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孩大臣襄阳遇真龙 东方教主皇城战群雄

【圈子第六次缩小】

(圈缩小到皇宫,襄阳)

-襄阳-

韦小宝携双儿,苏荃以神行百变从郭靖手中逃脱,直行至襄阳方才放松了些。“荃姐姐,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苏荃笑道“我和胖头陀陆高轩本来和洪安通一起降落在神龙岛的,后来我们三人逃脱了,胖头陀和陆高轩就和我们一同前来,后来圈子小,我瞧得山上飘来很多银票,便猜想这个武林中,舍得一掷千金的,也就只有我们的小宝了。”韦小宝笑嘻嘻道“荃姐姐真聪明,亲一个!”说着在苏荃娇嫩的脸颊上吻了一口。

“可是阿珂姐姐她...”双儿流泪低声抽泣道。韦小宝揽过双儿道“双儿,这里是虚幻的世界,能够和你们待一起我就很开心。而且那个恶美人不是也被你杀了吗?”

三人谈话之际,忽然一道人影直逼过来。韦小宝瞧去,见此人红光满面,面如朱玉,脸上似有宝光流过,只觉是一个佛海无边的大师。那人见到眼前的一男二女,心中却是不敢大意,这个吃鸡战场上,自己随便遇到一个老头就是武学宗师,遇到一对情侣就是武林高手,遇到一个雕都...都是会武功的。眼前三人,必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

鸠摩智暗自盘算,自己已经逃脱了,不过却也不敢大战引来那两个武功卓绝的情侣。当下双手合十道“在下大轮明王鸠摩智,敢问三位于此有何事?”手掌上内力蓄积,以备不测可以先发制敌。可他又怎知道眼前这个小伙子却是一个什么武功都不会,一点内力都没有的少年郎呢。

双儿和苏荃对视一眼,苏荃也是暗自堤防,双儿掏了掏身上面色一变,发现自己用以保命的火枪竟然是留在了光明顶上,当下有些害怕的瞧着韦小宝。韦小宝和鸠摩智也似乎懂得了双儿的意思。

韦小宝瞧得鸠摩智眼中怀疑和凶光闪烁,当下昂首道“原来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大轮明王啊!”鸠摩智愣了愣怀疑的眼神看向韦小宝道“敢问施主高姓大名,小僧年迈善忘。”韦小宝看到鸠摩智的打扮,便知她是XZ来人,当下昂首挺胸道“我是XZ活佛桑结大法师的结拜兄弟韦小宝。”鸠摩智恍然道“原来你就是桑结活佛说的三弟?”韦小宝含笑道“正是!方才与二哥见面,他曾说起现今吃鸡战场,若论武功天下第一,当属明王你。”鸠摩智合十微笑,脸上意气奋发“桑结活佛廖赞了,小僧不过是比小兄弟你多修炼了几年。”

韦小宝瞧得鸠摩智气度不凡言语自信想来确实是个武林高手,而自己现在两支火枪都丢了,金轮法王,周伯通,桑结都死了,荃姐姐和双儿武功也不高,需要一个冤大头来保护。当下忽然唉声叹气起来,眼中还留出一些马尿。

鸠摩智疑问道“韦兄弟这是怎么了?”韦小宝悲痛道“方才在昆什么山顶,二哥他为了救我,救我...死在了一个莽夫手中,我也是在二弟舍身取义下逃来此处的”鸠摩智双手合十说了几句吐蕃话,便道“韦兄弟不必担心,小僧虽然和桑结活佛有数个时辰的交谈,不过却也因为知己。韦兄弟放心,贼人便由我来阻挡。”

韦小宝心中暗自笑道是不是道士和尚都是那么蠢的呢,一面严肃道“高僧,那厮会使一套极端厉害的掌法,你可要小心!”鸠摩智笑道“不论什么掌法在小僧面前都不值一提,你且说来是什么掌法。”韦小宝点点头比划了一下道“这是什么亢龙有悔,这是什么飞龙在天,什么见龙在田。都是带着龙字的掌法。”鸠摩智脸色一变道“降龙十八掌?”韦小宝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就是什么降虫十八掌!”鸠摩智脸色变换,若是萧峰的话,自己可真没把握。

韦小宝瞧得鸠摩智脸色变换,心道“莫非这两人已经交过手了?”当下拱手道“明王,要是敌不过的话也不必害怕,我自有逃生之法。”鸠摩智回过神来,问道“来人可是三个人?”韦小宝皱着眉头道“嗯算上老和尚,,两个男的,一个女的。”鸠摩智闻言眉头一皱,欲要说话之时,忽然听到一声巨响!

四人回首一看,一个威武男子正满脸煞气的盯着的韦小宝。韦小宝被郭靖那么一瞧,只觉浑身如至冰窖一般。当下躲在鸠摩智身后,大声道“就是他,就是他。”鸠摩智瞧向郭靖,只见其人未必有什么光彩闪耀,只是暗自感觉有一股霸道之气,如同当年的萧峰一般。

鸠摩智瞧向“施主,便是你有降龙十八掌?”郭靖冷冷瞧了一眼鸠摩智,暴怒之下直取韦小宝的首级。韦小宝一把拉住双儿,苏荃再度逃跑。

鸠摩智瞧得郭靖无视自己,心中已是不悦,当即出手施展少林般若掌龙爪手还以郭靖。而彼时杨过和小龙女在郭府,忽然听得寂静无声的襄阳忽然巨响当即离开郭府,往响声所在行去。

彼时,鸠摩智和郭靖已然互相拆了十几招,郭靖胜在内力绵长连绵不绝,而鸠摩智身怀小无相功和少林诸多绝学,在招式上反而赢得先机,再加上他本人也是一个武痴,往日对于降龙十八掌也是十分觊觎。不过碍于萧峰之强,两个义弟之怪才不敢打算,如今瞧得这人懂得降龙十八掌,不禁心意大动,只想着杀人夺物。

鸠摩智自持武功高强,虽然瞧得韦小宝逃离却也毫不在意,他身为吐蕃国师又其实愚人?出手主要还是为了郭靖身上的降龙十八掌。而此时,杨过,小龙女又赶来此处。一时之间,一场大战便要上演。

郭靖瞧得杨过,小龙女不禁有些感慨。当年华山之巅一别便再也没有遇见,如今却在这个吃鸡战场中相遇,瞧得杨过和小龙女两人不禁心生感触,都怪我,没有好好保护好蓉儿。

“郭伯父?”杨过瞧得和鸠摩智対掌之人便是郭靖。郭靖点点头道“过儿,你们也在这里。”杨过点点头道“此处是吃鸡战场,听闻是一位号称“青梅书生”的男子所构建的奇异世界,天下英雄好汉怪人奇士聚在,郭伯父和郭伯母自然也会到。”

郭靖本好奇什么青梅书生什么奇异世界,不过听得郭伯母三字不禁虎目含泪,让杨过和小龙女暗自惊讶,便是当年襄阳城破,也未曾见这位盖世大侠流泪。郭靖恨恨道“蓉儿,蓉儿她被这个番僧的同党,一个瘦弱小子给杀了!”

杨过闻言面色一惊,黄蓉此人虽是女子,可身怀丐帮打狗棒法,又得东邪黄药师深传,更是修习了天下第一的九阴真经,竟然有人能在郭伯父的手中将黄蓉击杀。“郭伯父,我的雕兄也是被此人给杀害了!”郭靖闻言也是一愣,旋即拍掌而去道“番僧!受死!”

鸠摩智见郭靖拍掌杀来,反手抵挡闪过,杨过挥动玄铁剑直击过去,大声道“郭伯父这番僧交给我,你去杀那个杀人凶手吧!”郭靖瞧得杨过和小龙女道“此人武功不俗,当真可以?”杨过笑道“郭伯父问他是被谁打跑的?”郭靖瞧得鸠摩智面色淡定毫无惭愧,点点头道“那麻烦你了!”杨过笑道“郭伯父哪里的话,龙儿咱们上吧!”小龙女轻轻点头,便是挥舞双剑,闪身至鸠摩智身前。

杨过挥舞玄铁剑法与小龙女的双剑合璧连绵不绝的攻击,鸠摩智瞧得郭靖离去,双手劲气激荡荡开两人剑刃,迈腿朝着郭靖追去。降龙十八掌是天下第一掌法,倘若学了此招,便是再次遇到萧峰,虚竹,段誉三人也不必畏惧。

郭靖瞧得鸠摩智追身而来,停步拍出一记亢龙有悔,鸠摩智施展少林大金刚掌只觉双臂酥麻,当下连连施展拈花指,多罗叶指,无相劫指,去烦恼指,大智无定指等指法。

杨过,小龙女追赶上来与郭靖联手四人战作一团。几个回合下来,三人均已明了,这鸠摩智武功不俗,且修习了少林的易筋经,内力浑厚圆润,不动如山。一番交手,竟也没落到下乘。

鸠摩智以少林绝艺面对三大高手步步为营凭借的唯有他武学上的天赋,不过三人太强,不消片刻自己已然有些疲倦,目光四射,不求降龙十八掌只求退路。

杨过为人机敏,瞧得鸠摩智双眼闪烁便知他又要逃离。当下喝道“郭伯父,龙儿,这厮要逃!”手中剑法变换交错,时而施展玉箫剑法,时而施展全真剑法,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独孤求败纵横江湖,其剑法之精便是独孤九剑,而且剑法之领悟,便是随心所欲,变化万千。杨过为人看似洒脱,却痴情长情,对于剑意领悟,也只是大开大阔。

鸠摩智身上受了杨过两剑,又被郭靖拍了两掌,只觉天昏地暗。那小龙女,郭靖皆是学会双手左右互搏术之人,如今三人五手,宛如五位高手同时对敌。鸠摩智心知必败,当即忍痛止步,狰狞道“诸位都是中原武林的英雄,此吃鸡战场尽是高人,何必强杀小僧,不如和小僧结盟,一同面对天下豪杰。”杨过瞧向郭靖,郭靖皱眉喝道“结盟?只怕是遇敌你就先走了吧!”鸠摩智双手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阁下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菩萨。”杨过怒斥道“出家人便可以杀生了吗?”鸠摩智反驳道“是那只雕先出手的。”杨过怒道“不必多说,今日你便葬身于此。”

鸠摩智眼中疯狂闪过恶狠狠的道“好!既然如此,小僧便要你一起死!”说着朝着杨过施展龙爪手一把抓去。郭靖见到其面容狰狞心知他要鱼死网破,当即拍出一掌见龙在田。

那鸠摩智强行挨了一掌,口吐鲜血,手中龙爪手确实不停。那杨过一剑隔开鸠摩智龙爪手,下一刻便见一只手掌成托碗般朝着自己胸口打去。正是少林的托钵掌。

于此千钧一发之际,小龙女上前一把推开杨过,双剑飞舞!便见两道血线四溅开来,那鸠摩智的手臂被小龙女的玉女剑和君子剑各自削断,而小龙女本人也被一记袭心的托钵掌打飞后退,原本苍白的面容更是惨淡下来,双眼疲倦只觉视线愈发模糊,能瞧到的唯有一道模糊的人影以单手抱着自己,脸上多了几分湿润。

襄阳城中,逐渐冒出了阵阵烟雾,不多时,一刻黄豆般的雨水坠落到地面,片刻,整个襄阳城充斥着雨水拍打着屋瓦的声响。鲜血被雨水打散,鸠摩智踉跄的战了起来,欲要逃离,鲜血从两臂断裂处不断流出,不消片刻便要失血过多而亡。

杨过瞧得小龙女的双眼缓缓闭上,只觉心灰意冷,忽有一股悲伤曼上心头。转身虚空拍出一掌,正是以怪异奇特闻名于天下,可以匹敌降龙十八掌的黯然销魂掌!

一掌至,漫天血雾。

两人将小龙女和雕兄的尸体放置襄阳城的河道上火化,彼时圈子已经缩小到皇宫,襄阳。料想韦小宝此刻应该逃去皇宫了。

两人离开后,韦小宝站在城门上收起望眼镜,放松似的呼出一口气道“还好还好,你爷爷的,这些人怎么都那么厉害,只怕是洪教主都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苏荃看着丈夫笑道“不管他们多厉害,还是我们的小滑头小白龙更厉害。”双儿拿出大还丹等医疗物品给苏荃和韦小宝。

彼时阴雨绵绵,三人坐在襄阳城门的屋檐下,只觉人生寂寥,不过如此。韦小宝瞧得两位爱妻瞧雨时的入迷模样,不禁心头一动,吧唧吧唧,在两人脸上各自亲了一口笑道“荃姐姐,好双儿,趁着圈儿还没来,我们快入房在快活快活。”两人脸色羞红,呸的一声跟着韦小宝起身走去。

三人刚刚走下城门,便听到一声柔软温和的声音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韦小宝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黄袍道姑正朝着自己走来,手捻佛尘,面带悲伤,面容清丽秀美。韦小宝见其美貌本是心意大动,却想起此处之人无不是武功高强之辈,当即护在两位夫人面前道“美女道姑姐姐,你是来找我的吗?”

来人正是李莫愁,她瞧了瞧韦小宝只觉其人瘦弱矮小身上并无长处。又瞧了瞧苏荃和双儿当即一撒拂尘淡淡道“臭小子,这两位那个是你的夫人?”韦小宝被李莫愁那么一瞧只觉心花怒放,完了完了美女道姑动了凡心,原来是当我的道姑老婆来了。当即胡言乱语道“你便是我的夫人呀”

李莫愁瞧得苏荃双儿听韦小宝所言不住捂嘴偷笑,面色一肃喝道“臭男人!”当即施展拂尘功朝韦小宝攻去。双儿苏荃见李莫愁一言不合便是挥掌拍来,两人纷纷出手与李莫愁相抗。

李莫愁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施展赤练神掌,随手拍在双儿身上,双儿吐血摔在一旁。李莫愁冷笑道“狗男女,用情不专!”手掌掌风凛冽,仅仅数招便将苏荃的重伤吐血昏了过去,韦小宝瞧着李莫愁大骂道“贱女人,丑女人,你爷爷的,打伤我荃姐姐好双儿!我要将你先奸后杀,杀了在奸,然后掉在丽春院给所有的嫖客看。”

李莫愁生平未曾听得如此无赖粗俗之语,手中忽的多出几枚银针,手腕抖动便见到双儿手臂上多了三枚银针,肉眼可见般的变成乌黑之色向全身蔓延。李莫愁笑道“我的冰魄银针,剧毒无比,一但刺中,必死无疑!”得意洋洋的瞧了瞧双儿,又瞧了瞧韦小宝,只见韦小宝面色如常依旧在破口大骂,骂几句哭几句。

“咦?你这小子怎么不怕我的冰魄银针。”李莫愁一把往韦小宝抓去,韦小宝一闪,整件衣裳被李莫愁抓破,露出了里面的金丝甲。李莫愁笑道“你这臭小子竟然有此宝贝护身。”

李莫愁瞧得韦小宝弱小畏惧却又骂的不停,只觉可笑。不由得放松警惕,上前想要了结韦小宝。韦小宝畏惧的不断倒退,靠至墙边一边骂一边哭。

李莫愁单手朝韦小宝抓去,瞬间之间银光闪过,胸口已然中了银针。李莫愁气运丹田,心中缓了一口气,幸好不是毒药,只是喂了些麻药。当即怒视微笑道“你这小子,鬼玩意倒是多得很!”

韦小宝已知李莫愁中了麻药,浑身武功尽失却又不敢上前,当即将手里的匕首拿出飞了出去!韦小宝本是想扔在李莫愁的头上,却不料失手扔在了她的玉足之上。匕首如切豆腐般径直插入,李莫愁身中麻药却也不痛,只是这一瞬间回复了一些气力,当即挥掌朝韦小宝拍去,只需杀了他,这麻药无须多久便可过去了。

韦小宝大惊失色被拍了出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站起身子道“你...你爷爷的,幸亏我小白龙有宝衣护体!”话说如此,却也不敢上前,走到尚未断气的双儿面前痛哭流涕。

双儿瞧着韦小宝虚弱的道“小宝,我好想看烟花。”韦小宝边哭边笑道“好好,好双儿想看什么,好老公都给你看,咱们会扬州以后天天放烟花,吵得小玄子也睡不着。”双儿微笑道“可惜这里是看不到了。”韦小宝左顾右盼瞧得一间房中有一个烟墩,当即兴高采烈道“有的有的!好双儿,你等等我!”

韦小宝走过李莫愁身边,搬起了那个烟囱来到双儿面前,打开火折子一点。只听“咻”的一声,烟花在天空爆炸开来,化作无数火星消散。韦小宝一愣,骂道“辣块妈妈,怎么这烟花才一发?好双儿,咱们...”韦小宝瞧得双儿已然气绝,手中炽热滚烫,抬手一看。

“问世间情为何物”击杀队友“双儿”

“您已召唤超级空投!”

见到双儿死亡的讯息,韦小宝悲痛欲绝,伏地痛哭,他一生七个老婆,若论绝色当属阿珂,若论最爱唯有双儿不能比拟,当即哭的撕心裂肺。片刻后站起身子,双手将双儿手里的长剑拿起来,骂道“臭尼姑,我这叫你下去陪双儿!不对!双儿以后肯定回去西天极乐世界,你肯定是下地狱的!”

李莫愁对于韦小宝的长剑刺下确实不闪不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怎么会?怎么一个男人可以爱女人如此之深?怎么一个男人娶两个老婆也可以爱的那么刻骨铭心?倘若...倘若...

韦小宝杀死李莫愁后,看着双儿的尸体一如平日只是苍白了些许不禁又哭了出来。这时忽然身边传来脚步声,韦小宝只觉心灰意冷,不想躲了也不去瞧他。而此时一道高兴万分的声音传来“小桂子!”

韦小宝循声望去,来人一声黄衫已经破了几个扣子,面容白净如玉,跳了起来,抱住来人,放声大哭。

康熙抱住韦小宝,又瞧得双儿尸体,当下抱住韦小宝,回想起如今身在异处,一路之上曲折波荡一向自强的他也开始大哭了起来。两个人就像回到了当年只有小玄子和小桂子的友谊一样,不顾身份不顾场合的大哭。

片刻康熙拍了拍正在痛哭的韦小宝道“小桂子,这个空投是你召唤来了的吗?”韦小宝离开康熙怀抱瞧着正冒着黄烟的箱子,想起了刚刚手掌上的字“好像是吧。”

康熙笑道“小桂子你真是个福星!这个空投箱子里一般都会装着最好的装备或者最好的武功,有了这个箱子,就算是那些武林高手,我们也能一战!”

韦小宝和康熙上前打开箱子,瞧得箱子中的物品,两人同时大呼“原来是它!”

-皇宫-

紫禁城,太和殿前广场。

东方不败一袭红袍长衫,内着紫色锦衣,头戴金饰,两根手指夹着一根绣花针利于殿门之顶瞧着追来的四人,以及面色愤恨双眼通红的青年。脸色平静,略微有些虚弱。

令狐冲挥剑指着东方不败大声喝道:“东方不败!如今圈子只剩下襄阳和皇宫,你在逃也逃不到哪里去的。”东方不败叹气道“令狐公子,你们五人皆是当世最顶尖之高手,不过倘若要杀了我,只怕你们中至少要死一半。”令狐冲和萧峰,虚竹,段誉等人皆是脸色皆是一暗,东方不败武功之深实在罕见,四人联手必能打败他,可是他不要命的反扑,以他的武功,是做得到的。

张无忌挺身恨恨道“你杀我妻子,只要能杀你,死便死了!”方才他和赵敏行至皇宫,本欲看看朱元璋建立的明朝都城,却不料遇到了东方不败,仅仅一瞬间,便杀了赵敏,速度之快,武功之强,连张无忌都有些不太自信。

萧峰喝道“妖人!我们四人爱妻亲人都死于你手,便是死!只要能杀你,也足以!”虚竹,段誉点头道“大哥说的是!妖人看招!”

段誉伸手对着东方不败便是施展大理绝学六脉神剑!无形剑气如吹琵琶般阵阵激荡而出。东方不败自持身法迅捷,几个闪避便是来到太和殿前,手持银针对着段誉刺去!

萧峰迎面而上,手作势,提运气,降龙十八掌倾泻入出,如排山倒海般拍去。东方不败以细长绣花针顶开掌力,此刻虚竹已然接近,双掌如行云流水般一掌又一掌,一掌快似一掌,乃是逍遥派的天山六阳掌!东方不败浑身翻滚,只觉一道无形罡气护体。虚竹掌上便是多了几枚针孔。张无忌手持圣火令施展波斯武功却被东方不败轻易击退,这波斯武功虽怪,可东方不败所学葵花宝典,乃是天下最快,最怪的武学。

令狐冲持剑而上,与东方不败的针法战作一团。脸上已然多了几道划痕,东方不败以一根银针对敌,与之战斗只有轻伤,没有重伤。要么一击秒杀,要么只是擦肩而过。令狐冲退开数步道“此人速度极快,以银针为兵刃,内力难以击伤!要以更快的速度对付他!”

闻言段誉,虚竹,张无忌皆是一顿。段誉自持内含多人内力,而北冥神功则会吸取对方内力,而东方不败此人要么一击必杀,要么没事,一根银针大小又怎得吸取内力?当下面露苦笑。而虚竹也是凭借无崖子的北冥真气,张无忌亦是凭借九阳神功而似发动机般立于不败之地。

三人犹豫的片刻,萧峰和令狐冲已然各自施展剑法,掌法与之匹敌。张无忌自持九阳神功飞身加入战圈,这九阳神功不愧天下顶尖内功心法,习者速度轻功远胜常人,被人击伤也会自我疗伤,还会施放劲气伤人。

段誉,虚竹瞧得三人舍生忘死般的进攻,自觉惭愧。段誉隔着距离不断施展六脉神剑朝着东方不败击去。虚竹拍掌而上,彼时虚竹见识了各家武功绝学融入于天山折梅手中却也是十分强横。

六人战作一团,令狐冲在六人之中内力最为弱小。不过他自幼生性洒脱放荡不羁,为人随心所欲,独孤九剑在其手中变化万千,行云流水。对战东方不败竟然反而是以他最为强悍。

紫禁城内,飞屑洋溢,一团红影穿梭于无人之境,只是速度慢了许多。

连续战斗了几个时辰的东方不败终于是漏了一个破绽,兴许是他累了。令狐冲一剑荡开东方不败的绣花针,只觉身边掌风呼啸如飓风过海一般。萧峰施展降龙十八掌,段誉施展六脉神剑,虚竹施展天山六阳掌,张无忌施展太极拳,同时攻去。

红影直直飞出,令狐冲手持长剑,施展独孤九剑。

剑落,人亡。

便在此刻,听到打斗声,郭靖和杨过也来到了皇宫太和殿前。

亲眼见证了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葬身一幕。

与之同时,第七次圈子开始缩小。

-五台山清凉寺-

老僧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蒲团上,只是手中的木鱼,突然停止了。

-终南山全真教-

郭襄离开古墓后,来到了全真教,坐在王重阳画像前的蒲团前,一动不动。

【可以公布的死亡名单六】死9人,剩余9人。

李莫愁ID“问世间情为何物”

小龙女ID“过儿”

苏荃ID“叫我韦夫人”

双儿ID“双儿”

鸠摩智ID“小僧”

赵敏ID“敏敏”

郭襄ID“大哥哥”

东方不败ID“莲弟”

扫地僧ID“佛法无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