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老祖宗系统27

桑芸担心自己被休,恍惚着没敢坚持让千岁留下桑晚。

她知道,千岁已经认定撞死的婢女和被带下去的小厮都是他们指使的,所以对他们充满了厌恶。

可千岁也不想想,他们害她有什么好处?

这一点就是千岁也不明白,赵廉贞对她动手有什么好处呢?

桑芸敢肯定,他们没想谋害千岁性命!

桑芸一脸怯弱,还是嗫嚅道:

“祖母,我们没想过毒害您,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说不定那小厮和婢女就是被人收买了。”

千岁面无表情地看着桑芸,有没有想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做了。

也许桑芸不知情,但无所谓。

桑芸不管是和赵廉贞还是和桑晚都有着密切的关系,这就行了。

桑芸被千岁这么盯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桑芸扭转不了千岁的看法,便将视线转到了赵廉贞身上。

“相公,你解释啊,我们真的没有对她……对祖母动手。”

众人:……

这脑子!

没看赵廉贞脸色已经快黑成墨水了吗?

这肯定是下黑手了啊,还在这里问赵廉贞。

众人偷瞄了千岁一眼,一看千岁那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还是压下了心中的想法。

千岁差点被人下了毒,多半正是怒火中烧的时候。

他们若是还跟对方反着来,怕是会被当成忤逆了。

在这紧要关头,他们也不想闹出幺蛾子,导致分家的事情横生枝节。

再说桑家也在京城,也不是再也见不着桑晚了。

说到底,桑晚就是一个外人。

“都听母亲的,母亲您开心就好。”

虽然知道这就是说来讨好她的,但千岁听了,还是很受用。

就喜欢别人恭维自己!

桑晚一回到靖王府,就被桑芸急急慌慌的拉着说了千岁的决定。

桑晚不敢置信地喃喃:“让我离开靖王府?”

“是啊,祖母还真是无情。”

桑芸无奈地点了点头,语气里全是埋怨。

桑晚脸色扭曲,心中暗恨。

这个时候被赶出靖王府,这京城里的人会怎么看她?

那死老太婆是真无情!

桑晚视线一转,便可怜兮兮地看向了桑芸。

“姑姑,我舍不得你。”

“晚儿,姑姑也舍不得你,可是……”

桑芸一脸为难,她是真想讲桑晚留在自己身边,好借着靖王府抬高桑晚的身价,以后寻个好郎君。

可千岁冷漠的脸从她脑海中一晃而过,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桑晚一看桑芸这脸色,心中一沉,试探的问着。

“可是老夫人还说了什么?”

不然她姑姑怎么会这么为难?

桑芸心头也有委屈,被自己侄女这么一问,桑芸倾诉欲爆棚,凄凄的将千岁的态度说了出来。

桑晚听到桑芸要是留下自己,千岁就要休了桑芸的时候,恨恨地磨了磨牙齿。

桑晚看桑芸脸色漆黑,冲着桑芸笑了笑。

只不过,桑晚的笑容里,全是苦涩。

“没事,这本来也不是我的家,我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去了。”

桑芸一脸难受,“都是姑姑没用。”

桑晚伸手抱了抱桑芸,好一会儿桑晚才放开,假装没事道:

“我去跟大家告个别,顺便也谢谢老夫人这段时间的照顾吧。”

桑芸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松风堂。

“老祖宗,桑晚来了,您安排在她身后的暗卫不见了,太子的暗卫在暗中守着。”

桑晚刚出现在门口,这边老祖宗系统便出声提醒了千岁。

老祖宗系统听着自己谄媚的声音,就觉得很离谱!

它心里明明嫌弃得要死,可嘴上却在不停地吹着彩虹屁。

我的嘴跟我的心可能没在同一个统子身上,甚至它们都有自己的想法。

千岁听到老祖宗系统这话眸子深了深。

就知道这小系统能扫描到的范围不大。

桑晚没了系统,是如何做到让齐谨巍将珍贵的暗卫放到她身边的?

还是说齐谨巍在监视桑晚?

就在千岁思考的时候,已经有婢女进来请示。

“老夫人,桑姑娘来给您请安。”

千岁想了想,让桑晚进来了。

“我觉得,你可以让她留在府里。”

好不容易能掌握自己嘴的老祖宗系统,若有所思地向千岁提议道。

“哦,怎么说?”

千岁有些惊讶,以这系统的智商竟然还敢提建议!

厉害了。

老祖宗系统一听千岁竟然想听自己的建议,极为激动。

“桑晚用系统那么对你的子孙们,你不生气吗?”

“而且桑晚身上的系统也没了,还不是任你拿捏?你就……没点想法?”

老祖宗系统说到后面,还刻意放慢了声音,蛊惑她。

没想法吗?

肯定是有的。

她可没忘记原主家破人亡是谁干的,桑晚和齐谨巍一个也跑不掉。

当然,她也没真想着将桑晚赶出去,毕竟这府里受桑晚影响的人不少。

除非那些晚辈身上的能量已经全部失效。

不然总会有那么几个脑子不够清醒的,会想要跳出来保人。

老祖宗见千岁不出声,忍不住弱弱的试探道:

“我的建议不错吧?”

千岁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面上却是不咸不淡地应付老祖宗系统。

“说的挺有道理。”

“那……可以放了我吗?”

老祖宗系统一脸期待,眼底闪烁着欣喜之光。

千岁没吭声。

刚好桑晚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千岁就更不会回应了。

千岁第一次见桑晚,也是在松风堂,也是对方从外面进来。

只不过,那时候桑晚一脸的意气风发。

而现在的桑晚,浑身上下像是被五指山压着,头发丝都吹不起来了。

桑晚抿着唇,步履沉重地走到千岁面前。

“晚儿给老夫人请安。”

桑晚一开口,千岁眸子便眯了起来。

这女人竟然敢对她用催眠,还真是……

桑晚见千岁不说话,沉默了片刻之后,一脸失落的说道:

“晚儿是来跟您辞行的。在王府的这段时间,是晚儿最开心的日子。”

千岁依旧没出声。

千岁觉得,桑晚也许不需要她开口。

别看桑晚又是失落、又是沉重的说着话,可人依旧没放弃催眠她呢。

“……晚儿舍不得您。”

说了一堆,总算是说到了最重要的一点。

在桑晚将这话说完之后,千岁便感觉到好像有人在对她说:

将她留下来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