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老祖宗系统44

天道意识离开了。

千岁捏着一颗半透明的珠子,里面只剩下一半的能量。

她‘辛辛苦苦’拆了两只系统,到头来,只剩下这么一点好处。

不过天道意识说,这些能量在她是灵魂状态的时候用,可以提升她自己的能力。

若是现在用,那提升的便是这具身体的潜质。

大概就是,能让这具身体活更久。

傻子才会用这具身体上。

她不傻!

赵欣损失的寿命也还了回去,之后,只等看齐谨巍和桑晚的笑话了。

千岁真想着,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小沙弥急切的声音。

“施主可在?”

千岁皱眉,她没要素斋之类的东西。

不过千岁还是走了出去,朝着神色慌张的小和尚行了一个佛礼。

“小师父。”

“小和尚有礼。”

小和尚先还了一礼,然后才急急道:

“二皇子殿下请小和尚过来提醒施主一声,太子殿下出事了,今日需约束好家眷。”

太子出事了?

千岁想到老祖宗系统的狗,心下了然。

“劳烦小师父了,老妇人已知晓。”

小和尚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周嬷嬷,去将欣儿她们找回来。”

齐谨巍出了事,近日怕是不会安生了。

周嬷嬷匆匆出去找人去了。

千岁坐在院子里,没等回来周嬷嬷等人,倒是等来了面容肃穆的禁卫军。

“有请老王妃前往大殿。”

千岁点头。

普度寺大殿。

千岁到的时候,大殿里大殿外全是香客。

“诶,怎么她们进去了?也让我进去呀,外面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诶诶诶!是我呀,你不认识我了吗?”

千岁刚坐下,便听到外面传来的喧闹声,忍不住挑了挑眉。

千岁一抬头,就看到赵欣带着一群人出现在门口。

赵欣环顾一圈,看到千岁,连忙带着人走了过来。

“老祖宗。”

千岁点了点头,见几人脸色有些白,朝桌上的茶壶努了努嘴。

“先喝杯茶水压压惊,外面是怎么了?”

赵欣看了看门口,顺便回答了千岁的疑惑。

“一个女子,似乎跟二殿下认识。”

千岁一听是这个,便不感兴趣了。

不过让千岁没想到的是,齐晖岚踏进大殿的时候,身后还跟着一个看上去古灵精怪的姑娘。

那姑娘背后还背着一个有些沉的背篓。

齐晖岚回来视线从千岁这边一扫而过,并没有多做停留。

“太子殿下在这里出事,如今人还在昏迷中。接下来,需要你们配合一下。”

齐晖岚说了一堆之后,让人开始盘问。

花荣跟着齐晖岚进入大殿,看到里面的贵妇人和小姐们,脸色微微变了变。

之后齐晖岚自己忙去了,她就缩到了一旁。

一看齐晖岚忙完了,花荣连忙上前。

倒是将她安置一下啊,那么多人都坐着,她一个人背着个背篓站在那,怪不好意思的。

“什时候让我去看病啊?我医术真的很好的。”

刚刚要齐晖岚同意她进来,用的便是这理由。

而且她今天来普度寺,就是来这边山上采药的。

只是没想到会遇上事罢了。

齐晖岚抬手挡住花荣,顺便叮嘱了一句。

“跟我过来。”

说完,齐晖岚便朝着千岁这边走了过来。

“老夫人。”

齐晖岚礼数周到,千岁自然也不会无脑得罪人。

千岁冲着齐晖岚点了点。

“二殿下。”

齐晖岚冲着千岁抱拳,将身后的花荣露了出来。

“在下等会还有事,劳烦老夫人先帮忙照看一下这位姑娘。”

千岁看了看齐晖岚,又看了看正好奇地打量着他们的花荣,忍不住挑眉。

“二殿下尽管去忙,这位姑娘老婆子定给你照看好。”

齐晖岚:???

总觉得这老王妃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不过齐晖岚没多想,而是瞅了赵欣一眼,便离开了。

太子突然昏迷,脸上还全是狰狞,好像是被人折磨过一般。

这可不是小事。

“你们好。”

花荣局促地朝千岁等人打了个招呼。

她是真没想到,齐晖岚竟然会把自己丢给别人看管。

千岁拉着人坐下,安抚地拍了拍花荣的手背。

“不用拘谨,我这些曾孙女们跟你差不多年纪,你跟着她们叫我太奶奶就可以了。”

说着,千岁朝赵欣眨了眨眼。

赵欣好奇问到: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赵欣。”

“我叫花荣,是个大夫。”

赵欣惊讶,引着花荣说起药草,没冷场也没让花荣觉得尴尬。

一直到被禁卫军盘问完,齐晖岚出现,将花荣带走赵欣才停下。

一个时辰后。

千岁等人便听说齐谨巍醒过来了,只不过齐谨巍好像有些不对劲。

齐晖岚带着齐谨巍等人匆匆离开了普度寺,具体什么情况,千岁等人却是不知道的。

而花荣,也似乎是跟着离开了,没有出现。

“随他们去吧。”

千岁见赵欣有些不解地看着自己,勾了勾唇。

被老祖宗系统坑了,齐谨巍能活着就不错了,还想跟之前一样怕是做梦。

千岁不知道的是,齐谨巍傻了。

桑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步了齐谨巍的后尘。

“怎么会傻了呢?是不是你做了什么?”

桑晚有些崩溃地看着花荣,将一切都怪到了花荣身上。

谁让一群太医都毫无办法,却被花荣坐到了呢。

花荣震惊地看着桑晚,连忙摆手解释:

“我没做什么呀,我就是将他弄醒!”

“真不关我的事,他脑部受过重击,应该是重击之后造成的。”

她是造孽了还是怎么的,每次碰到他们都有人需要她帮忙看病。

现在还怪到她头上来了。

在外面生活了一段时间,花荣也知道,谋害一国太子的罪名不是她能承担得起的。

“不是你,还会是谁?这里只有你有这样的本事!”

桑晚根本听不进去,齐谨巍傻了,她该怎么办呐?

她还想等齐谨巍登基为帝,她做到那个位置上去俯视众人。

结果,全泡汤了。

花荣皱了皱眉,有些不开心。

“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我干嘛要害他?”

“好了,即刻回宫。你一起。”

齐晖岚直接打断两个女人的争论,一锤定音。

“啊?我也要一起啊。”

花荣有些为难,欲哭无泪。

她想着行医救人,好想忘记明哲保身了?

明明出来的时候,她还信誓旦旦的答应兄长她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