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那个名叫阿伟的男人》
  • 三三的睡前故事
  • 旧时偷灵药
  • 3486字
  • 2021-03-17 19:04:52

那天晚上阿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以为是去蹦迪,急忙换下睡衣冲去厕所。

“歪,阿伟今天哪个酒吧,我现在在刷牙,等等再洗个头就出门了。”我边刷牙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怎么不说话,卡了吗,厕所信号不好也正常。”我心里想着。

“是我这边信号不好吗?那我先挂了。”

在我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阿伟开口了:“东街那家烧烤店等你。”

然后只听见电话那头的嘟嘟声。

“这小子今天很反常。”既然不去蹦迪,那我也懒得弄头发了,穿上外套,打了一辆的来到了东街那家烧烤店。

下车付钱的时候我发现没有带烟,只能先去边上便利店买包烟。本想买黑利的,但是阿伟这个小子抽不惯黑利只好作罢。

“老板来包苏烟,然后再来一个打火机。”我不假思索说了阿伟最喜欢的烟。

只见老板摇摇头:“最后一包刚刚卖完了。”

“那就黑利吧。”我也没办法,懒得走到路的另一端的去给阿伟买一包苏烟,他应该带着烟。

我走进烧烤店,看到阿伟对我举起酒杯他的意思我懂,这小子想说我迟到了罚酒。

我拿起桌上那半瓶啤酒一饮而尽,然后拿起一串掌中宝就往嘴里塞。

“掌中宝配啤酒,简直人间美食。”我拍拍肚子满意的打了一个酒嗝。

阿伟举起酒杯对我说:“鸡翅,茄子还没上呢,慢点吃。今天陪我聊聊天。”

“干了。”对于喝酒这件事情我从来都不拖泥带水,“对了,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最近蹦迪蹦多了,太累了,我点了好几串大腰子补补哈哈哈。”阿伟假意去叉腰掩饰自己的谎言。

这么多年的兄弟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在撒谎呢,我只能附和道:“啧啧啧,家里红旗飘飘,外面彩旗不倒,羡慕羡慕,等等兄弟我给你买一箱肾宝哈哈哈。”

说完我笑了,阿伟也笑了。

酒过三巡的我们从到读书时的琐事,聊到那些年追过的姑娘,再到当年的雄心壮志,最后只剩下杯子碰撞的声音,和我们两个人的哭泣声。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哭,我哭是因为这段日子过得太委屈、太憋屈不知道找谁说。甚至都不能像从前一样伤春悲秋。

年少时总幻想着早点长大,现在才知道这多么可笑。我们都很清楚,我们两个人之间有了距离感。酒精便成为我们打破隔阂的唯一手段,也许这就是成年人的悲哀吧。

最后一瓶酒喝完的时候,阿伟终于原因说出心中的委屈。

“我天天去蹦迪,她为什么不生气吗!”

……

阿伟嘴里的那个她叫李糖霏,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糖霏和阿伟是相亲认识的,为躲避家里的唠叨便假扮情侣,逢年过节也不落下,一来二去双方父母都很满意。

糖霏26岁生日的那天,糖霏爸爸问阿伟:“小伟啊,你看我家糖宝都26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阿伟的妈妈在边上应声附和道:“小伟你也28了,你们该结婚了,我也想早点抱孙子呢。”

阿伟看了眼糖霏又看了眼双方父母,搓了下鼻子,拉起糖霏的手说:“我和糖霏计划6.21号去领证,大概明年6.21号办酒席,毕竟6.21是我们相识的那天。还没有来的爸爸妈妈们讲,你们就先开口了,不好意思。”

双方父母很满意的早早吃完饭,出去讨论婚礼的流程。

而阿伟很不好意思的看着糖霏开口说:“不好意思,没有经过你同意随便瞎说。过几天我去和公司申请调到国外分部工作,这样子结婚的事情我们还能再拖一段时间。”

糖霏笑着摇摇头:“没事呀,总拖着肯定不行,而且我年纪也不小了,是该结婚了。6.21号我们就去领证吧。”

我看着阿伟沉默了一会,紧接着他拿起桌上的白酒准备直接对嘴吹瓶,看到糖霏还是笑脸相迎最后还是把酒瓶放了回去。

“好!那我们6.21号去领证。”说完他牵起糖霏的手走了。

婚礼那天。

司仪问阿伟:新郎今后无论新娘是贫穷、富有、生病、残疾、变丑,你愿意爱她一生一世吗?”

阿伟有些失神了然后结结巴巴说:“我愿意。”

双方家庭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传来了异样眼光的时候,糖霏牵起阿伟的手说:“知道你在意我,每次紧张的时候都是这么可爱。”

说罢便直接吻了上去,我和几个知道真相的朋友带头解围大喊:“弟妹牛皮,长长久久,早生贵子。”

糖霏真的很好女孩子。贤惠、善良、识大体、孝顺父母、有爱心、肤白、貌美、大长腿这不就是大部分男人眼里完美妻子的形象。

结婚后糖霏也继续履行着他们第一次假装情侣时的约定:不干涉阿伟的私生活。

阿伟在外面鬼混,糖霏也能做到不闻不问。

不管阿伟说什么,糖霏也是不猜不疑。

糖霏不论人前人后都乖巧懂事,且给足阿伟面子。

听阿伟说哪怕糖霏出去玩,也是会和阿伟说和什么人去了什么地方,不会单独和男人出去玩,而且12点之前肯定回到家。

这不是我们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吗,哎我是真的搞不懂阿伟了。

Duang。

一个空瓶落地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想,阿伟他喝完了最后一瓶酒醉倒了。

三箱又六瓶啤酒,今天怎么快就醉了,可能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我看着窗外思绪万千。

送他回去的路上,阿伟一直喊着糖霏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花了一个小时才把他从小区门口搬到了他家门口。

门那头传来动静大概糖霏来开门了。

“这么早就回来了?”糖霏温柔的问道。

我看了一眼时间凌晨1点回了一句:“弟妹都凌晨了,还早啊,快开门一起把阿伟抬进去,真的累死我了。”

打开门的糖霏惊呆了,因为她知道阿伟很能喝,今天居然这幅样子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酒精中毒?我开车送他去医院。”糖霏急忙跑去拿车钥匙。

我不假思索的说:“不用去医院,我们刚刚在吃烧烤,他也就喝了三箱又六瓶啤酒。只不过酒不醉人人自醉,让他好好休息下,帮他和公司明天请个假就好了。还有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喊你的名字。”

糖霏听完微微一笑:“毕竟我是他的妻子,喊我名字也很正常。”

“那我先走了,给你添麻烦了。”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想问糖霏的,但是这毕竟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不提也罢。

回家路上我想了很久,关于成长、关于爱情、关于友情。

我也慢慢开始能够理解成熟的男人,话为什么越来越少。那些看似嘻嘻哈哈玩世不恭的人,内心藏着极大悲伤。

我和阿伟说一些让我烦恼的事情,可是那些真正困扰的我事情,岂是三言两语一顿酒能说清楚。就如同阿伟和糖霏两人的情感一样错综复杂。

所以两个男人喝酒大多都是扯一些不咸不淡的东西,到最后只剩下酒杯碰撞的声音。

两天后的晚上我又接到了阿伟的电话:“阿沐,走XX酒吧,小张叫了几个不错的姑娘哦,就等你了。”

“好的好的,稍微等我下,马上洗漱出门。”我有点不明白阿伟的状态,或者说我不明白爱情吧,毕竟我单身很久了。之前谈的恋爱也许都不能称之为爱情,只过不是那个姑娘无聊了。让我陪她一段时间,当她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就把我一脚踢开。

到了卡座阿伟虽然左拥右抱但是他的表情不是真的享受,而是表演出一份很享受的样子。

我拿起酒杯自罚三杯毕竟迟到了,三杯酒落肚居然发现我们这卡有个姑娘让我心痒痒,便到她边上:“姑娘,小生林沐,三流作家一枚,敢问姑娘芳名。”

没想到那个姑娘古灵精怪的回答道:“本姑娘就不告诉你哼!你这种男人最会花言巧语骗人了。”

“不巧不巧,小生木讷花言巧语什么的不会,也就会讲讲三两故事,就是那种姑娘睡不着的时候,听完可以安然入睡的那种。”我一脸诚恳的说。

“哼!不就是想要我微信吗。”她说着打开微信二维码,“本姑娘倒想看看你讲故事的本事。”

“好啊,那每天晚上给你讲一个故事,然后期限要不一辈子哈哈哈。”我说着把脸凑了过去,当然我没有亲她只是想调戏她。

看着她泛红的脸蛋,特别可爱有点想上去轻轻咬一口。

“流氓!”她轻声说道,“本姑娘叫慕初夏,还有你自己说的每天给我讲故事哦,食言的话本姑娘到处说,你始乱终弃哼!”

然后我就和她喝了起来,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糖霏和她闺蜜也来了这个酒吧,太巧了吧。

我和阿伟脸都变色怕糖霏生气,糖霏过来拉起初夏的手说:“妹妹走了,很晚了该回家了。”

然后她们就这样子走了,我愣住了初夏是糖霏的妹妹也太巧了吧,这个时候阿伟一个箭步走到糖霏面前,糖霏给阿伟整理了下领口然后温柔的说:“那个红色紧身裙的姑娘不错,但是小心点哦,我们还准备要孩子呢。”然后她拍了拍阿伟肩膀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阿伟一把拉住她:“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你妹妹在的局,知道你会来接她,故意让你撞见,你就不能吃个醋吗!”

糖霏笑嘻嘻的没有说什么,转身带着初夏走了。

阿伟无奈的摇摇头回到卡座喝了几杯闷酒,甚至都没有和我说什么穿好外套走了。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不喜欢酒吧的环境,来这只是为了陪阿伟罢了。

很多人都觉得阿伟不爱糖霏,其实是糖霏不爱阿伟。

这就是女人不爱你的样子,男孩们请珍惜你身边的那个她吧。

后来糖霏和阿伟有了一对龙凤胎,阿伟也再没有去过酒吧。糖霏可以是因为成了母亲,为了孩子吧,还是因为一孕傻三年呢。表现的有那么一点点在乎阿伟了,开始会吃醋了,会耍小脾气,有了那种小女孩的感觉。

还有你可能会问我和初夏怎么样了,我这个混蛋居然履行了承诺每天给她讲故事,可惜她还没有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她说:“姐姐告诉我,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我要再考察一下。”

故事就到这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