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吃鸡战场血花四溅 武当云顶大风飞扬

【圈子第四次缩小】

(圈缩小到皇宫,昆仑山,黑木崖,光明顶,终南山,襄阳,雁门关,)

-昆仑山光明顶-

韦小宝一行从蝴蝶谷往通吃岛行去,行至昆仑山却见通吃岛已成圈外,心想小皇帝肯定要跑圈的,便在此处等着他就是了。周伯通击杀马夫人后,一人未曾遇见,不禁有些郁闷,嘟囔着“不好玩,不好玩。”每每这个时候,韦小宝都会笑嘻嘻道“不好玩就不玩啦~只不过一场比赛,谁胜谁负有什么打进的。”金轮法王拈须笑道“正是正是。”周伯通摆手道“不成不成,我怎么会输给这个臭和尚。”双儿和阿珂听得三人一路打诨走来,倍感有趣。

几人步行不消多久,便行走至山顶,周伯通笑道“你个臭小子,自从跟你一起以后从来就没跑过圈,你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韦小宝也笑道“你运气才好,能跟我小白龙一起游山玩水的。”

“什么人敢擅闯光明顶?”声先到而人后致,来人衣着黑衫,面容丑陋。言语之中内力雄浑,也是个不简单的主。韦小宝看了看身边的金轮法王和周伯通好像回到了当年身为天地会青木堂香主的时候,反问道“你又是什么人,竟敢擅闯光明顶!”

那人一愣道“我是光明右使范瑶,你也是我们明教的人吗?”韦小宝摇摇头道“我是天地会青木堂韦小宝韦香主。”周伯通搓搓手道“你认不认识他啊?”韦小宝不屑道“当然不认识。”周伯通笑道“好极,第三个人头来了。”

范瑶闻言便知周伯通蕴含杀心,见其童颜白发,却又顽皮古怪以为是一个失心疯的老人。却不料其人一拳一掌内功深厚甚至超过了自己,勉强抵挡周伯通的空明拳,面色胀红,后退跳入明教总坛。

范瑶跳入总坛内道“杨逍,快来帮忙,教主没等到,反而来了一群厉害怪人。”杨逍点头道“我都看到了,那个番僧和少年应该也不简单,我们先抓住那两个女子再说。”瞧着周伯通追了进来道“你去引来这个老家伙和外面的男子。”

范瑶点点头又往外闯了出去,周伯通道“老是跑有什么意思,跟我过过招呀~”金轮法王看着范瑶又跳了出来,笑道“周伯通,你要是抓不到,那就让我来吧。”周伯通道“臭和尚,等我抓到就是三比一了啦,你那龙象般若功就改名叫蛇猪般若功吧。”

金轮法王脸色一变道“等我抓到他,就是二比一个半了!”周伯通道“怎得是一个半。”金轮法王道“女子不会武功只能算半个。”周伯通道“臭和尚,好好好,那就看谁抓到吧。”

两人纷纷施展轻功朝着范瑶追拿而去,范瑶听着两人口中语气仿佛将自己当做掌中之物,不过是归属问题,不由得心生大怒。不过他在汝阳王府伪装数年,心性坚定,当下提神带着金轮法王和周伯通四处游荡。

韦小宝骂道“辣块妈妈,两个木头,臭和尚臭道士。”说着谨慎的拿起了火器,四处探头观望。

暗中窥探的杨逍见到韦小宝这般模样不禁错愕万分,这个小少年貌似一点武功都不会?当下破门而出,手成爪直往韦小宝拿去。阿珂拔剑,双儿舞拳齐声喝道“不得伤我相公!”

杨逍瞧得双儿面容清丽秀美,阿珂倾城绝色不由得暗道“好运的小子”手中却是毫无停步,阿珂双儿虽然武功招式尚可,不过内功修为不足,拂手点穴便动弹不得。

那爪子直逼韦小宝,却见他动也不动心想莫非有怪?当下化爪为掌拍在了韦小宝胸口之上,韦小宝吐血到飞,擦了擦嘴边的血骂道“辣块妈妈,打我?”说着,便举起手中火枪朝着杨逍开了一枪。

“嘭”的一声,烟雾飘渺,杨逍生平从未见过如此快速的暗器,小腹处流出泪泪鲜血,皱眉道“怎么回事连我的护体内力都抵挡不住?”当下忍痛点住伤口周边穴位,缓缓朝着韦小宝走去。韦小宝吃了一击坐在地上,什么神行百变,什么英雄三招都忘得一干二净。

正待杨逍动手落招之时,一道剑光落下,杨逍急忙退后几步道“何人?”那书生收剑拱手道“在下天地会陈近南。”杨逍回忆起方才这少年也说自己是天地会的。

见得陈近南到来,韦小宝缓缓爬起,高兴道“师傅,太好了又见到你了!”在陈近南感觉时间不过一日,而韦小宝则是自师傅死后经过多年方才能够再见面的,不由得面露喜色。

感觉到爱徒的一片心意,陈近南点头道“小宝,二公子和冯锡范都是你杀的吗?”韦小宝一愣道“他们也来了这个战场吗?”陈近南点点头,伸出手掌,上面显示三个ID都已经是空白的。

韦小宝心道“这个叫我爸是延平郡王的肯定是郑克塽这狗贼了,这个叫你这狗贼的肯定是冯锡范这个狗贼了,这个大清水战有施琅更不用问了。”

杨逍感觉伤口隐隐传出烧焦味,心想速战速决,忍痛快速朝着陈近南杀来。陈近南面容淡然,方才一番交手他已经知道此人的武功远胜自己,不过此人现在被小宝火枪打了一下,倒是可以斗上一斗。

两人你来我往,杨逍以肉掌对剑,几个回合双方都是消耗不消。杨逍看着胸口上的朱砂手印,道“这掌法倒是不错。”陈近南感觉浑身内力激昂道“在下内力不到家,这凝血神掌发挥不足一二。”

便在此刻杨逍忽的拈指拿着一块石子。只听嗤嗤两声,陈近南忽得吃了一记吐血,半跪地面。此刻的韦小宝刚刚添加好火枪弹药,瞧得师傅胸口鲜血直流,不禁悲伤泪流道“师傅!师傅!”

当下怒气攻心,对着杨逍头部就是一枪。

瞧得杨逍身上掉落的三级乾坤大挪移,二级弹指神通韦小宝丝毫不以为意,看着陈近南愈发虚弱的面色,泪流不止。陈近南强自笑笑“小宝,为师这就走了,此次参与吃鸡...本想在毒圈外自尽,却又想起会不会有知晓未来的人?想知道我天地会有没有成功。”韦小宝痛哭流涕道“成功了师傅成功了师傅!现在鞑子已经被赶出关外了...”

不多时,韦小宝将陈近南身上掉下的一级凝血神掌捡起缓缓包裹起来。给双儿戳了十几下方才给她解穴了。而双儿解穴后于阿珂胸口轻轻一点便解开穴道了。

不多时,周伯通举头丧气的回来一边走一边道“臭和尚是二比二。”金轮法王笑道“是二比一个半。”两人行走来只见地面躺着两具尸首,韦小宝正对着其中一具磕头抽泣。

虽说这是虚假的世界,但是韦小宝还是执意要亲自埋葬陈近南。众人便在这光明顶安定了下来,双儿和阿珂也在联系着乾坤大挪移和弹指神通,而韦小宝破天荒的练习起了凝血神掌,没多久又再度放弃。

而昆仑山的山脚下两人正往光明顶赶来。

“靖哥哥,这昆仑山是中华第一神山,听闻凡人成仙便是从昆仑山顶的三清观飞升仙界。”

“蓉儿,我总感觉上面会有很多高手存在。”

-雁门关-

沐剑屏对着身边的建宁公主问道“建宁呀,你说小宝真的会经过这里吗?”建宁公主点点头道“不管会不会,现在外面高手那么多,与其出去找死,不如在这等着小宝和皇帝哥哥来找我们。”

忽然两道身影出现在了雁门关,一人黑衫一人白衫。沐剑屏惊讶道“他们该不会就是宋朝年间大漠的雌雄双煞吧?毕竟这个吃鸡地图,只有雁门关比较像大漠了。”建宁点点头道“真有可能”

玄冥二老正与大道上匆匆掠过时,行至雁门关,忽感手掌灼热,两人同时举手对视,面色严肃。

“扬州首富韦小宝”击杀队友“杨不悔”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击杀队友“为国为家舍我残躯”

鹤笔翁面色紧张道“杨逍和苦头陀竟然连续被人杀了?这个吃鸡战场果然危险重重!”其二人虽然身负高深武学,不过却也怕死,身前被张无忌用九阳神功废掉武功,两人也丝毫不敢寻仇,反而为了躲避张无忌来到这雁门关苟活着。“我们还是快走吧”

鹿杖客拦下鹤笔翁,眯着眼睛道“等等,这里有女人的香味。”片刻后,隔空拍出一掌,掌风硕硕,雁门关外一刻孤树拦腰折断,两个衣着素雅,却依然显现窈窕身姿的美丽女子暴露了出来。

“好美的姑娘!”鹿杖客为人好色,当即心意大动。鹤笔翁斥道“你现在还想着女人!吃鸡战场有几个是简单人物?连明教光明左右使都折了。”鹿杖客瞧者建宁和沐剑屏笑道“我们岂是杨逍和范瑶可以比拟的?我两玄冥神掌即便是当年的张无忌也要让我们几分。”鹤笔翁道“老鹿!我们欺负张无忌是小孩子的时候!”瞧得鹿杖客缓缓走去,心中也知拦不住了,当下只得相助,尽快掳走二人。

鹿杖客笑眯眯的瞧着建宁和沐剑屏,其二人在世上乃是韦小宝的妻子,而建宁更是怀过一个女儿。不过如今却是当年风华正茂,少女亭亭玉立的模样。“两位姑娘,能否给老夫一个荣幸,护两位姑娘上路?”

沐剑屏软声道“你们都害怕到要躲在这雁门关了,还怎么保护我们?”鹿杖客一愣这姑娘居然连自己的客套话和坑蒙拐骗的话都信,不禁觉得他天真烂漫。“怎会如此,两位姑娘若是跟了我,将来便是遇到张无忌那厮,我也为你们二人拼死保护。”说着便是缓缓靠近。

建宁公主害怕道“你你你你不要过来呀?我可是大清公主,她她她她是云南沐王府的郡主。”闻言,鹿杖客笑道“如今吃鸡战场就算是皇帝也没用!而且老夫我连世子妾侍都敢...更何况你们两个小丫头?”当下双手蕴含内力朝着两人抓去。

建宁公主急道“哎呀,张无忌你快来救我啊。”鹿杖客听得这小姑娘嘴里冒出张无忌的名字不禁吓了一跳,喝道“你和张无忌是什么关系!”建宁公主瞧得鹿杖客吓了一跳,心想小桂子乱说八道的本事倒是厉害。“好说了!张无忌张大哥,正是我的哥哥!”鹿杖客面露怀疑道“胡说八道,张翠山和殷素素只有一个儿子!”建宁公主心虚道“结拜义兄不行吗?”鹿杖客冷笑道“差点被你骗了。”

便在此刻忽听鹤笔翁惊道“张无忌!张无忌和郡主来了!”,鹿杖客回首一看,见道三道身影,当中一人衣衫飘飘,面容惊愕,惊道“果然是他,你真的是张无忌的妹妹?”建宁公主见鹿杖客畏惧当下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无忌哥哥,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张无忌感觉身边的赵敏秀眉皱起,连忙道“敏敏,我不认得她!”赵敏道“我相信你,只是那两个老头,好像是玄冥二老。”周芷若浑身内力翻滚道“正是,当然可在他们的手中吃过苦头,这次要他们还回来!”

玄冥二老瞧得赵敏,张无忌,周芷若三人皆在,心知已然逃脱不了。当下反手运劲,拍在建宁公主和沐剑屏的身上,凶恶道“就算是死,也要让你们的人给我们垫背!”

“帅到人被砍”击杀“花雕茯苓猪”

“丑到去整容”击杀“来嘛桂贝勒”

鹿杖客瞧得来人身形修长,青裙飘飘,靓丽绝艳却半分提不起色心。周芷若不仅师承峨眉九阳功,更得到了九阴真经和九阴白骨爪,其内力阴阳皆备,极为难缠,当下运行全身所有内力,挥掌拍去。

周芷若身影轻灵,只见青影闪烁,那鹿杖客身上便多出了几道裂痕留着鲜血。急道“老鹤,速来!”眼睛一瞥,之间鹤笔翁倒在地面上,赵敏正翻阅着二级玄冥神掌,而张无忌却一如既往的平淡。

“我不是渣男”击杀队友“丑到去整容”

就在鹿杖客看着手掌信息的片刻,只觉一道阴风呼啸,便感口中甘甜,而胸口一道血痕划至大腿侧边,含恨而终。

队友“青灯古佛”击杀“帅到被人砍”

-小镜湖-

且说杨过携妻子小龙女,神雕两人一兽离开剑冢,途径小镜湖。小龙女指着不远处的竹林道“过儿,你瞧,那片竹林似乎有人。”杨过观望过去,只见小镜湖中铁器交响之声不绝于耳。

杨过携小龙女缓缓行至方竹林内,见到一个粗糙汉子拿着一柄鳄嘴剪和一个高瘦男子拿着一柄铁爪刚杖你来我往,那粗糙汉子武功显然更胜高瘦男子,而高瘦男子轻功更为卓越,边打边跑。而旁边一个拐杖的瘸腿老汉和一个泪眼盈盈的中年女子。

“岳老三,凭你的武功在这吃鸡战场是谁都打不过的!”云中鹤刚杖上的铁爪牵住了南海鳄神的鳄嘴剪回手一拉,南海鳄神反使鳄嘴剪夹住铁爪刚杖顶端一剪,当即碎裂,骂道“你奶奶的,我是岳老二!我以前是佩服老大才跟老大一起,我们的情分在老大杀我的时候就断绝了!”段延庆沉默道“我们四大恶人杀人如麻,随心所欲,当年是你一心要做好人违背我们的处世原则。”南海鳄神骂道“我们杀人放火才是恶人,欺师灭祖是无耻之徒!”

杨过看着四人,轻声道“龙儿,他们四人应该是一组的,还号称四大恶人。那个拿剪刀的矮胖子倒是还有几分义气。”小龙女深情的望着杨过“过儿,你又要惹事了。”杨过笑道“龙儿,只怕是他们要先对我们出手了。”

云中鹤与南海鳄神过招百合已然无法对敌,连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铁爪刚杖都被剪坏了,此刻忽得瞥见方树林入口处来人,眼睛登时直了。来人看起来正直青春年华,一声白衫随风飘逸,面容秀眉绝俗,面色苍白淡漠,不像凡人,倒像是个仙子。

当即摆脱南海鳄神而飘身至两人身前,拱手道“在下云中鹤,敢问姑娘芳名?”小龙女却恍如听不到一般只是痴痴瞧着杨过,杨过冷冷的道“龙儿,你稍作休息,待我打发了他。”小龙女点点头柔声道“过儿小心些。”杨过点点头,运气拍掌而去,劲气凶悍。

云中鹤本因两人无视而暗自恼火,而杨过一掌凶悍强大令其自感不妙勉力抵挡后拱手道“在下不过是问候一下,阁下倘若介意,在下这便离开!”说着,便施展轻功逃离。

身后杨过不慌不忙,做拈指状,一道石子以弹指神通射入。应声而落,那云中鹤叫上恍如被打了一拳,与空中掉落,捂腿急道“老大救我!”

延段庆一旁冷静的瞧着,便觉此人武功高强,仅仅几个回合云中鹤竟然连跑都跑不掉。当下扶持拐杖一跃而出“阁下是何人?要和我们四大恶人为敌吗?”

杨过冷笑道“四大恶人,我看是三大恶人吧?”说着仔细看着段延庆的嘴唇。其人面色如僵尸一般,倒像是个死人,方才说话也没有开口。

段延庆眉头一皱只看到叶二娘所在的位置已然空空如也,骂道“还说什么恶人!到头来还不是想着去找相好和儿子。”说话时也不禁想到段誉。又回过神来道“即便是一人对付你也一如反掌!”杨过笑道“那个矮胖子,你如果要逃就趁早,不然等等就没机会了。”

南海鳄神原本是打算离开,并非怕死,只是不想和段延庆一同。如今被杨过那么一激,当下拿着鳄嘴剪就朝着杨过夹来。杨过大笑道“你们记住,是死在神雕大侠的手里的!”

杨过反手拿起身后的三级玄铁剑,毫无花俏,径直劈砍,一道劲风狂乱飞舞。南海鳄神感受起内力如海潮般广阔汹涌,竟直被拍飞了,鳄嘴剪正面被重剑击打,双手虎口剧痛抛开了鳄嘴剪。

段延庆眼见杨过仅仅一招便重伤南海鳄神,当下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铁拐立起,蕴含一阳指的雄厚指力。杨过见过一灯大师的一阳指,却也没有此人所运用之高深,不过杨过熟知各家武学,而本人天资聪颖,将打狗棒法,玉箫剑法,全真剑法使用的流畅随意。杨过自身内力以独孤求败击打海潮,以一己之力对持大海海浪之劲,你我一来一回,不消片刻便将段延庆打的连连后退。

小龙女见杨过快要取胜,不愿他过多劳累,拔出淑女剑直逼云中鹤和南海鳄神。手起刀落,便终结了这两个怪人的姓名。

“过儿”击杀队友“我是岳老二”

“过儿”击杀队友“英雄本色色色色”

见小龙女身法飘逸如仙,而杨过内功高深,且毫无畏惧。段延庆已知此劫难夺,当下收手不动,一柄重剑夹杂着弄弄劲气,破空而来,段延庆到飞而出。

队友“龙儿”击杀“我才是大理皇帝”

-皇宫-

东方不败与杨莲亭行至皇宫午门,东方不败道“莲弟,你躲进皇宫,皇宫城大,没人可以找到你的。”杨莲亭点点头道“好,你要小心”

两人才抵达不救,萧峰,虚竹,段誉,令狐冲四人便已经赶到。东方不败瞧着四人“你们本赶不上我的。”令狐冲道“不错,阁下速度也是天下第一。”东方不败道“既然如此,便在这皇宫紫禁城分个胜负吧。”

东方不败拈着绣花针,忽然感觉手掌灼热,心中猛地停了一下,瞧着手掌上猩红的字体。

“小阿紫吖”击杀队友“靠肉体当上总经理的职场精英男”

猛地回过头瞧向杨莲亭,午门城下尚未到城门,杨莲亭已经倒在地面之上。杨莲亭的身边一个紫衫少女将一柄长剑缓缓从杨莲亭的眼睛里拔出,笑嘻嘻道“啊哟,我不知道原来护心甲护不住眼睛,嘻嘻。”

“莲弟!”

东方不败嘶声喊道,身影快似一道闪电,身至而阿紫浑身四裂。萧峰瞧得阿紫五马分尸般的死法,又想起阿朱对自己的托付,以及阿朱也是死在东方不败手中。当下怒意滔天,浑身衣衫鼓风飘扬,一个闪身,直逼东方不败。手中却没有闲着,降龙十八掌顷刻飞出,隔空拍打。一掌拍至,一掌又至。

东方不败拈针抵挡,倒退数十步,不作反攻,径直朝着任盈盈所在飘去。只见一团事物闪过,任盈盈全身被一层红布包裹,令狐冲大急,独孤九剑随心所欲倾泻而出,流畅自然,斩断了所有红布。感觉着手中灼热,令狐冲缓缓将任盈盈脸上的红布掀开,好像新婚之夜掀开爱妻的红盖头。一点红心刺眼的出现在眉心之中。令狐冲松开剑,抱着任盈盈失声痛哭。

东方不败瞧得令狐冲紧抱任盈盈,毫无防备,却是悠悠叹了一声“任大小姐先杀我的莲弟,我不过是复仇罢了,你也是个痴情人。”说着,凶狠的目光瞧着萧峰,段誉,虚竹三人道“有本事你就继续追吧!”

萧峰看着晴空,眼前似有一团血雾,好像有人于无声处叫喊着自己“乔帮主...乔大爷,阿朱以后不能照顾你了。”

-少林寺-

此刻的少林寺,已经是圈外了,圈子已经缩小到几个地名了。此刻待在少林寺,基本上一炷香的时间就会死亡了。而少林寺中山脚一名老僧正朝着山顶快步疾走上山,眼神坚定,而他的眼神逐渐苍白,眼睛瞧着树上的叶子轻声道“二娘,你终究没有原谅我。”

叶二娘躺在嵩山脚下,她已经被毒圈虚弱到了无法动弹的地步,她依旧朝着少林寺的方向含情脉脉,苍白虚弱的脸上泪水盈盈。

在此之前,她认定自己的心上人和自己的孩儿会在山顶上等他,但是到了山脚却又不敢行动,因为她无法想象倘若上山后没有看见那两个人,自己的心会有多绝望。

-五台山清凉寺-

清凉寺庄严古刹,寺中的一尊金漆铺上凤眼含笑,供奉台上两道红烛灼灼燃烧。庄内古朴陈旧,却别有一番风致。

一名白眉老僧孤零零的坐在蒲团上,敲打木鱼。身边放着一柄乡下人家方才见得到的破旧扫把。

奇怪的是,五台山清凉寺和冰火岛是圈子的两个极点,而如今圈子已经缩小到了整个地图的五六分之一了。即便是少林寺的人都支持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而五台山从第一个圈子便是在圈外,如果第四个圈子,这名老僧恍若无事一般,自顾自的打坐。

“笃笃笃”

木鱼敲打声在清凉寺中,若隐若现。

老僧忽然感觉掌心灼热,睁眼瞧去。

队友“罪过”在安全区外太久死亡。

清凉寺中只听一声长叹。

“玄慈方丈,你说你身为主持当为少林而圆寂。而出家人六根清净,抛弃凡情,你这便是入了迷了。”

“神僧,菩萨坐下不打诳语。我死过一会了,应当去往西天极乐世界。如果死而复生,我是真的放不下,放不下我的妻子,我负了她,即便能渡众生,我也依旧是负了她。我放不下我的孩儿,我一生与之共处,却又不知,任其因为我的过错孤苦伶仃,我也负了他。我何谈普渡天下。”

-终南山全真教-

“狗贼你让我好找!”丘处机一把揪出了藏在祖师像下的赵志敬坡口大骂“你倒是忘了,我们是队友!不管你躲在那里我都可以找到你!”

赵志敬畏惧道“师叔师叔,你饶了我吧!倘若我不答应蒙古人的条件,他们就会烧了我们全真教的。”

丘处机冷冷瞧着赵志敬喝道“狗贼,当年师祖王重阳便是要抗击金人,相助汉人才建立全真教的。”赵志敬见丘处机嘴唇发白连连道“师叔别生气,先喝口水再说,如今我们一对,志敬必当奋勇杀蒙古狗贼,戴罪立功。”

丘处机瞧得赵志敬说要戴罪立功不禁缓和了一些,而他一路追杀赵志敬未曾入水,当下也确实有些渴了,拿起水壶喝了起来。忽的,脸色聚变,捂住胸口道“你...你在酒里下毒了?”

赵志敬笑道“师叔,你武功虽强却不知变通。这世上最强的不是武功,而是权势。最厉害的不一定能活到最后,只有最聪明的才可以活到最后。”

说着提到一剑刺在了丘处机的胸膛之中,而丘处机怒道“即便是死,我也要替全真教除了你这个祸害!”集毕生内力汇聚一掌,重重拍在赵志敬的肚子上,咳了几声,倒地而亡。

赵志敬被拍了一掌一条命去了九成,不过他早得到了大还丹和九花玉露丸等疗伤奇药,不要命的往自己的嘴巴塞,看着手掌中的猩红字体一阵阵舒爽。

“我才是掌门”误伤队友“长春真人。”

赵志敬坐在墙边调息之际,忽的跑进一个白发老头,看着赵志敬笑嘻嘻的道“没想到你个狗贼,还有能帮上我忙的时候!”说罢,在赵志敬惊恐的目光下,一掌拍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就此而亡。“嘻嘻,现在就是二个半比二了。”

“老顽童”误伤队友“我才是掌门”

-武当山-

“老友,我们百年未见的了吧。”一道老者声音平静轻声却又极为清楚的传送在了整个周围。该人内功不可谓不高。

“张君宝,此地已不是当年的中土或是西域,我可不算违约。”

“何足道,我又没有说你违约,何必在意。”

武当山的道观中,一个道士从观中行出,目光瞧着刚上山站立住的故人。来人容颜英朗,一声白衫随风飘动,自身带着一股极为优美儒雅的气质。其人身影修长风度翩翩,身后背着一柄三尺长剑,手中抱着一口深棕色古琴,面色淡然平静。

“你说,她回来吗?”

那个道士一声素净白衫外套着黑紫色纱衣外套被武当山顶的大风吹得鼓起,身后背负一口桃花木剑,手中却是拿着一把拂尘,白发垂背,白须至腹,苍老的面容瞧着来人青年俊朗,叹气道“我即希望她来,也不希望她来。你们都那么年轻,而我却那么老了。”

何足道淡然道“你怎么知道她还是年轻。”

小道士沉默片刻,目光直视“因为我活了一百多年了,因为我是张三丰,不是张君宝了。”

两人四下无语,他们都处于毒圈之外,而这毒圈似乎对他们两人都没有什么效果,他们谈吐平常,面色红润,气息平和。而此刻却是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是物是人非的感觉。

当年少林寺的三位年青人。一个在中原武当山创立了武当派,一个在西域昆仑山创立了昆仑派,一个在川地峨眉山创立了峨眉派。时光眨眼变过,小和尚张君宝变成了武当真人张三丰,昆仑三圣何足道变成了开山祖师何掌门,小东邪郭襄变成了峨眉山的掌门师太,世事当真变化无常。

何足道盘腿坐下,将琴排放身前,一遍缓缓的道“倘若你真想见她,看手掌的标记便可以了。”

张三丰仰天望去,长叹道“便是看了手掌,方才不敢去寻她啊...”

何足道十指修长拈打古琴,琴声悦耳,在武当山顶响起,颇有一番仙境意味。轻声道“当年惜败于你,今日可否一战,一了我心中夙愿。”

张三丰手中拂尘一扫,音波中带着内力一扫而去,点头道“此战我将内力压制二十岁那年。”张三丰知道何足道英雄早逝,否则昆仑派早便成为天下大派了,当下将内力压制到与何足道过招时候的左右的内力。

何足道点头道“多谢。”猛地加快的了手指弹奏的速度。古琴发出铮铮之声,好似来到了荒漠战场,金戈铁马之声,兵械交割之音,充满杀伐之意的琴声蕴含着内力朝着张三丰连绵不绝的飞去。周围鸟雀纷纷四下飞离。

张三丰于观前挥动拂尘,这轻飘飘的软丝未瞧得有什么威力,却是极为简单的将所有的音波打散。张三丰幼年曾与郭襄获得少林觉远大师口授九阳神功心法。后两人各自创立武当九阳功,峨眉九阳功。与开派后又自创“纯阳无极功”。如今虽然将内力压制到二十岁,而其心法内力远胜常人心法之威。

“纯阳无极功...早便听闻此内功心法,称为天下心法之最。果然厉害。”何足道败于张君宝后遵守诺言终身不如中土,不过却一直听闻张三丰的事迹。深知他在年轻时已然为天下第一高人,而活了百年,内功更是足以劈山裂石。

有人传言张真人可以自掌中轰出掌心雷,有人传言张真人可以施法让天降黑炎,有人传言张真人为救渔民,分开大海。为除山贼,劈开大山。其中自然是虚构为多,但众人将之描绘为如此人物,便是一句话。人,是没有那么强的,已经当张三丰是仙人了。

何足道抱琴而起,轻轻放置于一旁,将身后长剑拿出轻声道“琴,你打败了,却不能跟她一样。”何足道将剑拔出,剑鞘随意一丢,却是平平稳稳的到了地面。“我引她为知音,她懂得琴,我动了情。”

张三丰将拂尘往后一抛,落在蒲团上,古旧的蒲团上毫无灰尘飞扬。张三丰反手将身后桃花木剑拿出道“她的确是可容易讨人喜欢的女子,太过耀眼了。”

两人身上的内功忽得同时消失!毒圈影响让两人几乎是顷刻间涌上一抹苍白,两人自持自身内功精湛而强自抵抗。如今内功自散,一炷香内,便会死亡。

而两人的脸上却是涌上一抹笑容,好像回到了十几岁的那一年!

张三丰舞动木剑似缓又急,太极剑讲究四两拨千斤,以己之钝,挡敌之无锋。而何足道所使迅雷剑法,本是依靠内力蓄劲弹出,以电闪雷鸣之际速杀。为天下剑法出招快速第一。

张三丰施展太极剑法面对何足道刚剑如狂风暴雨般的迅雷剑法,两者你来我往,迅雷剑法求速胜,瞬息之间已然此处了四四十六招。而张三丰虽然身中数剑,却毫不慌张,太极剑法如同一张大网般往中间收缩。

两人这一战,不用内力,只用剑法,足足交战了一炷香的时间尚未分出胜负。

张三丰面色苍白,双眼困乏宛如当年寿终正寝的模样,瞧着湛蓝的天空默默发呆,他的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

何足道俊秀的面容露出了一丝洒脱,看着古琴,忽道“你赢了。”

-终南山活死人墓-

身披红袍衣着黄衫的少女瞧着寒玉床上两具尸体,两具尸体一男一女衣着红色婚衣,侧头瞧着对方眉目含笑,两人是手牵着手,面容神态与全真教开派祖师画像和古墓派开派祖师画像有着几分相像。

墙壁上两行字迹,一行磅礴大气写道“妻王氏朝英女侠之墓”,一行娟秀雅致写道“夫林氏重阳之墓。”

少女忽的笑出声,自言自语道“林女侠倒真是不愿输给王大侠,王大侠倒也是爱极了林女侠。”少女笑靥如花,声音清脆,令人十分舒服。

忽得感觉手掌灼热,瞧去,悠悠叹了一声。

队友“昆仑三圣何足道哉”在安全区外太久死亡。

队友“张君宝即是张三丰”在安全区外太久死亡。

【可以公布的死亡名单IV】死67人,剩余33人。

陈近南ID“驱逐建奴光复中华”

杨逍ID“杨不悔”

范瑶ID“为国为家舍我残躯”

沐剑屏ID“花雕茯苓猪”

建宁公主ID“来嘛桂贝勒”

鹿杖客ID“帅到被人砍”

鹤笔翁ID“丑到去整容”

鹤老四ID“英雄本色色色色”

岳老三ID“我是岳老二”

段延庆ID“我才是大理皇帝”

任盈盈ID“冲哥”

杨莲亭ID“靠肉体上位的职场精英男”

阿紫ID“小阿紫吖”

张三丰ID“张君宝即是张三丰”

何足道ID“昆仑三圣何足道哉”

丘处机ID“长春真人”

赵志敬ID“我才是掌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