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郭大侠洒泪光明顶 韦爵爷败走襄阳城

【圈子第五次缩小】

(圈缩小到皇宫,黑木崖,光明顶,襄阳)

-昆仑山光明顶-

郭靖远眺昆仑山顶,只觉日光暗沉,好似擎天之柱,心中涌出强烈的不安之感。往来大敌将至之时,方才有些不安,而这股强烈却在此时超越平时从未遇见之强烈。黄蓉瞧得郭靖面容不宁“靖哥哥?”郭靖回头瞧得爱妻,微笑道“没事,咱们赶路吧”

郭靖揽过黄蓉纤细腰肢,内力运行至浑身上下,纵身一跃,便似腾云驾雾一般跳了数十米远,几个踢踏翻腾,便来到了昆仑山顶-光明顶。入眼便瞧得一个孩童般瘦小的青年正伏跪在山门变得一刻树下,嘴中喃喃有词“师父,小宝这就要离开了,那个和尚说这里是汇聚天下英豪气,上古圣人通天处,您老人家就在这里好生休息...”

黄蓉瞧他念完都未曾发现自己两人到来,武功如此低微竟也有资格来到这吃鸡战场,不由得笑出了声。郭靖指责般的看了一眼黄蓉,低声道“蓉儿,这位小兄弟情深义重,令人敬佩,怎能嘲笑人家。”黄蓉笑道“是,靖哥哥。”说完又朝那小子道“喂,小兄弟,别难过了,这里是吃鸡战场。这里的人都是死而复生之人,有什么好伤心的。”

韦小宝在光明顶停留已有一个时辰,正在陈近南前做最后一次的告别。忽然听得身边一男一女的谈笑声,男者声道雄浑中气十足,听声便是一个力拔山兮气盖世云云的好汉子,女者声音妙曼酥脆是一道黄鹂清叫,令人说不出的舒服,必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妙曼人儿。

韦小宝瞧得黄蓉说话,抬头望去,只觉心脏一顿,呼吸急促,猛地从地板上跳起来道“美人!美人!”然后猛然蹲在树角一遍偷偷瞧着黄蓉一边道“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怎么会有那么漂亮的美人啊!”

黄蓉瞧得这个少年古怪胡言不由得霞飞双颊,却也颇为受用,连一个孩子都称赞自己的美貌。当下喊道“喂,臭小子,不要在胡言乱语了。”韦小宝忽的站了起来点点头道“对对对,我是臭小子,你是香美人。”黄蓉瞧的这小子还是满口疯话不禁无语,又道“你叫什么名字?在这里干什么?你的队友呢?”

韦小宝笑嘻嘻的道“就剩我一个人,他们都走了。”黄蓉谨慎看着韦小宝“这个山顶就你一个人?”韦小宝点点头道“对啊对啊对啊之前来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人要杀我,我的双儿和阿珂都被他打伤了,就连我的师父都...”说着眼中泪水直流,又道“美人姐姐你能不能带我一起上路啊。”

黄蓉瞧韦小宝面色真挚不似作假可又觉得哪里不对,郭靖笑道“也好,对了,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韦小宝瞧着这个大块头,他身上武功低微,拳法掌法擒拿发都是会些,可内功是半点都没有。郭靖虽然武功高强,但他平日所遇见之人武功不论高不高强都可以一掌拍死他,却也没有什么顾忌“好说了,在下人称小白龙,天地会青木堂香主,大清一品鹿鼎公兼巴图鲁满洲第一勇士,神龙教白龙使,就是我,韦小宝!”

韦小宝刚说完话,便感觉气氛徒然凝固,便感觉一道劲风压来。郭靖单手将韦小宝提在半空,喝道“你为么要杀我康弟?”韦小宝徒然被提到半空,愣了愣,骂道“辣块妈妈,我还道你们是好人,原来你们和那个奸人是一伙的!小爷我从来没杀过什么康哥康弟的。”

闻言郭靖也是送了开来,心想莫非还有别人叫韦小宝?他为何又说我和那奸人一伙?那奸人又是谁?当下拱手道“这位小兄弟在下的结拜义弟杨康,被一个ID叫扬州首富韦小宝的人所杀。因此听到你的名字有些失礼了。”韦小宝闻言脸色变了变,心中暗骂原来那两个臭小子有那么厉害的队友?周伯通那个臭道士跑去什么终南山捡什么人头,现在应该也快回来了,只要能拖到他回来,臭道士和臭和尚联手,肯定利用打败这个莽汉子。至于这个美人嘛,就先看看,打个啵。

韦小宝昂首道“你说的是韦小宝嘛,他是我同门师兄,我是韦小保,十三太保的保啊!当年师傅说鞑子入境占我山河毁我百姓,希望我们兄弟能够保家卫民。我师兄虽然杀了你的义弟,但我相信一定是你义弟的不对!”心里道“你爷爷的,自己老婆被欺负,杀了人,还怕被认出来。如果实在京城,早就叫多隆率几千几万人灭了你了。”

郭靖叹气道“康弟的脾性我也不是不清楚,都怪我没有好好管束他!”黄蓉一直瞧着韦小宝见他脸色如常,眼神却是飘来飘去。黄蓉微笑道“既然如此,小兄弟我看之后你便跟着我们吧。”心中却是盘算着,此人说话东倒西歪,又说自己是满洲人,不得不防。

便在三人即将离开时,只听一道劲气冲来,郭靖拍掌回挡。两道力量于空中爆裂,地板砖块碎裂一地。郭靖瞧着来人,一声异域怪衫,正是当年的死敌,金轮法王,当即道:“金轮法王,你想干什么?”金轮法王喝道“放开那位韦兄弟!”

郭靖和黄蓉面色双双一变,瞧了过去,这韦小宝竟然在他们面前满了过去!黄蓉当即立断飞身朝着韦小宝抓去,韦小宝骂道“该死的该死的,原来这三个人有仇了!”脚下虚浮踩空,神行百变施展开来,一个眨眼便来到了金轮法王身后道“法王法王,这两个人武功都很厉害,就拜托你了。”金轮法王道“韦兄弟放心,你是蒙古的朋友,就算老衲曾经败在他们手下,也会奋力一战的。”韦小宝脸色一变“世上竟有国师都打不过的人?”金轮法王虽知韦小宝是在拍马屁,却也暗自自得。

金轮法王手持双轮闪烁金光,哼声道“素问郭大侠和黄帮主夫妻合璧不弱杨过小龙女,承蒙赐教,虽以二敌一不甚光彩,但如今四下无人,也不必在意。”黄蓉笑道“大和尚何必畏惧,对付你一人靖哥哥足以,我要看是靖哥哥先杀了你,还是我先拿下那个小滑头!”

郭靖左手一划,右手拍出一掌亢龙有悔。金轮法王不敢轻敌,龙象般若功呼啸而出。刚刚交锋,两人便是各自使用了自己最强的招数,你来我往,掌风气劲呼啸嘶鸣。

韦小宝脚下生风,不消片刻便拜托了黄蓉,忽的想起了双儿和阿珂还没有通知。当下连忙施展神行百变往回走,行至后堂,便听得兵刃交错之声。韦小宝伏在墙边,探头往里看去,只瞧得黄蓉一人正和双儿,阿珂打斗。瞧着三人巾帼不让须眉,纤细腰肢摇曳扭动,白玉般的手掌你来我往,不由得道“真是美呀美呀。”

黄蓉一边打一边惊,这两个人女子内功不深,招式确实千奇百怪,甚至连弹指神通都会。心中不免怀疑爹爹是否来到这里,还被这些人给害死过?黄蓉自负身怀九阴真经,打狗棒法两招武学不惧任何人。

双儿和阿珂见黄蓉追杀韦小宝便也是追赶上来,双方一言不合就是大打出手。双儿阿珂刚刚学习了一些粗浅的功夫,虽然能够抵挡黄蓉攻势,不过确实全身疲惫,只凭乾坤大挪移,弹指神通的巧妙方才勉力抵挡。此消彼长之下,必然会被黄蓉所杀。

果不其然,不消片刻黄蓉忽然丢弃打狗棒,回手按压地面,右手挥掌飞起,宛如百花起落,正是桃花岛的落英神剑掌。双儿阿珂两人毕竟功力尚浅,对于乾坤大挪移的学习也不多,当即便被拍了一掌,连着后退几步。而阿珂性格好胜,瞧得黄蓉如此轻易打败自己,当即再度舞剑而上,黄蓉反手捡起打狗棒一拍,登时一口鲜血直喷出来!

阿珂愣愣的看着黄蓉,口中鲜血直流,俏脸上满是惊愕。而黄蓉俏脸苍白樱唇微启,一口血流出来,像一串血红珍珠。摸着胸口上暗黑的血迹,瞧了瞧双儿双手把持的东西,红木雕金火枪正发着烟雾。

此间伤亡尽在瞬间,韦小宝反应过来直直奔到的阿珂身前,痛哭流涕,看着阿珂闭眼安详的面容,猛地朝着黄蓉的尸体上踹了几脚。双儿上前拉住道“小宝,小宝别伤心了。”

就在此刻一道调皮的声音响起道“臭和尚臭和尚,现在是二个半比二啦!”周伯通刚从后门走入后庭,入眼便看到韦小宝一脚踩在黄蓉的纤细腰肢,嘴中脏话荤话满天飞,而黄蓉的胸口上一道和杨逍伤口差不多的伤痕还在留着鲜血,显然是刚死不久。

周伯通为人顽皮古怪,却颇为重义守信,当年和郭靖已拜八拜之交。而如今黄蓉便是其弟妹,当即面无笑色,挥舞双拳便朝着韦小宝和双儿打去。韦小宝连滚带爬闪到一遍怒道“臭道士,你干什么!想违约?”周伯通骂道“臭小鬼,你敢杀我弟媳!老顽童要你血债血偿,大不了杀了你老顽童我自尽就是!”

周伯通身怀左右双手互搏术,九阴真经等绝学实力不弱于郭靖,当下出招凶猛强悍。正待拳头落下,韦小宝都已经抱着必死决心的时候。忽听四道声音同时响起。

“不要伤我相公!”

“不要伤我三弟!”

“不要伤我...白龙使!”

四人齐力将周伯通一拳挡下,均感手臂一沉,便知此人武学修为极高。周伯通瞧向四人,一个书生一个高瘦和尚一个美貌腐女以及一个短了手掌的XZ喇嘛。

韦小宝心知周伯通武功高强,当即藏在一侧,从怀里掏出火枪。果然不凄然在周伯通武功强横,双手同时拍出空明拳。胖头陀,陆高轩两人只觉此人武功不弱于洪安通当即欲逃,后背传来剧痛,吐血暴毙。

苏荃瞧着手心灼热猩红的字体。但瞧得韦小宝躲在柱子后面双手持枪,便是一笑,这个小机灵,总是不会吃亏的。

“老顽童”击杀队友“洪教主仙福永县寿与天齐1”

“老顽童”击杀队友“洪教主仙福永县寿与天齐2”

另外一边郭靖与金轮法王相斗正酣,忽感手心炽热心中一种剧烈的不敢涌上心头,瞧得手中猩红字体只觉脑中混乱好似一团浆糊。

“小宝的中老婆”击杀队友“他叫靖哥哥”

悲伤暴怒之下,一掌震退金轮法王,朝着掌心灰色标记直直奔去。金轮法王瞧得郭靖气急败坏的模样,便知道黄蓉折在了韦小宝的手里。不禁一阵佩服,韦兄弟小小年纪不但足智多谋,但是武功高强。想归想,还是连忙追了上去,郭靖的武功可不是黄蓉可以比拟的。

苏荃只感觉一道暴戾霸道的气势压将过来,当下急道“小宝你先走,来了一个极为强大的高手!”

郭靖瞧得黄蓉尸体,直扑过去,泪流满面。周伯通瞧得郭靖道“义弟,就是那个臭小鬼杀的小黄蓉!”郭靖闻言眼中凶光闪烁,猛地一掌拍去。临危之际,金轮法王飘身而至,呼出一掌阻挡下来。

周伯通一拳直奔韦小宝,桑结道“三弟,此二人武功极强你赶快躲开。”韦小宝不慌不忙“二哥,倘若不是你长途跋涉,定然是你胜。”桑结知道韦小宝是顾忌自己脸面,当下迎着周伯通挥掌拍去。

两掌相对,顷刻之间便将桑结拍倒墙上,血花脑花四溅。而此刻,韦小宝猛地掏出火枪,朝着周伯通开枪。周伯通早便知道“暗器”强大,任何护体神功都能破招。快速闪开,却不免被射中左臂,变感觉手臂似乎炸裂一般,痛苦万分,眼中却是毫无畏惧道“臭小子,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忽得“嘭”的一声响起,双儿手中火枪烟雾缭绕,双儿本来是对着周伯通的小腹打去,却不料第一枪已经将自己的手臂震麻,第二枪控制不住的,打在了周伯通的脑门上,烂成了一块血肉。

而郭靖亲眼见大哥周伯通被人“断头”,思绪混乱,全身武功凭借本能施展。顷刻之间,两道降龙十八掌双手拍出!金轮法王刚从周伯通被韦小宝打死的惊愕中回复过来,便感觉两道降龙十八掌顷刻到来,当下龙象般若功拍飞过去。

郭靖瞧得金轮法王浑身化作血污,而韦小宝,双儿,苏荃已然消失不见。郭靖瞧着黄蓉和周伯通的尸体,以及遍地的尸体,想说什么,又无法说话。

-襄阳-

却说郭破虏受风清扬传承身怀独孤九剑,又苟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直到第四圈才展现出自己的强大。连着三杀队友,一时间风头无二。郭破虏自知自己武功如今比起往年天差地别,不过对上金轮法王,天下五绝等人还是存在一些差距的,当下躲在襄阳郭家苦练武功,却不知道有一个武痴已经盯了他许久了。

鸠摩智一醒来身边就是扫地僧,吓了一跳,后来才知道扫地僧是队友,但这个世界是允许队友互相伤害的。后来缩圈之时,扫地僧和玄难都不愿离开反而滞留在清凉寺内,拜佛念经。

鸠摩智和身边的XZ喇嘛互瞧一眼,只说是拜的菩萨罗汉不同。便是往圈内跑去,连着四个圈子他和XZ喇嘛都在圈外,一直赶路。两人都是佛教信徒,XZ便是吐蕃,两者之间颇有渊源,一路之上虽然都在跑毒,但中途谈论佛法倒是颇有意思。

而后桑结忽的瞧得韦小宝大大大老婆苏荃和两个男子,当即追赶上去,若是义弟之妻被人欺辱,当哥哥的也没面子。桑结和鸠摩智就此告别。鸠摩智走主路直直行入襄阳城中,见到一少年所练武功颇为怪异,有轻功,有音波功,有刀法千奇百怪,本欲杀人夺书。却瞧得那少年每次练武,都有一白发老者在其身后观摩,身法无声迅捷,恍如鬼魅,不敢动手。直到少年得到了白发老者的独孤九剑方才重新紧紧死盯,亲眼见独孤九剑威力强劲,不由得愈发贪婪。

郭破虏练剑之际忽的向大门刺去,鸠摩智运劲于手,火焰刀施展开来打开长剑。郭破虏心知独孤九剑威力之强,倘若在练至高深些,那一招足以割断鸠摩智的手臂“你是什么人?为何偷窥于我?”鸠摩智双手合十道“小施主勿怪,小僧大轮明王鸠摩智,是吐蕃僧人。于吐蕃便听闻襄阳郭家老爷为人义薄云天,锄强扶弱,特地前来拜会,敢问公子可是这郭家的老爷?”

郭破虏恍然道“原来如此,在下郭破虏,家父郭靖不在府上,劳烦高僧长久跋涉了。”鸠摩智胡诌道“既然如此,小僧恳请郭公子帮忙。”郭破虏拱手道“高僧客气,有什么事,但凡小子能做的,尽力而为便是。”

鸠摩智一本正经道“往日我曾与令尊有书信之约,说要比试一场。若谁胜了就可以观看对方所有的武功秘籍,以作赌资。今令尊不在,肯定公子替父上阵,与老夫切磋切磋。若公子胜了,老夫身怀逍遥派小无相功,少林寺七十二绝技中的十几门,都可以给公子。倘若公子输了,公子只需借我观看武功秘籍即可,小僧绝不说给第二人听,往后吃鸡战场上,谁要动公子,便要先对付我。”

郭破虏虽不甚聪明,但其父母是襄阳郭大侠,丐帮黄帮主又岂能听信这个番僧的话?不过这吐蕃番僧所言确是不亏。当下拱手道“敢问明王,这比武如何分胜负?”鸠摩智听起答应喜形于色道“一比内功,便是対掌凭借内功高深来分胜负,二则是比招式,便是不用内功只凭招式。任凭公子选择。”

鸠摩智早就料定郭破虏会选择比试招式,他一个小毛孩子内功不稳,就独孤九剑堪称天下剑法之最。果不其然,郭破虏选择了比招式,鸠摩智心中暗道他的独孤九剑不过修炼片刻,我身怀小无相功,于无形之中可以施展少林的拈花指,多罗叶指,无相劫指,龙爪功,般若掌等等十数门少林寺绝技,岂会输他?

郭破虏才刚拔剑刺去,便见鸠摩智拈手成兰花指,好似一个菩萨拈着树上的叶子,郭破虏一个恍惚,便感觉胸膛吃痛,那鸠摩智居然在瞬间以拈花指点在了自己的胸膛上。而后鸠摩智左右挪移,手中指法变化,好似刺绣般在自己身上点了十几下,只瞧眼中精光闪烁,携带者弄弄劲气的一记火焰刀直劈下来,郭破虏惊道“臭和尚,你干什么?”鸠摩智看着手中浮现的字体,微微一笑道“郭公子放心,吃鸡上只有一个队存活,小僧答应你会为您解决他们的。”说罢,狂傲大笑。

却不知,这一笑,引来了麻烦。

杨过和小龙女两人行至襄阳,故地重游倍感舒适,一路上走马观花行至郭符门前。本来两人并不打算进去,在里面不美好的多于美好的,忽然听得里面传来一阵大笑...

两人一雕快步行入,只瞧得一个番僧正哈哈大笑。而地板上躺着一个人,观其面容苍白惨淡,进气少而出气多,正是郭破虏。两人大急,本欲喂药救治,而两人自出现在吃鸡战场后便不在意生死,只想着厮守,什么大还丹金疮药九花玉露丸什么都没捡,也就在剑冢见到了三把剑,玄铁剑,君子剑,玉女剑。

郭破虏瞧得脸色面色变化也知道他们身上没有疗伤药品,心中一阵苦涩。自己苟了那么久,刚刚有那么点本事,才杀了三个队友,就被鸠摩智给灭了。这算什么?自己是镖局送快递的吗?恨恨的看来一眼鸠摩智,死了。

鸠摩智双手合十道“郭施主深明大义气节可嘉,小僧敬佩。”说完便是低头从郭破虏身上拿了一大堆的东西。三级“独孤九剑”一级“青城暗器”二级“万里独行”等等...

郭杨两家交好多年,杨过称郭靖为伯父,郭芙郭襄称杨过为兄,而郭破虏算是杨过的世弟。当下拔出玄铁剑一剑挥去,剑气硕硕。鸠摩智拾起武功秘籍,施展火焰刀连连抵挡,气息深沉毫无负力,而这一瞬间杨过便知鸠摩智功力高深之极,难以分出胜负。

小龙女一旁紧紧瞧着杨过脸色,见他面色肃穆便知这个番僧是个劲敌。当下双手各持“君子”“玉女”剑依靠左右双手互搏术施展双剑合璧。鸠摩智不愧一代武学宗师,两人夹攻仍然进退有度,不过杨过,小龙女各自身怀九阴真经残卷,又身负各种绝学,奇术,此消彼长之下,鸠摩智连连倒退。不过其人内功深厚,竟然凭借小无相功之威力,将少林寺的指法拳法掌法融会贯通,一时之间,竟打了个势均力敌。

鸠摩智斜眼瞧得两人气势不减方知这两个年轻人武功高强,而如今再次打斗若是两败俱伤难免被人所围歼,不如突围出去学得郭破虏的武功,下次再战,便不惧于此二人了。

想到这,鸠摩智眼中冷光一闪,一个缓步甩开杨过小龙女,运气于手直击门口处的大雕!此雕见鸠摩智袭来确实毫无畏惧,双翅震动,一股飓风吹袭而过,鸠摩智吃了一惊,这只大鸟竟也如此厉害么?而此刻鸠摩智眼中凶光闪烁,连一只大鸟竟也敢欺负到自己头上了?

当即闪身朝着大雕绕了数圈,杨过小龙女赶来相助,却见大雕忽的惨叫一声,身上十几处的羽毛纷纷掉落,双眼便闭上了。

“死在本座的多罗叶指下也不亏你大雕之名。”

眼见杨过,小龙女追赶而来,鸠摩智连忙朝着门外抢出直奔逃离。

-黑木崖-

黑木崖大殿上教主宝座上坐着一个衣着光鲜贵气十足的公子哥,目视大殿下的俊朗男子威风八面道“今日是我大燕复辟之日,你若归顺于我,我便恕你无罪,并且封你为武当山青书神仙。”

“慕容复,你倒是享福的很!做一个人的皇帝了不起么。”大殿上,一个紫袍老者正踩在那个俊朗少年头上,眼中瞧着俊朗少年头前的一盏古鼎,嘲笑着。

慕容复平静俊雅的面容露出一丝狰狞,眼中闪过疯狂,喝道“丁春秋!倘若你不愿为朕分忧,朕不逼你,你这就走!”丁春秋摇了摇扇子上道“慕容复,我们如今是一队的,现在外面有萧峰,虚竹,段誉,还有一个什么东方不败的怪物,倘若我们不联手,谁能活到最后?”慕容复一拍桌子道“段誉那个贱民,迟早我要将他五马分尸!”

便在两人谈论时,忽然外面传来谈笑声。声音轻灵悦耳,当先一人走入黑木崖大殿,那人衣着青衫长裙,手持带玉长剑,面容绝美脱俗,一双妙目打量众人,忽然在丁春秋脚下的俊朗男子脸上停留,虽然它的脸上爬着几只蜈蚣小虫,但还是认出了他。

“宋青书!”

那个俊朗的男子听得声音忽然全身颤抖,扭头一瞧,脸上先是带着一丝欣喜又化作着急道“芷若,芷若你快走!这两个人武功高深!你,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周芷若瞧着宋青书头上那个紫衫老人,面容白净,眉目含春,手持羽毛扇倒像是个仙人。冷声道“放人,留你全尸!”丁春秋拈须笑道“好嚣张的丫头,倒是比小阿紫还放肆许多。”

周芷若飞身朝着丁春秋而去,手成爪,撕裂般的爪向丁春秋。丁春秋不慌不忙,击掌抵抗,只觉手上一痛笑道“倒是厉害!”又朝着慕容复喊道“皇上,若是你能为老夫托托面子,我老夫以后也给你托托。”慕容复本欲拒绝,细细品尝“皇上”二字只觉幸福洋溢,当下点头道“好!”

周芷若不明两人玩什么把戏,却见丁春秋猛地撒出一阵碧绿毒粉,周芷若捂住口鼻连连后退,丁春秋一把追上,双手拍在周芷若手上喝道“小丫头,尝尝我的化功大法!”便在此刻只听教主宝座上传来丝竹吹弹之声。隔得片刻听得“星宿老仙,法力无边,打的丫头哇哇叫,打的贱民流鼻涕!”

丁春秋听闻慕容复的谄媚话语倍感舒适,而周芷若浑身感觉内力被源源不断的消散丢失。这时门外飞入一道人影,拍打丁春秋,丁春秋收掌对着来人拍去。対掌后,只觉一道道炽热内力直逼心脉,宛如置身于熔炉之中,连连撤手,面色不悦“臭小子,你是谁?”

那人并不答话反手揽过周芷若退后至门口扶之坐下,而宋青书猛然激动起来“张无忌!张无忌!你离芷若远点!你离芷若远点!”

丁春秋瞧向出手的那人,面容平凡俊秀,也并非是个多么绝色的男子。身边两个女子确实十分靓丽,一个淡然脱俗宛如仙子,一个清丽无双倒像是一个精灵,心中略带醋意“阁下是什么意思?”

张无忌拱手道“在下肯定两位放了他,在下愿为方才行为致歉。”赵敏喊道“无忌哥何必多说,这老头拿人练邪功,上面那个斯文败类整天想着皇帝梦,都不是什么好人!”

丁春秋面色不悦道“阁下未免太嚣张了,空口一句话就要我们放人?”说着脚上似乎运气愈发深厚。周芷若插嘴道“你的命就是你们放人的奖赏。”张无忌瞧得周芷若虚弱的模样瞧了瞧丁春秋,瞧了瞧慕容复冷声道“不愿放人的话,便杀了你们我们自己救吧”

慕容复拍椅飞下,一口带玉宝剑直刺张无忌。张无忌摆手施展太极拳法,太极拳讲究便是粘字,以带动对方内力招式而反之攻入敌手。慕容复一口长剑被张无忌一双肉掌揉拿推翻操作自如,自觉面上无光。那丁春秋一把走入战局,两人连功张无忌。此二人内功高深不输张无忌,可一来二去,竟然缓缓落入下风。他们却不知张无忌身怀中原最顶尖的内功心法九阳神功!内力会快速补回,源源不绝!随心所欲!

赵敏趁着三人相斗僵持之际,一把抓起宋青书丢至门边解开他身上的穴道。宋青书也不道谢只是深情的瞧着周芷若道“芷若...我我好想你!”说着,望向周芷若,只见她一双清澈眼眸只是担忧的瞧着张无忌与丁春秋慕容复的战斗,眼中妒火旺盛,一把夺去赵敏手掌长剑朝着张无忌刺去!

一时之间三人联手战作一团,张无忌原本所掌握的大好局势不免颠覆,反而落入的下风。宋青书施展武当剑术连连突刺,张无忌躲闪之间将之一脚踹出“宋师哥!”

丁春秋双掌拍去,这一张极具气势,张无忌双掌对持,只觉身上内力不断消失,恍然间身后被慕容复拍了一掌!周芷若见张无忌落入下风,强行飞身使出九阴白骨爪!那慕容复回身施展斗转星移将所有的伤害打入张无忌,一脚踢开周芷若,而那张无忌冷不丁被九阴白骨爪击杀,忍痛牵制住丁春秋和慕容复。

张无忌忽然想到自己九阳神功内力极热,便是一把往丁春秋的掌心传送。突然丁春秋只觉对方内力溢出愈发凶猛,却是直逼自己内心当下喝道“要杀他只能趁现在了。”

一般被踢开的宋青书眼中犹豫片刻最后露出疯狂,双手划动喝道“降龙十八掌!”

“不!”

张无忌和宋青书同时惊叫,只见张无忌和宋青书中间一道青色人影摇摇欲坠。忽然跌下,一双好看的眼睛瞧着宋青书道“往日是我对不住你,这一下算是我还你的。”说着直直瞧向张无忌道“谢谢你,无忌哥。”

周芷若在宋青书的悲痛中闭上了眼睛,宋青书紧紧抱着周芷若的尸体,缓缓走出门去,面色惨淡,悲痛欲绝。

张无忌逼退丁春秋,泪流满面,瞧着手中灼热猩红字体刺眼的浮现在自己的眼里。

队友“一生爱你”误杀队友“青灯一盏忘情一生”

队友“一生爱你”从高处坠落死亡。

张无忌拿出圣火令,拳打丁春秋,脚踢慕容复,两人自负武功高强。而那张无忌所使波斯怪异武功,更有九阳神功护体,竟然毫无损伤,后而制敌。施展乾坤大挪移,两人只觉浑身被其吸附无法逃离,而一柄银光闪烁,赵敏施展屠龙刀一砍而下。屠龙刀,倚天剑皆是天下一等一的武器,断人头如吹毛,只见两行血柱冒出。

队友“敏敏”击杀“大燕皇族鲜卑慕容氏”

队友“敏敏”击杀“星宿老仙”

两人走出黑木崖瞧着毒圈将至,张无忌将从两人身上捡来的武林秘籍二级“斗转星移”二级“化功大法”二级“腐尸毒”以及数百本一级武功,同时丢下黑木崖,一掌劈出。

顿时间,化作漫天黄纸飘散。

【可以公布的死亡名单V】死13人,剩余18人。

黄蓉ID“他叫靖哥哥”

金轮法王ID“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周伯通ID“老顽童”

桑结ID“桑结活佛”

陆高轩ID“洪教主仙福永县寿与天齐1”

胖头陀ID“洪教主仙福永县寿与天齐2”

阿珂ID“我叫陈珂”

雕兄ID“屌屌屌”

郭破虏ID“谁在乎过我叫什么”

宋青书ID“唯情而已”

周芷若ID“青灯古佛”

慕容复ID“大燕皇族鲜卑慕容氏”

丁春秋ID“星宿老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