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东方不败艺压群雄 韦氏小宝非法组队

-嵩山少林寺-

“东方不败?”

瞧着来人身着红装,脸补浓妆,眼神淡然清冷中带着一份自傲。任盈盈吃了一惊喝道。令狐冲见到来人将任盈盈护在身后,面色肃然。

“原来你有帮手。”阿紫看着东方不败的模样又笑道“你这帮手是宫里太监出来的吗?真有意思。”阿紫在大辽国当过一段时间的公主,绝对男性阉割后的神态也是略有注意,当下调笑道。

东方不败眼神一瞥“小丫头,我可真羡慕你,天生就是女儿身。不像我,可你虽生的女儿身却是男子脾性,下一世可要好好改过。”语罢身影一晃,如雷霆,如轻烟,只见一团红影奇袭而去。

令狐冲仗剑跃去,刚剑轻鸣,残影晃动“小心!此人武功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虚竹见其招式如雷电般迅捷凶猛,吃了一惊,连忙阿紫方向奔去。

令狐冲与东方不败有过交手,其人在瞬间将日月神教的高手童百熊一击暴毙,令狐冲早有防备,剑法精妙绝伦。而那东方不败两根手指拈着一枚绣花针刺去,电光火石之间,令狐冲的右颊便多了一道血痕。

令狐冲的快速出招,令东方不败失了一些专注,本该落在阿紫眉心的红袖,拍在了阿紫的胸口上,当即吐血坐地。虚竹已然到位,手点胸部大穴,指作拈花,似弹琵琶般快速迅捷的封住了阿紫的受损部位。这一首巧妙功夫,让东方不败微微错愕。

东方不败一生斗争,从一个教众成为日月神教的教主,其武功其心智绝非凡人。虚竹指法疗伤虽快,而那东方不败确实更快,从令狐冲和游坦之的身边穿插而过,绣花针直刺虚竹眉心。

阿朱和李清露当即拍掌而上,东方不败缩回手臂,身子于半空一转,左一拨,右一拨,阿朱,任盈盈便径直跪地而亡。

山脚下杨莲亭看着手掌,露出一抹冷笑。

队友“莲弟”击杀“梦姑”

队友“莲弟”击杀“想陪你去关外牧羊”

片刻之间,虚竹已然回首一套优美潇洒的掌法拍空而去。东方不败以针拨动,东方不败出手如雷如电,实在是快的可怕。东方不败一跃向后笑道:“这套掌法不错,优美华丽,不适合男子修炼,到适合女子练习。”

虚竹谨慎的瞧着东方不败心知此人是生平所见之大敌,其人身法鬼魅迅猛,一枚绣花针却可以抵抗令狐冲的绝妙剑法。方才几个回合,自己身上已然多了几道血痕,当真是可怕的很。

任盈盈朝着赶来的绿竹翁,蓝凤凰等人道“大伙儿一起上,单挑怕是没人能剩的过他!”四人闻言齐声道:“是!谨遵圣姑法旨!”东方不败冷笑“你们是听圣姑的,还是听本教主的。”蓝凤凰娇声道:“日月神教的教主是姓任的,可不是叛贼的。”绿竹翁道:“我要听我师傅报仇,拿命来!”

绿竹翁身影恍惚已经来到东方不败身边,一掌拍去。祖千秋,老不死二人对视一眼点头道“不负圣姑大恩!”持剑而上。三人各自施展平生最强武功。一瞬间几个回合,一团红影滚来滚去,片刻便停在了少林寺的屋檐上,三人联手出招竟然没能碰到他一点衣服。

忽然一阵风吹过,老不死,祖千秋,绿竹翁猛地跪伏倒地。少林寺众人诡异的安静了片刻,死死盯着三人眉心的一点朱砂。

突然之间,众人只见东方不败身子一动,一团粉红事物闪过。蓝凤凰瞪大了眼睛,忽然身子向前直扑下去,就此气绝。令狐冲和虚竹等高手已然明了,在电光火石之间,东方不败已然使用手中的绣花针刺在了蓝凤凰的身上。

杨莲亭看着手掌上连连出现的猩红字体,一阵大笑,朝着山顶走去。

队友“东方不败”击杀“洛阳绿竹巷老篾匠”

队友“东方不败”击杀“黄河老祖-千秋”

队友“东方不败”击杀“黄河老祖-不死”

队友“东方不败”击杀“山茶花批发”

虚竹看着李清露的尸体泪水直流,忍痛道:“任施主,麻烦你带着三妹和阿紫姑娘先走,这东方不败便交给在下吧。”

任盈盈看了一眼令狐冲,令狐冲点了点头道:“去吧,此人和那铁面男子武功远胜岳丈,向大哥,或能一战。”

任盈盈走到泪眼盈盈的王语嫣和吓得不敢说话的阿紫身边,将两人拉走。迎面而来,撞到一人,任盈盈一瞧大喜过望道“冲哥!杨莲亭在此!”

东方不败和令狐冲,虚竹闪电般过了几招,听得任盈盈的声音,脸色一变,身影快速闪过两人直逼任盈盈。任盈盈持剑放在杨莲亭脖子上喝道“你敢再动一步,我便杀了他!”

东方不败早吃过这亏,确实毫无畏惧直逼过来,任盈盈吃了一惊丢弃杨莲亭拉着王语嫣阿紫夺门而逃。方才持剑于杨莲亭脖颈之时,已然发现上面多了一层护甲。东方不败眼神冰冷彻骨,双袖朝着王语嫣和阿紫拍去。虚竹等人出招不及,两道红光晃动,王语嫣和游坦之吐血倒地。那游坦之竟然是以自身为盾,保护阿紫。

“莲弟,你怎么上来了”东方不败一把揽过杨莲亭,飘身行至少林寺侧边屋檐,一双媚眼瞧着杨莲亭担心的道。杨莲亭气道“我在下面看着你杀了四人,没想到还有人!还有任盈盈那个丫头,该死的!你不是说自己天下第一吗,怎得这几个人都收拾不了。”

听得这个不会半点武功的糙汉子指责,东方不败轻声道“莲弟,那个短发男子内力高深远胜于我,武功造诣胜过任我行和向问天。”杨莲亭瞧得东方不败如此夸奖也知他速来高傲当下关怀道“你若打不过的话,我们也可以先走,等他们落单在一个个收拾了。”东方不败笑道“莲弟,你好生藏着,他们虽强,可未必斗得过我。”

语罢,眼神逐渐冰冷,身子一晃,轻飘飘如一阵红烟一般来到任盈盈面前“任大小姐,往日恩怨已了,可以折磨莲弟这可忍你不得。”穿过已经来到任盈盈面前的令狐冲,手指拈着绣花针飞身刺去。

任盈盈吃了一惊,大惊之下浑身如同酥麻一般,不敢动弹。而于此千钧一发之际,天边传来一声巨响,一股霸道汹涌的掌力排山倒海而来。“妖人,受死吧!”

东方不败感觉其中劲气掌力强劲回首,拈拿绣花针朝着掌力汹涌之处抵抗。这一枚绣花针不过寸长,几乎是落地无声,风吹无形,竟然顶住了那股霸道悍然的掌力,片刻后,细小的绣花针传来一声清脆鸣声,断裂开来。东方不败闪身退后,瞧着天边来人,赞赏道“好俊的掌法!”语尚未毕,一抹甘甜涌上咽喉,一串鲜血挂在唇边,沿着下颚骨留在鲜红的衣裳上。

萧峰看着东方不败被直接突击,正面抗下降龙十八掌,而只是震出鲜血。不禁有些叹服,上一次,还是少林寺的扫地神僧有此内功。

东方不败瞧得来人器宇轩昂,方脸阔鼻,一副英雄豪杰气,不禁暗赞一声。又瞧得任盈盈劫后余生,飘身直击而去,天下豪杰即便在招式上有胜于自己者,在速度上却未必可以。葵花宝典,快,是其精华。

轻飘之间恍如雷轰一般直取任盈盈,而任盈盈身边忽得凭空出现一个白衣俊雅的书生青年,把揽过任盈盈闪过了东方不败的雷霆万钧之击。东方不败吃了一惊,又追身捉拿。而那段誉却如同水中游物,总是差之片刻才可以抓到。

再次瞬间,萧峰,虚竹,令狐冲纷纷围攻而上。剑影闪烁,掌风四溅,东方不败一面抵挡着虚竹连绵不绝的天山折梅手,一面又小心着令狐冲的独孤九剑,以及萧峰那股子凶悍劲,被刺了几针不断不伤,反而愈战愈勇。当下一个撤步脱离战圈,冷声道“诸位都是天下的好汉子,不过也奈何我不得,我们决赛圈见!”

语罢脱身飞墙而走,段誉大拇指对着东方不败所在一击少商剑石破天惊般掠去。东方不败的身子似乎是顿了顿,又消失在少林寺。

“莲弟”击杀队友“只要阿紫姑娘开心”

“莲弟”击杀队友“武学小百科”

-野外-

韦小宝,双儿,阿珂,周伯通一行人朝着康熙所在的“通吃岛”缓缓行去。一遍跟着周伯通嬉笑“你武功那么厉害,你的队友呢?”周伯通随意道“我的队友是我师兄,还有丘处机和赵志敬这两个老道。”“那你怎么不和他们在一起”周伯通摇头探脑道“丘处机发现赵志敬这个狗贼就去追杀他了,本来和师兄在终南山寻找活死人墓的入口。”韦小宝眼睛一亮“活死人墓?哦,你们可不够意思啊,当道士了还盗墓。”周伯通挥挥手“什么盗墓,师兄是找他的老相好林朝英女侠去了,我知道小龙女是古墓派的所以也想去看看。”

韦小宝看着前面的蝴蝶谷,长草过腰,花香迷人一边道“那你怎么出来了,那你师兄呢?”周伯通沉默了一下看着天空说道“吾年少起义,力抗金兵,虽败,却为国家尽一份绵薄之力,为慷慨激昂国士做以表率。后虽无力,却也有着自己的气节不与金人同存一片天下。今日,死而复生,却要我做困兽,与天下英豪练蛊,倘若做了此事,气节何在?自我何在?”

韦小宝看着周伯通罕见的肃穆不禁神往这位心怀家国的英雄人物“却不知和我师父陈近南孰强孰弱?”当下也收气随便语气问道“然后呢?”周伯通又恢复笑嘻嘻的样子道“师弟你于武学一道天赋异禀,又沉迷于此,虽没有济世救人的胸怀,不过却也有淡然平静,相比师兄,你倒更不执著于俗规,比起师兄更像一个道士。”周伯通笑嘻嘻的道:“真有意思,师兄创立全真教,居然说我这个老顽童更像道士,真搞笑。”又继续道:“然后师兄就进古墓了,后来手掌上说他误伤自己了。”

韦小宝点点头道“然后你就出来了。”周伯通点点头笑嘻嘻,一副没心没肺,却又洒脱自得的模样。

-蝴蝶谷-

“法王,你看那个老家伙是不是周伯通?”潇湘子趴在草地里,从杂草的细缝中看着两女一老一少,轻声说道。

潇湘子相隔十几米的杂草丛中,金轮法王皱着眉头分开了带着刺的尖刺草根道“正是,嘘小声点,那个周伯通围着转的小鬼肯定不简单。上一个那么围着的还是郭靖和小龙女。”

“法王那我们是等他们过来直接出手吗?”潇湘子询问道。如今虽说身份差距不在了,不过金轮法王的江湖经历和武功内力都远超自己,而达尔巴和霍都两个小傻子都死而复生了还在打斗弄得双双误杀了。想吃鸡也能跟着金轮法王了。

“你出去引开周伯通,这个小鬼我亲自解决,然后我们在联手对付周伯通。”金轮法王伏在草地里低声说道。“是!拜托法王了”听得金轮法王主动对付看起来是主心骨的韦小宝,潇湘子不禁感觉的有些湿润眼眶,当下重重点头。

韦小宝一行行至蝴蝶谷打算补充一些物资之时,潇湘子从草地里一跃而出,直击周伯通。周伯通侧身避过笑道“太慢啦太慢啦!”潇湘子拍了拍屁股道:“周伯通你不是号称中顽童么?有本事就抓到我呀!”说着也不管周伯通搭不搭理提起内力,直飞而走。

韦小宝看着周伯通一动不动点头道“不愧是老顽童,居然一下子就识破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周伯通笑嘻嘻提起内力“才不是,我是让他一下,他实力太弱,马上追的话就没难度了。”语罢,朝着潇湘子径直追去。

“是不是修道出家的都那么傻啊”韦小宝看着周伯通真的朝着潇湘子离开的方向追去错愕道。然后走到双儿阿珂身后道“小心小心,我帮你们殿后。”

双儿和阿珂沉默了片刻才道“小宝,你是不是感觉错了,没人啊。”韦小宝偷偷的将火枪放在袖口之中,大声嚷道“你看我就说有人吧,王八蛋滚出来受死!”

“哈哈哈哈,小兄弟果然与众不同!连周伯通都没有发现我的气息,你居然能够那么快就找到了。”金轮法王一跃而出,大声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就请你赐招吧!”

韦小宝看了看周围道“只凭你一人的话还奈何不了我,把你的人都一起叫出来吧。”金轮法王瞧着韦小宝一副泼皮模样当下皱眉道“老夫当年对付五绝也不惧!对付你一个小毛头还需要埋伏吗?”韦小宝闻言知道她只有一人,当下昂首挺胸道“切,只有一个人,还嚣张什么?”

金轮法王怒道“猖狂的小鬼”当下拍掌就是一记龙象般若功直取韦小宝,韦小宝大惊施展神行百变瞬间行至了金轮法王身后,瞧着原地烟尘缥缈,已知其招式强悍,大声道“大和尚,你这是什么功夫,好厉害。”金轮法王道“哼,这是龙象般若功,练至十二层天下好无敌手。”

韦小宝心知此人武功卓绝当下不敢强攻,瞧了瞧金轮法王的打扮,当下双手摊开大声朗诵道“成吉思汗仙福永县寿与天齐!”继而交叉双手。金轮法王吃了一惊道“你认识我们的大汉?”韦小宝昂首道“不认识,但是成吉思汗打败天下无敌手,打的洋鬼子宋猪哇哇叫,乃是天下第一英雄人物。我可是佩服的很。”金轮法王一愣,瞧得韦小宝称呼宋人为宋猪毫无愧色,又瞧得他一声怪异服装和怪异发型,猜测他并非汉人,当即拱手道“在下冒犯了,敢问阁下是谁?”韦小宝牛气哄哄的道“好说了!在下韦小宝,江湖人称小白龙,蒙古小王子噶尔单是我大哥,XZ活佛桑结是我二哥,是蒙古国的国交好友,一起抵挡汉人的江山。”

韦小宝眼睛一瞥,瞧得金轮法王脸上的不信神色,又道“金轮法王,我想起来了,后来被忽必烈大汉追封为护国圣光大法师的,听说龙象般若功已经练到了第十二层了。”听得韦小宝扯东扯西,金轮法王不禁有些飘飘然,谦虚道“过奖了,老衲不过练到第十层而已。”韦小宝见金轮法王不在逼问,当下直接反客为主道“如今不知道蒙古国的英雄好汉们还有没有在这战场上,啊,法王武功高强,不如和我们一同吧,法王忠心什么什么的守护蒙古江山,如今在死而复生也在保护蒙古好友,将来必然是位什么庙什么...”金轮法王拈须笑道“位列庙堂”韦小宝道“对啊对啊对啊,将来蒙古国都说你是大英雄大豪杰。”金轮法王昂首道“承蒙大汉抬爱,老衲当然会保护韦兄弟的安全!”

不消片刻,周伯通抓着潇湘子丢在韦小宝面前道“这个臭小子太不争气,让他了还那么快被抓到,咦?臭和尚,你怎么在这里。”金轮法王看着周伯通,瞧着韦小宝的面子上别过头哼了一声,不做理会。韦小宝知道周伯通为人顽皮简单,笑道“法王是来跟你比赛的。”又朝着金轮法王道“周伯通为人顽皮,可以利用,法王为了证明蒙古是天下第一,委屈你了。”金轮法王道“韦兄弟为了蒙古当真是一片苦心,老衲敬佩。”

周伯通笑道“好啊好啊比什么?”韦小宝对着金轮法王挑了挑眉道“比杀人,谁杀的人多,谁就是第一名。”周伯通笑嘻嘻道“好呀好呀!”说罢,一掌拍在潇湘子的脑门上。

“老顽童”击杀队友“我不是黑无常也不是白无常”

看着手掌上猩红的字,金轮法王大怒喝道“你干什么?”周伯通笑嘻嘻道“上次比赛你害我,这次我就先杀一个当做扯平啦。现在是我老顽童领先一个了!”韦小宝安慰道“没事没事,死一个不打紧的,之后他就是杀汉人了。”金轮法王点了点头,心想潇湘子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现在又多了韦小宝这靠谱的队友,点头道“好,老顽童,就让你一次!”

四人一边打闹一边朝着通吃岛走去。

忽然看到路上一个穿着破烂的白翁和一个身形婀娜的女子正岸边,马夫人不悦道“亏你是丐帮的执法长老,竟然连一条破船都搞不定。”白世镜怒道“贱人,你懂什么,因为你我身败名裂,倘若我平日,早就有无数人给我打点好了。”马夫人不悦道“那夜怎得不叫我贱人,却叫我美人夫人。”白世镜听得马夫人语言轻薄,不禁骂道“不知羞耻!”

金轮法王和周伯通互瞧一眼,飞身跃出,齐声道“这两个都是我的人头!”金轮法王径直一招龙象般若功将仇敌丐帮的白世镜给轰成了渣,而周伯通一记空明拳将马夫人美貌的面颊轰的稀烂,朝着金轮法王道“二比一,还是我厉害...”金轮法王哼了一声道“女人不算。”周伯通道“你瞧不女人吗?当年你别小龙女打的...”

-通吃岛-

话说康熙自皇宫行出后,直奔扬州丽春院而去,心中感叹吃鸡战场的神通广大。北平京城与扬州的距离骑马都要几天。如今只需要一两个时辰的路程,若是在作战时,千军万军都可以如此,那可真是可以横扫宇内了。

不多时康熙来到了岸边,沿土路需要行走一个时辰,沿水路通往通吃岛只需十分钟。康熙心想,为友我行一半路程,为臣怎么要来通吃岛迎驾吧。一看手掌,韦小宝还在丽春院当下暗自笑道“你爷爷的,你要是回来你就不是小桂子了。”

康熙在通吃岛见到峨眉刺,开山斧,金刚圈各自把玩很是尽兴。忽听身边有寥寥人声,似乎在谈论什么,心头喜道“难道是小桂子派人来迎接了。”

透过树木瞧得谈话两人脸色一变,是降王郑克塽和降将冯锡范,在这吃鸡战场他们可没有什么不敢的。当即缓缓后撤,忽的脚后跟踢到了方才把玩的峨眉刺和金刚圈,铁器交响之声旋即而起。

冯锡范率先反应过来,一跃而至喝道“何方鼠辈?”却见来人一声黄衣,瞧得此人长相面色冷笑道“王爷!你来瞧瞧这是谁?”郑克塽径直行来瞧得康熙,面色得意道“哈哈,这不是大清的康熙皇帝?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康熙慌乱瞬间镇定了下来,冷冷道“大胆!见到朕还不行礼!”冯锡范仰天道“国姓爷,今日冯某便除了这个鞑子皇帝!”说着,一剑刺去。

康熙左躲右闪,正要被刺之时,一柄钢刀从窗外穿插而入,立于墙上。施琅一个翻滚来到康熙面前道“皇上,臣施琅救驾来迟!”冯锡范怒道“施琅!如今他没有大清的兵,你不必畏惧,而且你即便为他而死,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施琅呸的一声道“我施琅虽然不是什么忠贞烈士,但也知道效忠主公,皇上对我大力提拔,我比以身先报!”说着,拔出房子上的钢刀对着冯锡范刺去。“皇上快离开!”冯锡范心知这施琅怕是要以命相护,当下喝道“王爷快离开!”

闻言,康熙点了点头道“施琅,如若我可托梦,定叫我大清后代世代保护你施氏一族昌盛。”施琅道“谢皇上!为皇上尽忠,臣不胜荣幸!”,一旁郑克塽点头道“那冯师傅你小心点!”说着,便是快速逃离。

冯锡范和施琅相斗许久,各自喘息,冯锡范忽的感觉手掌炽热抬手一看。猩红色的字体。

“问世间情为何物”击杀队友“我爸是延平郡王”

震惊之际,一柄钢刀刺入了冯锡范胸膛之中,冯锡范悲痛万分心怀死志。抓住施琅手臂,一剑刺入施琅的胸膛之中。

“大清水战有施琅”误伤队友“你这狗贼”

“你这狗贼”误伤队友“大清水战有施琅”

通吃岛岸边,一个衣着杏黄尼姑服的清秀女子手持拂尘一边喊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说完,女子施展轻功,离开了通吃岛。留下了一个长相英俊手持镶金镶玉的一级宝剑的男子。那柄剑,只露出一尺多,尚未拨出。

-剑冢-

队友“问世间情为何物”击杀“我爸是延平郡王”

小龙女坐在剑冢石凳上,身边烟雾缭绕,看着手掌,叹气道“过儿,师姐杀人了。”杨过点了点头道“我们好像是在圈外了,龙儿,我们下山吧。”小龙女点点头“不如我们去古墓吧。”杨过微笑道“现在古墓在圈外,只怕是去不得了。”小龙女点点头道“倘若祖师婆婆也来了这战场,此刻应该在活死人墓,也不知王重阳会不会去找师祖婆婆。”杨过抱着爱妻道“龙儿,王重阳和师祖婆婆本就有情,在俗世中不能在一起,我相信现在的他们一起在活死人墓上,可能就在我们常睡的寒玉床上。”小龙女苍白的脸上涌上一抹红润笑道“过儿,你真是不正经。”

杨过牵着小龙女的手一同朝着剑冢下山,下面是叫做“小镜湖”

-襄阳城门-

青城派余沧海正站襄阳城门外朝着城墙上的青年大声叫嚷道“龟儿子,把倚天剑交出来,饶你不死!”

郭破虏看着时而带白色面具时而带红色面具的矮小道人喝道“老道,有本事你就上来抢啊。”郭破虏在整个不断的跑,由于他太没有存在感了,根本没有人发现他,他在聚贤庄捡了青翼蝠王韦一笑的二级轻功,捡了白眉鹰王的二级鹰爪功,捡了金毛狮王的二级七伤拳,还见到了被紫衫龙王丢在聚贤庄厕所的倚天剑。又跑到了福威镖局捡到林平之塞在私处的辟邪剑法,还捡到了嵩山脚下岳灵珊的紫霞秘籍。可谓是肥的漏油。

余沧海几次贪图倚天剑想坑郭破虏,都被他不甚熟练却颇为实用的武功给一一抵挡,又凭借倚天剑之威将他抵挡在襄阳城外。

对持许久,余沧海似乎是疯了,竟然走开了,看样子是要往侧边的小城门进入。那里的城墙矮小万分,当即面色一变,而自己见到的武功都不是速成,除了那“辟邪剑法”外。而自己肯定是不愿意自宫的。郭破虏叹息道“昔日爹爹和娘都守不住这襄阳,我又怎可以?”

“义守襄阳的郭靖是你什么人?”一道苍老的声音从身边传来,郭破虏吃惊的看着突然就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白袍老人,诚实道“是家父,我是郭靖三子郭破虏”

老者看着郭破虏老实坚毅的面容道“昔日我因为私事至本门衰落接近灭门,如今看在郭大侠的份上,老夫便送你一份造化。”说着,抓住了郭破虏的手掌。郭破虏手持倚天剑还道是这老头要抢倚天剑,欲要摆脱,却感觉被一道铁箍框柱,半分动弹不得。

老者抓着郭破虏手掌朝着自己的心脏处刺去,微笑道“老夫姓风,上清下扬。你可学习怀中的独孤九剑,破剑式,足以退敌。”语罢,控制着倚天剑朝着心口刺入,潇洒道“大风起兮云飞扬!”

“谁在乎过我叫什么”误伤队友“往事匆匆”

郭破虏从风清扬的怀中掏出了三级武功独孤九剑,片刻后他杀了余沧海,继而直入襄阳妓院杀了著名大盗田伯光。

“谁在乎过我叫什么”误伤队友“瓜娃子给你脸你要不”

“谁在乎过我叫什么”误伤队友“作案工具被没收了”

-雁门关-

郭靖黄蓉从华山之巅下山欲前往扬州丽春院,而扬州丽春院已经是圈外了,先来韦小宝应该已经离开了。便改道前往临近的雁门关补充物资,醉仙楼多罐子,华山之巅多武功,雁门关应该是多兵器。

两人边谈笑边赶路,不多时雁门关便在眼前。而雁门关前却瞧见了两伙人正在厮杀,与其说厮杀,不如说是屠杀。

洪教主来到吃鸡战场是很生气的,那么大年纪了一辈子辛辛苦苦的事业被毁了,自己的老婆被手下睡了,自己还没手下暗算而死,所以他真的很生气。不过由于苏荃跟自己一队,陆高轩和胖头陀也跟自己一队,本想着在这吃鸡战场在读弘扬神龙教的辉煌。却不料,苏荃带着陆高轩和胖头陀偷偷逃离了!

怒气喷薄的洪教主红了眼睛四处走动,想要发泄胸中怒火,不知不觉便来到了雁门关。而且好死不死碰到了吃鸡战场中最弱的主角四人组。方怡,沐剑屏,曾柔,建宁公主。偏偏这四个女人都是害自己公司倒闭,挖了自己老婆墙角,杀了自己的韦小宝的老婆。当下,径直行去,举手就是一掌拍向自己原本的教众,方怡。

方怡四人本来一边谈笑一边寻找韦小宝,路上遇到了张无忌组和萧峰组,两组人都没有对自己出手。而今日一个老头面呈猪肝色径直行来,一掌拍在方怡脑门上,登时血花四溅。

又瞧着沐剑屏凶神恶煞走去,沐剑屏哭道“你你不要过来呀。”建宁公主本身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当下恍然道“你是荃姐姐的前夫啊”曾柔道“就算小宝对不起你,你也不能随便杀人。”说着持剑刺去。

又是一掌,曾柔吐血倒地。

洪教主白发飘然看着沐剑屏和建宁公主哼的一声骂道“一个嘴贱,一个叛徒,我这就送你们上西天!”说着,双掌运气,朝着两人拍去。

忽然一道刚猛凶悍的掌力与之拍掌,洪教主感觉对方掌力似海浪般层层起伏,被震得后退几步道“来者何人?”

郭靖皱眉道“前辈武功高强,何必跟这些姑娘计较。”洪教主怒道“本教主想杀就杀,你能耐我何?”建宁插嘴道“这个臭老头的女人跟别人跑了,她生气就拿我发泄。”黄蓉一旁听的心想这老头的老婆怎么也有七八十岁了吧还跟人跑了不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洪教主见到黄蓉嘲笑大怒道“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郭靖见到洪安通杀意凛然,当即左手一架,右手拍的一掌径直轰出一记降龙十八掌!洪安通拍掌对持,退后一步道“掌法倒是厉害。”黄蓉朝着沐剑屏和建宁公主行去,刚扶两人退后不远,便看到掌心灼热。

沐剑屏和建宁公主都亲眼见过洪教主武功之高,见这个中年汉子竟然几个回合就将洪安通击杀,不由得有些敬佩崇拜。黄蓉笑嘻嘻道“靖哥哥,我们才休息一下子你就要我们上路了。”郭靖摇摇头道“休息一下吧,我也受伤了,此人武功高强,若不是凭借左右双手互搏术,另一只手也施放降龙十八掌打他措手不及,相比还要相斗数十回合。”

看着郭靖盘腿运功疗伤,黄蓉一边和两人调笑一边暗自堤防两人,说道“两位姑娘,你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命运总是那么巧妙,两伙人都是要找韦小宝,不过一个是好的念头,一个是坏的念头。

【可以公布的死亡名单III】死50人,剩余50人。

绿竹翁ID“洛阳绿竹巷老篾匠”

蓝凤凰ID“山茶花批发”

祖千秋ID“黄河老祖-千秋”

老不死ID“黄河老祖-不死”

阿朱ID“想陪你去关外牧羊”

李清露ID“梦姑”

王语嫣ID“武学小百科”

游坦之ID“只要阿紫姑娘开心”

白世镜ID“正人君子”

康敏ID“我可以骚你不能扰”

潇湘子ID“我不是黑无常也不是白无常”

郑克塽ID“我爸是延平郡王”

冯锡范ID“你这狗贼”

施琅ID“大清水战有施琅”

田伯光ID“作案工具被没收了”

余沧海ID“瓜娃子给你脸你要不”

风清扬ID“往事匆匆”

洪教主ID“长生不老”

方怡ID“一颗心只够爱一人”

曾柔ID“那一场豪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