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老祖宗系统28

老祖宗系统:“将她留下吧。”

还真有人在她脑海中说这话。

千岁脸上的神色全无,一点也不想搭理这小系统。

千岁一脸疲倦地揉着额头,朝着桑晚挥了挥手。

“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桑晚听到千岁的话,呼吸一滞。

千岁没说她能留下,也没说一定要让她滚出王府。

她要怎么选择?

她又不是千岁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千岁是怎么想的?

如果猜错了,那脸都会被打肿。

“那晚儿先回去了。”

桑晚想了想,还是没有再追问。

千岁虽然没说让她留下的话,但也没有说让她立马滚,这就够了。

千岁看着桑晚离开,略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

“你你你,你不是觉得我的提议不错吗?怎么?”

老祖宗系统看到千岁的反应,双眼都瞪直了。

怎么就这么让人走了呢?

这下,桑晚还怎么留下来?

靠死皮赖脸吗?

千岁嗤了一声,嫌弃这垃圾系统。

就算桑晚能留下来,那也不能是她开口将人留下的。

那可太便宜对方了。

“你急什么?她会想办法留下来的。给我拿点吃的出来,累了一天了。”

“好的,老祖宗您需要什么呢?”

老祖宗系统:……

翌日一早。

桑芸便泪眼婆娑的求到了千岁跟前,说是桑晚感染了风寒,还挺严重。

听着桑芸的哭诉,千岁在脑海中对老祖宗系统说道:

“看吧。”

老祖宗系统抿了抿唇。

还真是。

“你是不是就想看桑晚费尽心思折磨自己?”

若是千岁昨天说了,桑晚就不会为了留下来,将自己弄得卧床不起。

“没错。”

千岁点头,恬不知耻的承认了。

这样既不需要脏了自己的手,还能让桑晚抓心挠肺的。

而她只需要在旁边看着他们如跳梁小丑一般在那里蹦跶就行了。

老祖宗系统哑口无言。

桑芸跪在千岁面前,哭唧唧。

“祖母,您就留下这孩子吧。这风寒来势汹汹,若是现在将人送回去,孙媳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家兄交代。”

“既然如此,那就留下吧。”

千岁垂着眼睑,态度极为随意。

桑芸眼角带泪,双眼圆瞪,脸上全是不敢置信。

“真、真的可以吗?”

没等千岁开口,桑芸便又哭又笑的跟千岁道谢。

“多谢祖母,多谢祖母!祖母您真是大善人。”

桑晚迷迷糊糊中听到自己可以留下了,脸上终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紧接着,人便彻底陷入了昏迷。

桑晚也是担心不假戏真做的话,不好骗过去,所以是下了狠手的。

七十大寿一过去,分家的事情就被千岁提上了日程。

赵修学听千岁旧事重提,脸色肉眼可见的沉了下去。

“母亲,这分家……”

“我意已决,你只需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千岁不耐烦地打断赵修学的话,态度十分坚决。

“给了你们这么多天,银两已经凑齐了吧。”

“别跟我说还没凑齐,这么长的时间你们干什么去了?”

赵修学:……

还真没凑齐。

他根本就没想过去凑!

他也没想到,千岁竟然还惦记着这件事。

其他人早就想分家,自然不会拒绝千岁的提议。

这一次,也没有理由可以拖延了。

将人叫到一起分家的时候,大房还是没有将银两补上。

千岁可不会惯着赵修学。

连赵廉贞那个大孙子她都没惯着,何况是赵修学。

赵廉贞这会儿还在祠堂里跪着呢。

“既然老大没能将银子补上来,那就直接从分的家产里面扣,不够的就拿东西抵。”

千岁这话一出,赵瑾房等人全都松了口气。

赵修学脸色却比墨条还黑。

分家进行时。

不管赵修学说什么,千岁都没搭理,一板一眼的按着规矩给几人分了家。

“按照规矩,就是这么分了。我自认毫无偏颇,你们也别跟我闹,我是不会听的。”

赵瑾房一听千岁这话,连忙接话:

“母亲大义,我们没有异议。”

能按照规矩分,已经在他们的意料之外了。

毕竟他们庶子,在千岁眼里并不讨喜。

一时间,除了大房的人阴沉着脸,剩下的人脸上喜色。

暮色四合。

赵修学紧锁着眉头坐在书案前,越想便越生气。

这一场分家,将他的家底全搭进去了。

连他的书房,都是这里少一点装饰,那里少一幅画,全然没了之前那般浓厚的书香贵气。

赵修学拿出一只口哨,放到嘴边吹了两下。

只不过,并没有声音传出来。

但赵修学没有再尝试吹响哨子,而是坐在书案前严阵以待。

一盏茶的功夫,窗棱处传来声响。

紧接着的,窗被推开,一抹黑影飘进了书房。

“拜见王爷。”

赵修学正要开口,书房门却在这个时候被推开。

看到来人,赵修学瞳孔一缩。

千岁上前,跟在身后的周嬷嬷转身将书房门给关上了。

赵修学抿了抿唇,“母亲。”

见鬼了!

他正要让暗卫去对付她,她就出现在了这。

千岁点了点头,脚下未停,路过赵修学身旁时,还顺手将赵修学放进怀里的口哨给拿走了。

赵修学看到千岁手中的哨子,呼吸一紧。

便是跪在一旁的暗卫,也察觉出了不对劲,暗暗戒备了起来。

千岁把玩着哨子,哨子不大,是银色的,入手冰凉还有质感。

赵修学眼神随着千岁手上的动作转动,没出声。

他觉得,此时的母亲,跟往常都很不一样。

千岁约莫转了一炷香的时间,书房里便安静了这么长时间。

千岁手上的动作一顿,朝着赵修学看了过去。

“听说你跟二皇子有来往。”

赵修学:……

赵修学心底惊起骇浪。

明面上,他跟任何皇子都没有关系。

千岁又一直待在松风堂,又是怎么知道的?

不止这个问题没有想明白,接下来,赵修学便经历了让他极为幻灭的一夜。

他辛辛苦苦培养的暗卫、下属、门客一夜之间易了主。

他从指点江山的大佬,沦为了端茶递水的‘小厮’。

这一晚,赵修学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再见到阳光,赵修学人都是飘的。

“我先借用一下你的势力,你不会介意吧。”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面上,赵修学却不得不冲着千岁笑,笑得极为勉强。

“不介意,您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