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老祖宗系统16

桑晚听到皇后这锲而不舍的追问,只觉得如临大敌。

这一刻,桑晚才想起,在皇后宫里,应该认真应付皇后。

也是这时候,桑晚才反应过来,这皇宫里的人,她还一个也得罪不起。

若不是那团宠系统突然销声匿迹,她又何至于如此?

而那系统消失的时间,还是因为那天!

想到这,桑晚心底又升腾起一阵怒火。

现在,桑晚只希望团宠系统只是暂时没有反应,而不是彻底消失不见。

不然的话,她怕是……

“嗯?”

皇后疑惑的声音响起,桑晚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走神了。

“娘娘恕罪,民女只是太过……”

桑晚福身,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似乎是激动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皇后微微一笑,再次追问:

“你觉得觉得如何?”

桑晚听了,却有些头疼。

皇后提的要求,她若是直接拒绝,那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可若是不拒绝,真跟别人说亲的话,那她还怎么嫁给太子?

这般想着,桑晚却是飞快地从千岁身后走了出来。

行至正殿中央,桑晚下跪一叩,直接埋着头回答皇后所问。

“娘娘厚爱民女本不该拒绝,民女也舍不得拒绝,只不过……”

皇后一听‘不过’,脸上的喜色便淡了两分。

“有话但说无妨。”

桑晚咬紧了嘴唇,略带着两分颤音。

“……不过婚姻大事,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民女不敢随意应承。”

“且民女身份低微,怕是配不上娘娘口中的公子。”

桑晚话说完,又结结实实的叩了一个头,顺带偷偷深吸了一口气。

给她说的人不是太子,那不管是谁,先拒绝再说!

桑晚匍匐在地,是没看到皇后脸上浅笑慢慢消失,直至于无的一幕。

千岁看到了,却也只是垂下了眸子。

皇后看着跪在跟前的桑晚,语气微微凉。

“倒也是,你一个小姑娘哪懂这些。”

身份是低,野心却挺大的。

“母后,您这是……有客人?”

太子一进正殿,看到跪在地上的桑晚眉眼微微一深。

他下朝时,听说自己母后召见了靖王府的老王妃和桑晚,便皱起了眉头。

他母后对他的婚事极为重视,出现在身旁的人均逃不过调查,尤其是女子。

其实若不是前几日老王妃去护国公府那么一闹,他母后估计也不会知道桑晚。

原本齐谨巍还觉得自己母后不会对桑晚如何,想着兴许是自己想多了。

可现在看到的,去让齐谨巍根本没办法说服他自己。

“这是怎么了?”

齐谨巍先是疑惑,视线却是移到了千岁的身上。

“老王妃也在这呢。”

千岁微微一笑,起身见礼。

“老身见过太子殿下。”

皇后并没有回答齐谨巍的问题,反倒是意味深长的问了一身。

“你怎么过来了?”

说这话的功夫,皇后眼角的余光还是落到了地上的桑晚身上。

以往,这个儿子知道她见大家闺秀,躲都来不及呢,可不会巴巴的上门来。

今天一反常态,是因为对这个寄居在靖王府的表小姐上心了吗?

“前些日子公务繁忙,未曾来给母后请安,趁着今日不算太忙,便来看看母后。”

齐谨巍面色温和,话里话外倒是没有半点错处。

“不过看样子,儿臣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齐谨巍从千岁的身上略过,隐晦地看了眼地上的桑晚。

皇后摇了摇头,“那倒没有,母后这也差不多了。”

千岁非常懂事的起身告辞。

皇后该说已经全部说完,想要知道的肯定也已经心中有数,她们倒是没必要继续留下打扰人家母子相处了。

“尚公公,送送老王妃与桑姑娘。”

“多谢娘娘。”

千岁带着桑晚致谢。

桑晚借着抬头的间隙,感激地看了太子一眼。

只不过,桑晚这一眼看到的,只有齐谨巍的背影。

千岁以为,今天就这么过去了。

然而,在快要踏出凤熙宫正殿的那一瞬,千岁听到桑晚如释重负的声音。

可紧接着,便是一个陌生女子的惊呼声。

“桑姑娘!”

千岁转身。

殿内的齐谨巍与皇后也看了过来。

一群人便看到,桑晚噗通一声,直接软哒哒的躺到了地上。

千岁:……

就知道要搞事!

千岁睨了桑晚一眼,却是愣了一下。

这是真晕过去了。

“啧啧,也真是惨。”

千岁脑海中,老祖宗系统感慨道。

它是系统,自然是看出了桑晚此时的情况。

桑晚之前被空间刃刮了,本该好好将养,奈何她觉得问题不重。

一听皇后有请,便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

刚刚在殿里被皇后那么一吓,如今又骤然松了那根紧绷着的心弦,所以才会没撑住直接晕了过去。

“怎么说?”

千岁一心二用,一边询问老祖宗系统,一边上前为难的看着地上的桑晚。

“这……”

老祖宗系统却是疑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那系统竟然没有给她治疗。”

明知道自己宿主被空间刃刮了,那系统竟然不帮着消除影响,也是奇哉怪哉。

千岁听闻,却是眉眼含笑。

那团宠系统倒是想啊,可惜……

心有余而力不足!

尚公公转身看到昏倒的桑晚脸色直接一变,也忙倒了回来。

“快瞧瞧是怎么回事?”

齐谨巍倒是反应快,尚公公还未出声,他便已经大步走了过来。

皇后原本正要开口,看到齐谨巍这模样,脸色直接就是一沉。

一炷香后。

太医皱着眉头将桑晚手腕塞回被子里,脸上全是凝重。

齐谨巍一看太医这脸色,便不由得蹙了蹙眉。

因此,千岁还没开口,齐谨巍便已经发问:

“如何?”

太医叹息一声,“这位姑娘伤了根本,身体比较虚弱,养上个三年五载的,应该能养好。”

“伤了根本?”

齐谨巍是真愣住了,好端端的,怎么会伤及根本了?

据他所知,这段时间桑晚也并未发生什么事情。

除了,前两天好像是感染了风寒。

一个风寒,竟然这般严重?

不至于吧。

齐谨巍不敢相信。

齐谨巍眼角余光在看到一脸愕然的千岁时,眸子突然一深。

千岁并没有发现齐谨巍的视线,她此时已经起了兴味。

“我们合作吧。”

这是桑晚那团宠系统抛过来的诱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