气死你妈是吧?撇开了你爸妈、你爷爷不要,居然先去找安婧,你也够可以啊!”纪妈数落的声音悉数传来。

安婧有些愣神,听口气,纪妈似乎非常不满文轩先去看自己的这件事。

“妈,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怎么会不要你和老爸还有爷爷呢。安婧她是我女朋友,我去看她也很正常嘛,再说我这不是你一打电话就回来了吗?”纪文轩立即哄着他妈。

谁知道纪妈油盐不进,反而一脸严肃地讲道:“女朋友?以前我就不赞同你跟她好的,她一个女生,挣得比你还多,你在她面前都抬不起头来,以后还怎么相处?至于现在,你都年薪三十万了,她家那是什么情况,父母都没有工作,以后老了病了不得是你的事啊?而且她爸半个月前才摔了腰,谁知道以后有没有后遗症?”

“妈,你说这些太远了。”

纪妈望着器宇轩昂的纪文轩,不由得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讲道:“儿子啊,妈说的都是现实。婚姻讲究门当户对,你以前谈谈恋爱玩一玩我也不管你,但今天我必须得给你提个醒,咱们老纪家的媳妇,必须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双亲有工作不要你负担的那种,就她安婧那样的,想都别想!反正话我说在这里了,你俩要好,我第一个不同意。”

柱子后面的安婧彻底愣住,原来他妈妈竟然从来都不赞同文轩和她在一起!她竟然说她儿子和她只是玩玩?!

“妈,我和安婧在一起都七年了!”纪文轩强调。

“七年又怎么样?人家还有谈十年分手的。”

纪文轩顿时哑住,哪知道纪妈又道:“你张伯伯家在BJ读研的那闺女回来了,就是彤彤,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俩还在一起玩过家家来着。一会儿你张伯伯会带她来看你爷爷,你给我表现好了。”

“妈!”

“别给我掉链子,见了再说。”纪妈虎着张脸,“行了,走,赶紧打饭去。”

说着她推搡着纪文轩往前走去。

安婧站在柱子后面,看着纪文轩一脸不情愿却不敢违逆她的样子,心里顿时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不是滋味。

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她最终还是没有勇气上楼。

她的初衷是来看老人家的,但现在却明白,人家一家人根本不欢迎她。

她只有转身离开,谁知道下楼梯的时候,一个没留神踩空了,整个人顿时扑倒下去。

地面湿滑,她膝盖磕在台阶上,手撑着地面往前滑去,身前顿时沾了泥和水,整个人非常狼狈。

“美女你没事吧?”有好心的女孩儿立即过来扶她。

安婧在女孩儿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望着女孩儿美丽的大眼睛里映着的狼狈的自己,她忙不迭地松了手,朝她道谢,然后埋着头逃也似的离开了。

女孩儿站在原地,有点儿困惑的看着她的背影,这人怎么有点儿眼熟呢?

“彤彤,走了!”她爸站在门口等着她。

“来了!”女孩儿立即应声,然后将刚才那一抹熟悉感迅速抹去,挽着老爸的臂弯一起走进了住院部大楼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